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與君共聚

#看完CM後的急速短打,寫寫有熒在的場合,發糖給自己吃

#深淵熒x魈,前文背景可以見<逐火蝶>,但不看應該也可以

  --那一年,海燈節規模空前絕後的盛大。

  四國神明同桌舉杯共飲,諸國領袖同聚此時會晤,一年一度的節慶盛會,伴隨著霄燈昇天拉開序幕。

  在這特別的一日,各方人士放下固有立場,暫時不為利益考量,執燈齊為來年獻上祈福。

  雲來海水面盈盈,銀月飽滿,船隻魚貫入港,遊人如織,煙火在空中盛放,與千里長燈共同照亮夜空。

  向來不近人群的降魔大聖,今年也難得入了城。他選在遠離人煙的高處坐下,鎏金眸色倒映出萬千燈海,匯作明霄,承載眾人願望冉冉升上高空。

  百歲千秋,他遵守契約日夜盪滌妖邪,只為護佑這一方盛世太平。

  當魈親眼見到這一刻,內心還是多有感觸。

  綠簷紅柱上張燈結綵,樓下的說書人攤開扇面,細說旅行者迎戰深淵教團的精采故事。

  白色纖影從後方屋頂上躍下,故事中的深淵公主踏著貓一般的輕盈步伐,來到降魔大聖和旅行者的身後。

  魈抬眼,眸光熾烈,「……妳來晚了。」

  「要不,我先自罰一杯?」

  熒拍拍懸在腰間的酒瓶,輕輕側頭微笑,髮上的因提瓦特也隨之搖晃,顯得無辜而單純。

  魈的右肩借了空當枕頭,而派蒙趴在他懷裡,這一人一小精靈睡得香甜。魈左手輕敲屋簷,熒小心翼翼在他的左側坐下,白裙輕攏,盡量不驚動睡著的兩人。

  --稍早前。

  旅行者熟知魈的習慣,在城裡與諸位友人打過招呼後,精準地找到魈的所在地,肯定是又高又偏僻的地方。

  空俐落地翻身上屋簷,派蒙也輕盈跟上,魈讓了一個位置給他們。金髮少年仰望夜空,此時的他格外安靜,漾著寂寥的笑,對血親的思念之情溢於言表。

  海燈節是團聚的節日,卻有人無法得償所願。

  空說,今年的海燈節廣邀各國嘉賓,他確認過名單,等到最後一批賓客下船,仍然不見熒。她畢竟是深淵一方,怎麼可能大搖大擺參加慶典。

  在高處,也許能看得更清楚一點吧。

  深淵公主宛如白花一般的身形,他不會錯過的。

  「……你說,空該不會察覺了什麼?」熒望著空的睡顏問道。

  「關於妳的事,他向來敏銳。」魈淡淡說道,「對妳的思念和執著,與我並無不同。」

  五百年前,熒曾經在層岩巨淵救過魈一次,因緣際會下,兩人的命運和情感交織在一起。而熒為了幫助坎瑞亞復國、找尋能讓因提瓦特盛開的一方天地,也曾讓魈等待數年之久。

  說起來,空和魈也算是同病相憐,都在等她歸來。

  熒勾起微笑,傾身親吻戀人的額頭。魈一僵,瞄向空和派蒙--好,還是睡得很沉穩。

  思及空稍早的願望,魈正要搖醒少年,熒出手制止了他。

  「等等,讓他再睡一會吧。畢竟他們白天接待各方友人,還要協助引見諸國領袖,肯定忙壞了。整個璃月港,就屬你身邊最安靜了。」

  「妳白天就已歸來了?」

  少年夜叉抿唇,此話大有「那怎麼現在才來找我」的意味。

  「淵上嚷著要來海燈節,我編了幾盞霄燈讓他帶著玩,又叮囑他不少注意事項,這才耽誤了時間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別吃醋,我也編了一盞給你喔。」

  熒拿出一盞霄燈,上頭繪製著因提瓦特和清心花。幾年前,熒也在海燈節與魈見過一面。那時她支付霄燈為訂金,與魈結下契約,望他守護兄長的旅途。

  「這回,要交換什麼契約?」魈問道。

  「那就給我一個笑容吧。」

  魈接過了霄燈,眸光染上溫度,將含著笑意的吻覆在熒的唇上。

  許久不見,深淵公主氣息仍然清冽甜蜜,讓他思念至極。

  熒任由他索取這積欠一年份的甘甜。

  兩人都是苦過來的,只有對方是人生唯一的甜。

  由於空和派蒙還靠著他睡覺,為了保持這個姿勢,魈吻得有些辛苦,在她唇上依依不捨地輾磨輕咬。如果不是這個場合,他不會就這樣放過她。

  誰叫她讓他一等又是一年。

  吻畢後,魈靠著熒的額,輕聲問,「今年仍不打算見他?」

  「你瞧我這樣……能見他嗎?」

  熒舉起左手,在白色袖套下方的皮膚,還殘留著些許星空紋路,那是先前她在層岩巨淵啟動淨化裝置時,反噬自身的後遺症,至今尚未痊癒。

  魈知道,那是她無畏面對人生的證明。

  縱然不被世界銘記,縱然不被眾人理解,她仍執炬往前,逐火而行。

  「海燈節就該開開心心的,何必讓他多添一個煩惱,反正他也等我等習慣了,再多等一年也沒關係。他可是我兄長啊,別小看他。況且有你在他身邊,在他和派蒙做蠢事時寵著他,我很放心。」

  魈無奈道,「……他是你兄長,妳怎麼不自己寵?」

  「因為我要寵你啊。」

  熒理所當然地說道,而降魔大聖的耳尖悄悄染紅。

  她從背包摸出油布紙包,「餓了嗎?我還買了烤吃虎魚,可惜,有點冷了……」

  兩人一口一口地分食著烤吃虎魚,一邊啜飲壺中美酒,聊著這一年來的見聞。深淵教團勢力盤根錯節,有些事並非表面上單純。她頻繁往返於提瓦特各地,忙得足不點地。

  而魈在璃月大地上降妖除魔,偶爾也會接到深淵教團轉送的深淵公主親筆信,有時還夾帶當地土產,和拜託他轉交給空的禮物。

  好幾次,魈都想向空全盤托出。

  但熒拒絕了。

  深淵公主的存在和目的,現在還不能為旁人所知。

  「他經歷的故事,都會成為他靈魂的一部份……這份強韌,想必能支撐他走完整趟旅程,再來告訴我,他眼中沉澱的結論是什麼。」

  熒靠在魈的另一邊肩頭,臉上浮現些微醉意,雙頰陀紅。

  「真好啊。」

  她發出滿足的嘆息聲。

  能夠和他們一起遠眺這片燈火,是她先前從未想像過的幸事。

  所有人的願望齊聚此時,萬千的夢匯成此刻,便能點亮漫漫長夜。

  這對血脈相連的雙子靠在魈身上,共享了此刻的煙火與月色。

  沒有紛爭、沒有對立。

  願此夢綿延。

  他日,能與君共聚。

  

  

112.01.22

  

Hits: 69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