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熒|逐花

#3.5風花節短打甜餅,預計還有一篇車

  春雷轟隆,熒、派蒙和流浪者險些淋成落湯雞。

  三人匆匆回到塵歌壺,熒摘下斗笠還給少年,「謝謝你讓我用你的帽子遮雨。」

  流浪者撣了撣斗笠上的水花,輕輕瞥她一眼。旅行者的白裙濕透,貼在身上襯托了姣好身形,像是路邊被雨打濕卻依然屹立的白花。

  「哈啾!」

  派蒙打了個大噴嚏,渾身發冷,推著熒去了浴室。兩人洗了一頓舒心的熱水澡,出來後卻不見流浪者。

  「咦?他走了嗎?」

  「帽子還在,我想應該沒走遠。雖然他不會感冒,但濕著身子肯定不舒服。」

  「對哦,雖然他說自己並非凡胎,但淋雨了總要換掉濕衣服吧。」

  熒走到屋外,在樹下找到流浪者。沒戴帽子的他,露出修剪整齊的靛色短髮,正把自己的修驗者服裝晾在竹竿上,身上穿著白色襦絆,多了幾分文靜。

  「阿散,你在這啊。」

  「妳這塵歌壺空曠歸空曠,好歹陽光明媚,四季如春,呵,算是是僅存不多的優點。」少年掃了她一眼,「幾日不見,妳又往壺裡亂塞什麼?」

  「哦,你應該還記得吧?蒙德風花節的獎勵品,風史萊姆擬像氣球。」

  熒自然而然地拉起少年的手,牽起他往下坡走。

  塵歌壺有一塊區域,被熒專門用來陳列玩賞用家具。

  看到在黑暗中漂浮發亮的史萊姆氣球,讓流浪者想起了幾天前,被熒拉去參加蒙德風花節發生的事。

  

  

  流浪者對人來人往的節慶毫無興趣,旅行者深知他的個性,直接邀他肯定會石沉大海,便把信寄給了納西妲。於是除了借書和聽講座外,小草神給予流浪者的建議行程又多了一項。

  --去蒙德的風花節看看吧。

  擔任執行官第六席時,他來蒙德出差過幾次,但參加風花節還是頭一回。

  在旅行者與蒙德打招呼的空檔,流浪者走到芙蘿拉的攤位面前,聽她解說了一番風花節的由來。

  「在這個節日,我們會向風神大人獻上風之花喔!」

  「風之花?」

  蒙德城的空氣中飄盪著白絮,和須彌的植物不同,蒙德的花生來就有一種自由的放浪感,流浪者隨手接住了一朵蒲公英,「像這個?」

  「呼呼,是啊,蒲公英、風車菊、塞西莉亞花……也有人獻上過鉤鉤果和落落莓呢!總之,正確答案是因人而異的。」

  熒揮別安柏等人後,回到流浪者身邊,「如何,蒙德的風花節很不錯吧?這個日子也不用做委託喔。」

  「連水果都能算是風之花,蒙德人可真是自由啊。」

  「有時候重要的不是型態,而是隱含的心意。就像……喏,月亮派裡沒有月亮,而你做的鰻魚茶泡飯,乍看之下也找不到鰻魚……」

  眼見流浪者笑容越來越沒有溫度,熒咳了幾聲,「我舉個例嘛,別露出那種表情,我知道你把最大塊的鰻肉都藏在白飯下面,對我可好了。」

  「既然妳不在意月亮派有沒有月亮,那鰻魚飯沒有鰻魚也可以吧?我煮白飯的過程可是真心實意。」

  「……我錯了,我想吃鰻魚肉。」

  

  

  熒領著流浪者轉移陣地,西風騎士團在城外湖畔,為風花節準備了一系列的開幕活動,「逐花棋」正是旅行者邀他來的原因。

  「這個活動最多可以兩個人一起參加,會比一人輕鬆許多。」熒解釋道。

  「那妳怎麼不找派蒙?」

  「這個遊戲的規則是,一定要腳踏地面,不能飛翔也不能遁地。」

  --換言之,流浪者也不能使用空居力。

  「阿散,你願意嗎?」

  少年的視線從桌面的精緻棋盤回到熒身上。

  「我若不答應,妳打算怎麼辦?」

  「我也不是沒有其他朋友……」

  那找他來幹麻?

  流浪者眼睛微瞇,熒正色接下去道,「但我只想和你一起參加。」

  哦。

  朋友……嗎?

  流浪者在心中輕哼。

  「趁我改變心意之前,走吧。」

  熒笑了笑,她就知道流浪者會答應。

  「請問,兩位要一起組隊參加嗎?」卜勞恩問道。

  「是的,我要和他一起報名。」

  

  

  逐花棋開始後,兩人被傳送進了等候室。

  陽光穿透窗櫺落在熒身上,她翻看起這裡的書。流浪者心想,原來她不拿長劍時,也很適合與書為伍。

  此地比騎士團的圖書館大上許多,不知是哪位貴族好心借出的宅邸,陳設布置十分用心,角落紮著桃紅氣球,書櫃上也綁有湖水綠緞帶,色彩的對比營造出春日氣息。

  在書櫃隔出的廊道間,停佇著一架架史萊姆擬像氣球,予人奇妙的壓迫感。

  「目標是在時間內蒐集風花球,然而一旦碰到擬像氣球,就會被送回起點……」熒重複卜勞恩的提醒,她看向流浪者,「我想我們最好不要走同一路,以免被一網打盡。」

  流浪者在任務工作上配合度向來很高,「行,就照妳說的。」

  圖書室悄然無聲,擬像氣球規律地繞著書櫃行進。熒或流浪者一旦進入其視野,便會迅速被氣球盯上。

  然而熒和流浪者亦非省油的燈,平常躲避丘丘人或深淵教團習慣了,區區擬態氣球而已,自然是被他們分頭遛著跑。

  流浪者沿著牆壁蒐集風花幣,前方閃過一座擬態氣球,他及時煞車腳步拐進轉角,險些撞上迎面而來的少女。

  「哇!」熒拍了拍胸膛,「我還以為是蕈獸氣球,是你啊,好險……」

  流浪者無語,「妳視力是不是有點問題?」

  「你們都有大大的帽子嘛。」

  流浪者嘖了一聲,把帽子摘下,扣在熒頭上。

  「戴著。」

  斗笠上的鈴鐺隨著動作輕盈響起,熒推開帽沿,看見少年臉上難得的明快笑意。

  「這樣看起來像蕈獸氣球的就是妳,而不是我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幼稚。熒在心中暗罵。仍然戴穩了頭上的斗笠。

  他這人,平時可不輕易將斗笠借人戴。

  順利通過前面幾關後,兩人進入第三關,視野陡然暗了下來,氣氛丕變。

  熒讀著牆上的提示,「要找到燈的開關,才會出現剩餘的風花球。」

  「妳去找開關,我來引開它們。」

  流浪者果斷分好工作。

  這一關的擬像氣球,比前兩關還要窮追不捨。

  「嘖,真是煩心。」

  流浪者甩掉左右兩邊的擬像氣球,前方竟是一條死路,風史萊姆模樣的氣球逼近他,這時室內照明亮起,隱藏的風花球也隨之浮現。

  金色人影從角落一閃而過,朝著燈光開關所在地奔去。

  流浪者一頓,攤開雙手。

  旅行者順利開燈後,這個關卡也差不多完成了。

  就讓他被送回起點吧。

  犧牲自己爭取時間,他已經習慣被當成棋子,被拋棄也無妨。

  喀啦--

  身後傳來書櫃滑動的聲響,流浪者被人從身後環抱住,重心往後方一倒。

  !?

  書櫃喀啦迅速復位,擬像氣球被隔絕在外,對著陡然消失的目標感到困惑。

  熒把流浪者拽進安全範圍,以保護者的姿態將他困自己和書櫃之間。

  兩人距離太過親密,少女垂落晃動的金髮佔據了他的視線。鼻間滿是她身上的花香,流浪者垂下眼睫,這個味道他平常再熟悉不過,卻因為方才的千鈞一髮而令人心煩意亂。

  熒掀開斗笠,露出得意的笑容,「瞧,我趕上了。」

  流浪者沒有心臟,但此刻卻聽見了急促心跳--來自熒。

  少年不自覺俯身靠在她的胸前。

  他輕聲說道,「妳心臟跳得好快。」

  熒因為他的靠近而輕輕顫抖,深吸一口氣,「那、那當然,我可是一連跑過三個走道,還引來了兩個史萊姆氣球追在身後,勉強趕上把你拉回來的。」

  流浪者提醒道,「要是再慢一點,我們兩人都會被送回去起點。為了大局,妳不該做出這種選擇。」

  「反正時間還很充裕,就算被送回去了也無妨,我們再一起走過來就好。」

  熒說得輕鬆。

  這遊戲確實也沒有這麼多挫折,流浪者聽懂了她的弦外之音。

  她不會放棄流浪者,就算因此被懲罰也無妨,她會陪他再走過一遍又一遍。

  抵達終點的瞬間,橙色的風花之環落下,將兩人圈在一起。

  流浪者總算明白,這個遊戲為何要設計成推薦兩人遊玩。

  差點碰觸的手、與對方在每個轉角的不期而遇,共同躲避氣球追捕的互相掩護,連接每道關卡的書櫃和長廊,心跳因前方轉角後的未知而加速,緊張感宛若蝴蝶在胸膛輕微震動,又暖又燙。

  下一瞬,光影和花絮紛飛。

  眼底滿滿都是對方的身影。

  

  

  回憶結束,流浪者被熒推到兩個史萊姆擬像氣球中間的花影鞦韆。

  除了專門流浪者布置的區域井然有序以外,其他地區的家具都亂無章法。

  熒的偏心其實一目瞭然,流浪者當然也不是沒有察覺。

  「來來來,你坐上去。」

  「哈?」

  「幫我測量一下高度嘛,這鞦韆我準備讓納西妲坐的,萬一太高她上不來怎麼辦?」

  小吉祥草王會飛,這種白癡藉口妳也說得出口--流浪者將心中的吐槽嚥了下去。

  這真的是準備給納西妲的嗎?

  不過是給彆扭的少年一個理由坐上去。

  少年啟動空居力,一浮起便是能入座的高度,花椅柔軟,坐上去視野也很開闊,適合坐在這邊欣賞妙香林的一日光影變化。

  「果然很適合阿散。」

  ?

  適合?

  流浪者抬眼看了看這夢幻的鞦韆--柔軟翠綠的植株,晶瑩白亮的鐘形花--他在納西妲指示下,經常待在智慧宮看書,眼前這張鞦韆花椅,彷彿是從那些童話繪本中搬出來的。

  「適合我是什麼意思?」

  熒握著拳頭抵住唇瓣,眸光閃爍,「咳……當然是高度,你用空居力浮起時,恰好就能坐在上面。」

  依照流浪者對熒的了解,真正的答案絕對不只這樣。但他知道再問下去,肯定會得到讓他後悔發問的答案,不如別問。

  流浪者低頭看著她。

  「試夠了吧。」

  少年托住熒的腰,猝不及防將她拽上花椅,身形一翻將她按住。花椅的面積不大,因為突然承載兩個人而輕輕前後搖擺。

  「妳以為我不知道,妳另有別的意圖?」

  既然被看穿了,熒也不遮掩,直白問道,「阿散,你知道吊橋效應嗎?」

  流浪者一愣,沒想到她會突然科普起這四個字。

  「指人錯認因緊張而起的生理反應,將之與名為『心動』的情緒搞混。稻妻舉辦的試膽大會中,也總是喜歡兩兩一組,藉由這種緊張刺激的氛圍,促成不少佳話。這次逐花棋,讓我想起了這件事。」

  「無稽之談,要是真有這般容易,世間也不會有這麼多怨偶。」流浪者面無表情,「我可不會因為陷入危險就對旁人心動。」

  「可我對你心動了。」

  流浪者面色一凝,大腦空白。

  熒思考片刻,補充道,「更正確來說,我以為自己心動了。」

  流浪者扣住熒的肩膀,堇色的眸泛著危險光芒。少年笑得優雅,充滿了不悅,「少當謎語人,妳想說什麼就直說。」

  「和你一起遭遇危險,在淨琉璃工坊也有一次。我以為那是吊橋效應,但我可是很能打的,我並不認為自己會被你過去的幻影給打敗。所以,那時候的心跳加速……就是我第一次心動。」

  心動是一瞬間的事。

  他這雙手曾經執劍起舞,也曾經被爐心熔毀,守護過幼小雉兒,也親手摧毀去無數生命。諸多複雜矛盾構成了他,白紙被揉皺被扔到火裡燒過,被染上了多種濃重色彩,但並未因此改變本質。

  他仍然是他。

  熒在星海之間旅行,遍覽世事無常,而流浪者與她相似,無根的浮萍,卻被她介入生命,賦予新名,兩人的牽扯也越來越深。

  她熟知流浪者的『過去』,給予『現在』意義,並且會陪伴他的『未來』。向來孑然一身的無心人偶,有了神之眼,也有了同伴,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實。

  流浪者心思敏感細膩,默許她連日來的干涉,其實也是一種逾越底線的縱容。為何獨獨對她如此?答案他是知道的。

  此時此刻,兩人的眸光交錯。

  「聽說,妳曾被選為風花之星,在風花節為風神獻上過風之花。」

  「阿散期待我送花給你嗎?」

  「……哼,我並非蒙德人,那種多餘的行為於我何干。」

  「但我想送妳花啊。」

  熒環住了流浪者的頸子,在他頸後十指交扣,輕輕覆住因情緒起伏而亮起發熱的神紋。他眼角的紅紋鋒利而冷冽,卻在熒的注視下一點一滴地軟化。

  「我曾在蒙德的詩集中讀到幾句詩……」

  --誰有沒有見過風,更別說我和你了。

  --誰有沒有見過愛情,直到有花束拋向自己。

  熒一邊呢喃,一邊蹭著流浪者的臉頰,蜻蜓點水般一吻。

  「阿散,我送你的花,你得親自摘才可以。」

  「妳喜歡我?」他啞聲問。

  「嗯,當然喜歡。」

  熒一邊說道,一邊在少年的喉結上啄吻,流浪者顯然沒有被人這般碰觸過,身體一陣戰慄,熒愉悅地笑了出聲,「我單獨帶你去蒙德過風花節,明示暗示成這樣了,我還以為你沒感覺呢。」

  流浪者低哼,「我要是真沒感覺,又豈會任由妳跟在我身邊?」

  少女的吻柔軟香甜,曾是他最不喜的滋味,如今卻不滿足於淺嚐。

  流浪者低頭埋在她的頸窩,輕輕一咬,留下殷紅齒痕。他不甘願給予溫柔的吻舐,寧可用更深刻的方式給予回應和銘刻,警示熒這麼做的後果,沒有這麼簡單一筆勾消。

  都說真愛如同鬼魅,談論者多而見者少,但既然在此處鬼魅也偶爾現身,或許真愛也正等在下一個轉角。

  就像兩人一前一後追逐彼此,以為仍然距離對方甚遠,其實轉身便能碰觸到。當初的敵意和試探,如今化為更為堅韌的牽絆和信任。

  少年眸光落在支撐花椅的莖葉上,「妳這鞦韆,堅固嗎?」

  熒眨眨眼,「要不,我們今天試試?」

  星河璀璨,花影浮動,鞦韆咿呀輕晃,萌生的情意如同枝椏般富有生命力,白花落在兩人重疊的身影上。

  也許,那就是兩人為彼此獻上的風之花。

  

  

112.03.31  

Hits: 966

4
【上一篇】

4 Responses

  1. 月月!我滴超人! ! (超大聲 >//<
    謝謝月月帶阿散參加風花節,直接開心的原地起飛XD
    想不到玩個逐花棋還可以這麼甜 真的太會了 貼貼! (鼻血T//T
    好喜歡這兩人曖昧的互動啊啊啊 想到畫面精神都來了!(大口嗑甜餅
    果然散子就是要用直球對付(X
    昨天在前瞻看到阿散的時後瞬間沒法認真看內容了(眼裡目標過於明確XD
    好開心他能參加這種活動QwQ!請給人偶更多的愛跟平凡吧!!

    • 兔兔~~(撲)一放假就趕緊來填坑了哼哼嘿嘿誇誇我!!
      這次也帶阿散在風花節拍了好多照片!!
      下次是須彌學園祭我也好期待啊,感覺又有很多小情侶發揮的空間>///< 「請給人偶更多的愛跟平凡吧!!」這句好棒… 散的前半生幾乎都是為別人而活,現在終於可以為自己而活了! 會繼續讓熒陪著散一起經歷提瓦特各國日常的!!ヽ(●´∀`●)ノ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