達熒|青植

#3.2的拍照活動青植之篇&一方身體變小的點梗

#好想寫達達犯罪啊可以嗎可以嗎www

–  

  流水潺潺,空色之花在夜色中搖曳。

  彩香、岩夫和松坂等人簇擁著達達利亞,嚷著說要看貉妖。稍早他出手救助被魔物團團包圍的岩夫,贏得這群小朋友和宵宮的信任。返回至冬的船隻還有數日才到,他便留下來陪他們找起大貉妖。

  無論立場為何,守護孩子們的夢,始終是大人的義務。

  鎮守之森鳥居石階的盡頭,便是守護此地的五百藏妖狸石像。樹葉婆娑起舞,關於妖怪的傳說孩子們耳熟能詳,你一言我一語地跟達達利亞說起妖狸的事,耳畔不時傳來微弱鈴聲,是些沒有惡意的好奇小狸。

  達達利亞身為武者,並不打算對那些無害的小妖狸動手。

  前方倏忽掠過一片閃光,風聲呼嘯,似乎有異變發生。達達利亞要孩子們去找在另一條小徑探路的宵宮,自己隻身走進森林深處。

  巨岩上坐著一名身穿白裙的金髮小女孩,深藍花朵在她腳畔綻放,將裸足襯得更加小巧纖白。

  那模樣讓達達利亞想起小時候讀過的童話故事,蒲公英中誕生的精靈公主,為了找尋故鄉踏上旅程,結識了許多朋友相助,最終建立了自己的國家。

  他明明已經不再做夢,卻有一名異邦旅者替他在托克面前維繫過短暫的夢。巧的是,旅者和眼前的女孩一樣,都有著相似的金髮金眸。

  達達利亞收起長弓,「小姑娘,妳怎麼會一個人來森林裡?太危險了。」

  「石頭太高,我下不去。」小女孩奶聲奶氣地說道,目光有著超越同齡人的澄澈,「抱我?」

  達達利亞不置可否,伸長了雙臂穿過她的腋下。女孩的身體很輕,嬌小軟綿,因為重心不穩,直接摟住達達利亞的肩膀。金色短髮擦過紅水晶耳墜,搔得他發癢想笑。

  青年溫柔地將她下放在地面,就像鬆開一根羽毛,讓她輕輕飄落。

  女孩扯住他的圍巾,脆生生道,「低頭一下,我一直抬頭很酸的。」

  達達利亞依言單膝跪地,與她平視,露出招牌的和煦笑容。

  「要送妳回村裡嗎?」

  「達達利亞,你是真的沒認出我來嗎?」

  「我還以為妳是故意的呢。」達達利亞無奈一笑,「夥伴,妳這玩笑開得有點過頭了。」

  「我看起來像是自願的嗎?」熒嘟嚷道。

  --事情就發生在她遇見達達利亞、宵宮和孩子們不久之後。

  她本來是因朝霧小姐的委託,前來此地拍攝畫片,恰好遇到熟人閒聊幾句後,便往森林深處走去。

  幾百年來姿勢不變的五百藏喊住了她。

  「嗚奴奴,小狸子可是全都告訴吾輩了,要不是我被封印在此,豈會讓那大貉妖四處作亂,叨擾了我的清淨……」

  熒雙手環胸,「有話就直說吧。」

  「吾輩想拜託妳找出『大貉妖』來,聽說牠特別喜歡捉弄落單的孩童,小狸子們都嚇得不敢出來玩了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吾輩有個法子,但是需要妳的協助。當然,酬勞是不會少的。」

  熒還能說什麼呢?

  --交給我吧。

  「因為『大貉妖』只會捉弄小孩子,為了引他出來,妳口中的五百藏妖狸,就把妳變成了小孩子……」達達利亞忍俊不住,捧腹大笑,「夥伴,妳可太好說話了。」

  「誰叫那有40原石呢……」熒嘀咕,「不說這個了,我知道,這裡其實沒什麼『大貉妖』吧。岩夫他們遇到的怪事,也只不過是同儕的惡作劇。」

  「是啊,我就帶他們在附近追著狸妖繞一圈,偶爾順手打倒幾個魔物,沒感覺到任何妖異氣息--直到妳出現為止。」

  「我也是這麼說的,但五百藏不信,要我坐在這一個下午,證明沒什麼貉妖。然後,你就走過來了。」

  達達利亞撥了撥熒的碎髮,面對孩子,他的眸光總是本能地溫柔幾分--即使這個身體裡的靈魂,年齡遠超乎外表。

  「那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」

  「朝霧小姐委託我幫忙拍攝畫片,給她當作繪製封面的靈感。時間寶貴,我不想在這邊枯坐一個下午,但憑我現在的狀況,有些條件我一個人難以完成。」熒用小小的雙手握住達達利亞的大掌,「達達利亞,你就幫幫我吧。」

  熒眨著水潤的琥珀色雙眸,令達達利亞有一瞬的怔愣。

  「妳還真是……」

  拿她沒辦法。

  打從與熒成為亦敵亦友的關係後,他便知道自己有處軟肋被她拿捏了。在黃金屋約戰時從不示弱的熒、夜裡因為過多的甜蜜而求饒的熒,不管姿態高低,都同樣令達達利亞心湖波動。

  蹂躪或者疼愛,兩種情緒相輔相成。

  達達利亞捏捏她的臉頰,再度將熒抱了起來,讓她坐在自己的臂膀上。熒翻開任務之書,指著筆記說道,「被隱去的我與尚在現世的她,嗯……需要拍攝一名手拿弓箭準備瞄準射擊的人……」

  那不正好有現成的模特兒?

  熒看了他一眼,「就你了吧。」

  「這語氣怎麼好像是路邊隨便拔一根羅蔔似的。」

  「你不是蘿蔔,你是狐狸。」

  而且是隻特別狡猾的狐狸。

  達達利亞依照熒的吩咐站在石階上,他喚出冬極白星--這還是一年前熒攢了好久的原石,才幫他撈出來的武器--接著拉滿弓,對準了樹上即將飄落的葉片。身為至冬武者的他,總是善於主導戰鬥節奏,鮮少有這樣停下來讓人觀察的機會,畢竟每個停頓,都可能是足以讓人斃命的破綻。

  熒遲遲沒有按下快門。

  「夥伴?」

  「達達利亞,你真的是好看得過分。」

  「?」

  至冬國特有的頎長身材、貼身外套下隱約隆起的背肌曲線、勾住弓弦的手指向上延伸則是露出半截的光裸手臂,每一寸肌肉都蘊含著危險的力與美。

  令她想將此刻永遠保存下來。

  喀擦!

  隨著快門聲按下,一支水矢發射出去,命中飄零落葉,激盪出剔透水花。

  兩人在森林中與宵宮一行人會合,說大貉妖已經被他們趕走了。宵宮對於身體變小的熒很訝異,熒聳聳肩,簡單交代來龍去脈。

  「--不愧是旅行者,連五百藏都是妳的朋友啊。」

  對於宵宮的反應,熒雖然想吐槽點什麼,但想想還是算了。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。

  宵宮提議帶孩子們去甘金島參加祭典,作為敬祝這次追捕大貉妖行動圓滿結束的句點。達達利亞來稻妻的任務也已經完成,等待回國船隻的時間,多去幾個景點公費旅遊無傷大雅。熒本來想趕著繼續拍攝畫片,卻被達達利亞拿走了留影機。

  「走吧,夥伴,機會難得,妳就不想陪我逛逛嗎?」達達利亞握住並搖了搖她的手,「妳知道的,下次見面,說不定又是幾個月後了。」

  這口氣讓熒想起了上回在陰陽寮,這個人為了與她同行,連「妳不能不要我」這種讓人誤會的話都敢說。

  「反正還沒恢復原狀,去哪都不太方便行事,那就走吧。」

  熒自然而然地張手向達達利亞討抱。

  「感覺像是多了個妹妹一樣。」宵宮說道。

  達達利亞輕聲笑道,「要是真成了我妹妹,那可就麻煩了。」

  「有什麼好麻煩的?」熒瞥了他一眼。

  達達利亞附在她耳畔低聲說了幾句話,熒的耳根紅起,小手往他肩膀一砸。

  「……少不正經了。」

  「我要是不正經,可不會只是帶妳去看看祭典而已喔。」

  達達利亞意有所指道。

  太陽才剛下山,甘金島的祭典會場便已聚集了不少人潮。達達利亞抱著熒,悠哉地逛著各種攤位,還買了一根蘋果糖兩人分著吃,被問起兩人關係時,青年總是笑而不答。

  最後在祭典的高潮,是宵宮拿手的例行煙花表演。一朵朵火樹銀花在夜空中升起,撕開靜謐夜幕,綻放出有別於白日豔陽的耀眼喧囂。

  「妳看。」

  達達利亞指向天空,一隻巨大鯨魚躍出水面,以往只在黃金屋見過的景致,如今正在甘金島不遠處,在煙火之海中發出高頻鯨鳴。

  「『鯨魚』來囉--」

  砰!

  水花和煙花同時綻放開來。

  這個意外的插花,將現場的熱鬧氣氛又往上推了一波。孩子們忘了被「大貉妖」捉弄的事情,沉浸在煙花和鯨魚的共演上。

  熒看著難得笑得孩子氣的達達利亞,唇角不自覺一彎。有時像是銳利的銀刃,有時又像是恬靜大海,讓人忍不住想要徜徉其中,貪戀他的擁抱和笑容。

  是啊,兩人此次分別,下次見面不知道又是多久之後。

  小女孩在青年的唇上蜻蜓點水般一吻。

  達達利亞反應過來,將她往懷裡帶,讓她跌坐在胸口。

  「怎麼這樣,夥伴,妳可不能在這種時候,做出這種行為啊……」

  「什麼行為?」熒明知故問。

  「那狸妖,有說什麼時候恢復原狀嗎?」

  「這個嘛,祂說半天,所以大約子時過後吧。」

  達達利亞眉頭一皺,「太久了。」

  「我先拿一點利息。」

  達達利亞將熒困在自己與夢見樹之間,粉色櫻瓣順著夜色灑落。熒無處可躲,只能任由青年攫住呼吸,品嘗她的芳甜。

  背景的煙火遮蓋了越發急促的心跳聲和喘息。

  在短暫分離換氣的空檔,熒找回自己的理智和聲音,於他耳畔輕輕說道。

  「慢點,夜還很長呢。」

  

111.12.14

Hits: 143

【上一篇】  

4 Responses

  1. *⁠\⁠0⁠/⁠**⁠\⁠0⁠/⁠*噢噢噢噢謝謝大大居然真的寫出來縮小梗了(雖然目睹達達鴨跟宵宮的約會現場一度讓人崩潰ಥ⁠_⁠ಥ,但看到您的文又振作起來了~)舉雙手雙腳支持鴨鴨犯罪(⁠ ⁠/⁠^⁠ω⁠^⁠)⁠/⁠♪⁠♪耶!

    • 也謝謝點梗ヽ(●´∀`●)ノ 達達好久沒出現,一登場就忙著帶小孩很有他的風格🤣 所以也讓他帶了一下小小熒!(不過這對他來說好像不算懲罰而是獎勵耶??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