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熒|不期而遇

#3.3的萬葉紀念文,主動來找熒參加試膽大會太犯規了…

  深夜時分,岡崎站在烏有亭門口送走醉酒客人。

  自從鎖國令解除後,生意是蒸蒸日上,不少外國客人慕名而來。少年從橋上跑下來,落櫻拂過身側,他舉起手向岡崎打招呼。

  「岡崎老爺子,我來了。」

  「唷,萬葉小兄弟。」岡崎樂呵呵地笑了,眨眨眼,「人家小姑娘等你快半個時辰了,還不快進去。」

  萬葉笑著說是,掀起簾子,禮讓岡崎優先入內。

  岡崎給兩人留了僻靜的座位,少女跪坐在蒲團上打呵欠,抬眼看見姍姍來遲的萬葉,瞅著他似笑非笑,「楓原萬葉,約我吃宵夜的是你,還敢遲到呀。」

  「抱歉來遲了,待會我先自罰一杯。」

  「果汁是吧?」

  「喝果汁賠罪,妳願意接受嗎?」

  「我可是等了快一個時辰呢。」熒哼哼幾聲,「醉倒也沒關係喔,岡崎先生說樓上備了房,是招待貴客用的。」

  原先聽萬葉總是把酒掛在嘴邊,還以為他很能喝呢,沒想到是一杯倒。

  萬葉笑出聲,赤色目光柔和,「那就來些酒吧。」

  兩人向繪里香點菜,市井雜煮、黃油蟹蟹、鳥蛋壽司……沒多久,就擺滿了一桌料理,還上了一壺溫酒,在秋末冬初飲用特別暖身。

  春櫻綻放時在容彩祭上相遇,探究楓原家道中落的真相;夏蟬鳴叫時在蒙德重逢並啟程海島,見證參與了他的過去;秋楓紛飛時,她前腳剛離開奧摩斯港,後腳便收到他寄來的劫波蓮。

  冬日初臨時,在稻妻的試膽大會上不期而遇。

  然而這回他卻坦承道是為了熒而來的。

  「萬葉,你老實說,該不會沿路跟蹤我吧?」熒吐槽道。

  「風中有你們的氣息……」少年笑得彎起眉眼,「我不過是隨風而行罷了。」

  這場偶遇,卻有不少插曲。

  「沒想到試膽大會有這麼多內幕,千鶴小姐之也只是因為作為被留下來的人,不希望有人重蹈覆轍,所以才會干擾活動進行。」熒輕聲道。

  「千鶴小姐在生命的尾聲,能夠看到三川花祭再度舉辦,並與妳享受過一場羽子板比賽,一定是帶著微笑離開的。」

  熒托著頰,「要是有機會和萬葉來上一場羽子板比賽就好了。」

  「明天我們可以再過去一趟,嗯……就以明晚的宵夜為賭注,如何?」

  「做好付錢的準備吧,我可不會放水。」

  熒不會忘記的,祭典、海灘以及煙火,迴響於耳畔的祝福。

  鐮井先生和柳橋先生在成為至交的那一刻起,結局就注定如此。人類壽命短於妖怪,而妖怪壽命又遠短於像她這樣的降臨者。

  「如果你是柳橋先生,知道雙方壽命並不對等,還會願意交鐮井這個朋友嗎?」

  萬葉對於熒的真實身分一知半解,但從細節也不難推敲出她並非尋常人類。

  少年溫和一笑。

  「我從不在一地久留,不論對方是何物種,也不過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。」萬葉搖晃著酒杯,「我隨死兆星號常年航行在海上,海象千變萬化,再怎麼經驗老道的水手,也可能被突來的風雨捲入海中。生命的長短,多數時候是不可掌握的。但我們能夠決定,要用什麼方式活下去。」

  是兢兢業業選擇保守的路走,看著一成不變的風景度過此生;還是賭一次機會攀上崎嶇山路,只為目睹日出之刻綻放的花朵?

  萬葉貫徹他的武士之道,答案不言而喻。

  熒欣賞的也正是他這樣的豁達通透。

  雖然隸屬死兆星號,但北斗一直都很尊重他的去留。自從與籠釣瓶一心相遇後,他漂泊如風的旅程終於有了錨點,開始追尋鍛刀之道,往返稻妻的次數也因而增多不少。

  兩人夾菜喝酒閒聊,熒才知道,萬葉這次回來除了與她一起參加試膽大會外,也順道和鹿野院平藏去探查幾樁陳年懸案,因而耽誤了時間。

  知道萬葉在稻妻也有能夠一起同行的夥伴,旅行者心中稍微有些寬慰。

  「一期榮華一杯酒……生不知死亦不知,歲月只是如夢中。*」

  萬葉低聲說道,舉起酒杯一飲而盡,深吸一口氣,捏捏眉間。再睜眼時,殷紅的眸中已有三分醉意。

  不會吧?剛剛還這麼颯爽快意……

  沒多久,萬葉醉得不省人事開始作詩,岡崎老闆對此似乎見怪不怪,揮揮手示意他們樓上房間自便。熒拉過萬葉的手環過自己的肩,扛起他走上二樓。

  「萬葉,醒醒。」

  「我……很清醒……」

  「你再不從我身上起來,我就要親你了。」

  「……?」

  兩人上樓後,因為絆到門檻而跌成一團,所幸繪里香已經預先鋪好了床墊被褥,並沒有直接撞到地板。此刻熒被萬葉壓在身下,少年的青葉氣息鋪天蓋地而來,旅行者能接住正機之神的掌風,推開一名喝醉酒的少年自是不在話下。

  但她的手卻遲疑了。

  畢竟只喝了一杯,又是出身貴族自幼家教嚴謹,萬葉聽到她的話語清醒了一瞬間。他眸色火紅,沾染醉意後,如入冬之刻暗沉破碎的楓景。

  萬葉彎眼一笑,環住她的腰,手掌一轉腳一撤,兩人便上下顛倒,換成是熒壓在他身上。

  即使是面對雷神的無想之一刀,萬葉也從容無畏。試膽大會上,他更是沿路含笑,一點也不在意那些鬼祟的幻影機關,只是一昧在意熒的視線落在何處。

  現在,終於能好好落在他身上了。

  萬葉扯鬆圍巾,側綁的髮絲散在因酒氣酣熱而泛紅的白皙頸側,竟比剛才桌上的美食還要誘人。熒雙手撐在萬葉肩膀旁邊,裙擺垂在榻榻米上,蓋住了兩人交纏在一起的腿,此時她的大腦有無數駝獸奔跑而過。

  萬葉的嗓音有些慵懶沙啞,重複剛才熒的警告,「熒,再不起來的話……」

  哪有人這樣犯規化被動為主動的?還同時扮演釣魚者和被釣的魚。

  熒低下頭啄吻萬葉的唇,回應他的邀請和允許,嘗到淺淺酒香。

  是啊,生命短暫,所以珍貴。

  正因人生苦短,才要及時行樂。

  見過無數分離,顛沛流離,兩人都是明白取捨的。

  誰都不該辜負此番良辰美景。

*出自上杉謙信。

112.01.08

Hits: 113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