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酒釀金鵬圓子

#看完諸苦無隙PV的急速短打,賀魈終於有自己的PV了!!

  溫暖燭火喚醒意識。

  乾燥的藥草氣味、聞著讓人舒心的薰香……

  這是,不卜盧?

  不斷反覆從夢境中醒來,魈的眼神出現片刻的脆弱迷茫,眼角餘光瞥見那抹青影,一時之間難辨虛實,混濁的殺意從胸口蔓延開來,魈沒有回應白朮和七七的善意,選擇不告而別。

  年年今日,燈明如晝。

  又到了一年……海燈節了嗎?

  幸好還沒錯過。

  街上偶遇的小女孩頭上戴花,拿著儺面向他天真一笑。

  恍惚間,他以為看到了熒。

  不,不可能。

  她前陣子還從須彌捎信過來,說要再待上一陣子。

  或許是那相似的熱情笑容,魈並沒有拒絕小姑娘的好意,坐下來品嘗了那份酒釀圓子。在旅行者身邊,業障的侵擾減輕不少,然而每當海燈節前夕,幻覺便如影隨形,他沒有逗留太久,放下幾枚摩拉後,便匆匆離開。

  旦夕不慎,此身亦有墮為鬼神之患。

  恍惚期間,以身亦是殊為可怖之敵。

  不可懈怠。

  魈的呼吸逐漸濁重,頭痛欲裂,幻影對他虎視眈眈,和璞鳶數次浮現掌中又消失。璃月港內除千岩軍外不可動武,這是對帝君的敬重。他也希望如此。

  必須趕快出城。

  延續千年的無邊殺伐,纏繞成無法斷絕的鎖鏈,時時刻刻提醒他,如果連他也墮落沉淪,那麼「他」必要時,連自己都能斬殺。

  魈緩步走到橋上,將千里長燈拋於腦後,映入眼簾的是孤寂的銀白滿月。

  沒有千年還不完的恩,帝君早就給予他選擇的自由,但他仍然堅守璃月直到現在。被人遺忘也好,他並沒有任何不滿。是璃月人樸實敦厚的善意,令他甘願如此。為守護璃月江山力竭而亡,曾是他想過最好的結局。

  諸行無常,萬般皆苦,但熒的出現卻讓這個結局有了分歧。

  讓他在經歷蝕心灼骨的業障侵蝕折磨時、在引誘他尾隨同僚墜入黑暗的心魔面前,多了些拮抗的勇氣。

  腳步踉蹌,魈又一次向前跪倒。

  這次背起他的不是七七,而是那名從須彌歸來的金髮旅行者。

  熒出現的時機恰到好處,她張開雙手,像是接住翅膀受傷的小鳥,連同月光一起攬在懷中。魈的體溫微涼,但氣息灼熱。熒攬住他精實的背,兩人飄帶隨風揚起,在空中交纏。

  她的聲音很輕,有著大雨過後的清新味道。

  「魈,我來接你啦。」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「魈,你是不是喝酒了?」

  「沒有。」

  「那你身上怎麼聞著有酒氣?」

  「是酒釀圓子。」

  「好吃嗎?喜歡的話,我下次也做給你吃。」

  「還行。」

  熒半背半扛著魈,一路閒聊,向來孤冷的少年夜叉,難得有問必答,不知是身心疲憊導致的順從,還是那碗酒釀圓子導致的微醺。當她累到一個極致,也會開啟類似的省流模式,不想思考,不管派蒙問什麼都回答得簡單粗暴。

  「那你想念我嗎?」

  「想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熒自己明明是問話的人,卻臉紅了。魈慢了半拍才意識到自己回答了什麼,眼眸睜大了些,蹙起眉低頭望向熒,有點責備又有點無奈。

  熒和他四目相交。

  --只要我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別人。

  旅行者露出微笑。

  「我也是,我也想你了。」

  又是這種賴皮的接話風格。魈低聲哼笑,眉頭舒展許多。

  少年半邊的體重都壓在她身上,但還是輕得讓熒懷疑他有沒有好好吃飯。看這狀況,她一遠行,他八成又沒好好照顧自己。

  好不容易結束須彌的任務,她本想去不卜盧買束清心給魈,正好聽白朮提起七七在荻花洲撿到魈的事。七七不負她救苦度厄真君的名號,硬是將人拖行數千里回到不卜盧治療。

  也不知道嬌小的七七是怎麼將魈扛回來的。

  腦袋掠過不少可能性,那些畫面每個都不敬仙師,她不敢說。

  然而魈走得匆忙,白朮便把七七準備的藥托給了熒。

  望舒客棧不愧是歷代七星建給魈的後援據點,風水奇佳,一進入客棧範圍,魈的精神便好了許多。微風拂過耳側,似乎查覺到什麼,魈抬頭望向頂樓露臺,他平常遠眺之處,隱約傳來了琴聲。

  菲爾戈黛特向兩人笑了笑,「魈,回來得正好,您有客人來訪呢。」

  登上樓頂後,全提瓦特最好的詩人轉過身,向兩人打招呼。

  「呀,旅行者、降魔大聖,好久不見。」

  沒想到會在此處見到老熟人,熒臉上全是驚訝。不過想到溫迪和鍾離認識,又聽聞璃月港籌備海燈音樂節,溫迪的實力確實能作為嘉賓受邀而來。

  熒的目光落在他懷中的那瓶酒。

  「溫迪,這是上等的璃月佳釀,從實招來,你哪來的酒錢?」

  「嘿嘿,這可是老爺子特地招待我的酒,我跟他說,要是就我們倆人單獨享受,豈不是太浪費了?值此佳節,當然要順道來探望其他好友嘛。」

  詩人眨了眨眼,向兩人徵詢意見,「如何,要不要來一杯啊?」

  「不必,今晚我想休息。」

  從魈的不躲不閃的直白反應來看,顯然這並不是溫迪第一次來拜訪他了。不過這倒是三人第一次在這邊碰面。同樣都是風屬性,溫迪身上的包容神性,與魈身上的殺伐凶性,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  她也有許多想和溫迪聊的,關於鍾離,關於魈,關於最近須彌的種種。

  「好,那溫迪,我們今晚就不醉不歸吧。」

  「……你們……」

  很常一起喝酒嗎?

  魈欲言又止,熒自然是知道他要問什麼。

  「放心,我們很有分寸的。」

  「要是旅行者醉了,我會負責送她回塵歌壺。」

  「溫迪你怎麼辦?要在望舒客棧住一晚嗎?」

  「我嘛,吟遊詩人自然是有許多去處的。別說這個了,來來來,老闆還準備了下酒菜呢,我可是好久沒有嚐到這麼道地的金絲蝦球了,趕緊趁熱吃吧。」

  「魈還不進去,是想留下來陪我們一起喝嗎?」

  「早說嘛,我再去拿一個杯子--」

  「……不了,我去歇息。」

  這一人一神忽悠人的功力堪稱提瓦特大陸數一數二,魈本就話少,更是拗不過他們。

  魈回到房裡躺在床上,耳畔有著少女和詩人的敘舊聲音,伴隨著溫柔琴聲,那層層陷落的夢境,再也沒找過他。

  這一睡,便睡到隔天下午。

  客棧廚房鬧哄哄的,魈下樓一看,熒剛從鍋裡撈起熱騰騰的酒釀圓子。甜甜的糖水中泡著白玉,其中兩隻搓成了水滴形狀,一碧綠一金燦,還用落落莓糖漿點出了眼睛,模樣甚是粉嫩可愛。

  「這是什麼?風史萊姆和雷史萊姆?」派蒙問道。

  熒插起腰,「答錯,派蒙,你的酒釀圓子沒了。」

  「咦?不是嗎?看起來明明就是--啊,魈!你來得正好,你評評理,這兩隻是什麼?」派蒙找到救兵,飛到魈旁邊,指著桌上那碗酒釀圓子,「你看這形狀跟顏色,分明就是史萊姆啊?」

  魈目光落在那碗散發淡淡酒香的甜品上,想起了前一晚的種種。

  「為什麼要做酒釀圓子?」

  「昨天溫迪帶來的酒還剩下一些,扔掉很可惜,直接喝嘛,又覺得不夠盡興,就拿來煮煮看甜湯。你嘗嘗看?」

  熒做的料理魈自然是有信心的,他拿起湯匙撈起那隻翠綠色圓子。他一眼就認出來了,熒做的是金鵬。

  酒釀金鵬圓子,也只有她才想得到這種鬼點子。

  泡在甜湯中的金鵬圓子,形狀立體口感軟綿,一咬下去,內裡包裹著的豆沙餡便流入湯汁中,熒為了符合魈的喜好,調味向來很淡,甜而不膩。

  魈再喝一口甜酒湯,鍾離的藏品自然是沒話說,齒頰留香。

  不知不覺間,這碗甜湯已經見底。

  「如何?好吃嗎?」熒第一次做,有些忐忑。

  魈拇指劃過唇角,「妳自己試過味道嗎?」

  「這倒是還沒……」

  魈抬起她的下巴,輕輕貼上熒的唇瓣,將甜甜的酒香渡過去。

  他好像,有幾分醉了。

  應那位風神千年前尋他小酌時的低語--要是能摘下面具就好了。那時溫迪的笛聲曾救他一命,千年後,旅行者的笛聲在他生日時隨著荻花搖盪。摘下面具後的種種喜怒哀樂,也唯獨她能夠全數接納。

  不知不覺間,他手握槍纓染滿鮮血的雙手,也拾獲了這麼多的祝福。

  白駒過隙的偶然小憩,比永恆還要刻骨銘心。

  作為答覆,魈露出了淡然微笑。

  「人間百味,皆不如妳。」

  

112.01.14

Hits: 120

【上一篇】  

4 Responses

  1. 今天看到PV的時候我就有預感了!月月要產糧啦齁齁 > ω <)!!
    等了這麼久魈終於PV啦~! 認真降妖除魔的魈太帥了TAT 那雙金眸!!那個打鬥真的好棒!!
    中間還塞了點刀好心疼但是!老實說! 我滿腦子全是被月月淨化過後的幸福魈困了- 3 -)|||
    看哪! 熒妹這不是來揹魈了嗎! (樂 而且酒釀金鵬圓子也太可愛了吧XD 會捨不得吃的!
    最後又撩又寵的魈太甜啦~~~ 只要有月月在 MHY就刀不到我的ˋ^ˊ!! (大挺

    • PV一出我整個人又從散熒牆頭爬了回來🤣太驚喜了啊mhy果然是自由的!
      跟魈有關的故事PV往往沒什麼打戲,這支PV讓我圓滿了!魈打起來真的好兇好帥(雖然一半時間都在打自己QQ)
      謝謝mhy讓我看到魈脆弱易碎又兇狠的一面,但看完冷靜下來後,想到魈寶的處境反而更難過了
      太想讓熒妹接住他所以一個晚上讓我催生了這篇出來,也想讓魈熒互寵一下嘿嘿TwT

  2. 兩年半啊啊啊 咱魈寶終於有pv了嗚嗚(⸝⸝⸝ᵒ̴̶̷ ⌑ ᵒ̴̶̷⸝⸝⸝)
    魈寶放心 這次給你來場深氪的救贖 滿命走起!!!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