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熒|石之鏡(2022鍾離生日賀文)

Last modified date

Comments: 4

#1231鍾離生日快樂!

#梗來自2.6有香自西來活動,誰沒有餵過鍾離吃海鮮呢!(壽星:??

  鍾離的記性很好。

  直到今日,他都還記得近半年前熒餵他吃了二十一盤嘟嘟蓮海鮮羹。

  熒特地加了來自須彌的珍貴香料,想讓他試試會不會因此改變對海鮮的看法--結果不但沒有,鍾離還和熒聊了一整晚的璃月古聞。

  給他一壺茶、一把摺扇,三碗不過港的說書先生就能換人了。

  岩神忽悠人的能力,可不輸給蒙德的風神。

  翌日當熒又提著食盒拜訪他時,鍾離早已準備好絕雲間的仙人軼聞,來轉移旅行者的注意--喔不,是與她共度午後時光。

  貪吃的派蒙趁她專注聽故事時,伸長了手偷夾蝦子,一個重心不穩打翻食盒。黏稠醬汁潑到鍾離身上,他抬起眼和熒四目相交,鎏金雙眸有著淡淡無奈,和一絲笑意。

  「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眼見派蒙準備肇事逃逸,熒趕忙揪住她的披風,「派蒙,快點跟鍾離先生道歉!」

  「無妨。」鍾離悠悠道,「只是就可惜了妳精心準備的料理,甚感遺憾。」

  這遺憾,聽起來怎麼還有點高興?

  旅行者起身收拾桌面上被打翻的食物,鍾離卻擋住她的手,掏出手帕替她擦拭手上的醬汁,「放著吧,我請儀倌小弟來處理。」

  「那先生的衣服……」

  「不妨事,往生堂內備有替換衣物。」鍾離起身,若有所思地抵著下巴,「不過……能否勞煩小友幫個忙?」

  --又來了。

  鍾離的請託,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,一次次讓人深陷其中,即使惦記著他曾是塵世七執政,心思不如表面單純,但旅行者還是拒絕不了。

  況且這次的意外,一半還是她咎由自取。

  「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地方,鍾離先生請盡管開口。」

  「那便隨我來吧。」

  鍾離領著她進了堂內的更衣室。

  往生堂辦事講究,依據不同的喪家要求,葬儀流程和繁複程度也不盡相同,為此準備了不同的衣著款式因應。更衣間明亮且寬敞,從堂主、客卿到儀倌各種身分尺寸的制服,井然有序地排列在衣架上。

  鍾離身上那套服裝,也是作為往生堂客卿出席各種場合時所穿,幾乎不曾看他換下,足見他對這個身分的認同與重視。

  鍾離的手落在腰腹,一顆顆解開扣子,衣物窸窣聲輕淺隔著布簾透了出去,讓在外面等候的熒很是忐忑不安。

  她真的能站在這?太近了吧?到底要她進來幫什麼忙?

  鍾離是不是為了回敬她準備海鮮給他品嘗,才特意讓她站在這?

  明明什麼都知道,卻還故意懸著她的心思。

  布簾被修長的手拉開,鍾離換上一套淺褐色馬甲內搭梅紅襯衫,與他眼角的紅紋相互輝映。深色長褲上綴以暗金直紋,更顯得他的腿長令人欣羨,手上還挽著一件同款式的大衣外套,多了一絲人間煙火氣息。

  「小友,久等了。」

  如果說以往是內斂穩重的客卿,只可遠觀不可褻玩;現如今就是清貴俊雅的墨客,讓人忍不住想親近。

  熒愣在當場,被鍾離攫走了心神,甚至忘記自己是來被請來幫忙的。

  旅行者深吸一口氣,忽略逐漸失速的心跳,逼自己轉移目光,再看下去,她怕就要準備跟往生堂訂棺材了。

  「先生要請我幫什麼忙呢?」

  「鏡能鑑人,能明冷暖,能照天地之靈。於我而言,妳的存在,就像是大地上一面清澈的鏡子。」鍾離悠然一笑,「更衣後,自然是要照鏡正冠一番,請妳幫我看看,是否有何穿戴不整之處。」

  她何德何能啊?

  鍾離學識淵博,又是如此講究禮俗之人,怎麼會輪到她來指點衣物穿著?

  熒抬起頭,琥珀色眸中倒映出青年的俊容。鍾離貴為岩國之神,歲月在他身上不顯半分痕跡,唯有那雙石珀色眼眸見證並沉澱一切,與他四目相交時,眸底流轉的光輝,彷彿能一眼望見千年前的璃雲月海。

  而此時此刻,那其中也多了一道她的身影。

  鍾離正看著她,眉眼溫和。

  熒硬著頭皮繞著鍾離轉了一圈,掛在腰際上的燦金色神之眼發著淡淡光芒,她想起先前也曾經幫鍾離掛上不慎掉落的神之眼,那時她握著這顆黃玉,心中百感交集,甚至讓銀鍊滑脫數次,只為延長與他更親近的時間。

  如今他倒是主動拉近了距離,讓熒的心思紛亂不已。

  「如何,是否有何不妥?」

  「我看這神之眼偏左了點……」熒伸手勾住那條銀鍊,滑動神之眼的位置,正好落在尾椎處,「好了,這樣就沒問題了。」

  鍾離轉身,指向微敞的梅紅色衣領,頸頷曲線及鎖骨若隱若現。

  「我拿著外套有些不方便,請小友幫我扣上吧。」

  熒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跳又開始加速。

  往生堂客卿身形頎長,她舉起手也只能勉強碰觸到肩膀,要想替他扣上領子,勢必得稍微墊起腳碰觸他。

  鍾離果真是在捉弄她吧?

  熒想起鍾離看著二十一碗嘟嘟蓮海鮮羹,有點困擾但仍全數吃完的模樣,又有點心虛和愧然。她仗著旅行者的身分,經常藉口委託任務,向他提出不少無禮要求,但他從沒有直接拒絕過,即使為難,也總是處理得圓融完滿。

  他的完美神性和偶爾為之的縱容,都讓她心動。

  熒墊起腳,領口那枚金屬扣,繪製著精巧往生堂紋樣,扣上時指尖擦過青年的喉結,聽見他帶著笑意輕咳一聲,熒一走神,墊起的腳尖不穩,重心往前環住了他的頸子,整個人貼在他身上。

  淡淡琉璃百合香撲鼻而來,熒心中暗叫糟糕,怕是踰矩了,鍾離卻環住熒的腰,微屈膝讓她站穩,距離拿捏得恰好,近一分太過輕挑,遠一分則稍嫌冷漠。

  熒耳尖紅透了,並沒有馬上鬆開手,鍾離也沒有馬上與她拉開距離,默許她的逾越。

  「抱歉。」熒靠在鍾離的耳畔,嘟嚷道,「先生,我下次絕對不會再帶海鮮來了。」

  熒只是想稍稍為難他,殊不知這位重視契約的神明,比誰都還要懂得從交易中討價還價取己所需。

  鍾離可不是會乖乖吃虧的類型。

  兩人的呼吸交錯,鍾離輕聲笑了笑,拂過她額前凌亂的碎髮,輕輕落下一吻。

  「其實,什麼也不必準備,妳人來了就好。」

  旅行者這面明鏡,如今可終於倒映出了他的心思。

  

  

111.12.29

  

Hits: 108

4 Response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