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旅|不知春(08)狂言(R)

#我流散旅,熒=旅行者=玩家,嗑代隨意

#寫一下主題服飾的散旅互動版滿足私心療癒一下

  

  --我真沒想到,流浪者會將錯就錯,遂了我的意。

  這套流浪者角色印象服飾分成短褲裙款跟長寬褲款,由於宣傳照模特兒都是女孩子,不少人以為兩款都是女款,但其實長寬褲款是中性的七分寬褲。

  我故意把女款衣裙吊在他的衣櫃裡,並囑咐流浪者這是送他的禮物,如果能穿上我會很開心。依我對他叛逆個性的了解,肯定不會乖乖照做,說不定還會像隻小貓對我張牙舞爪。

  結果他當天就換上了。

  流浪者撩起褲裙輕搧幾下,「嗯--沒想到,裙子還挺通風的。」

  動作很不優雅,卻有他渾然天成的一種勾人味兒。

  裙子下有怪獸……不,當然沒有,謝天謝地,他還穿著一件黑色短褲。

  但那平日隱藏在短褲之下、只有夜裡耳鬢廝磨之際得以觀覽的白皙大腿,還是讓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。

  他原地旋轉一圈,裙襬飛起,饒有興味地瞅著我,「如何?適合我嗎?」

  ……這個妖孽。

  我輕咳一聲,「我拿錯了,有兩種款式,你的是長寬褲款。」

  「哦,既然是妳的疏失,那不如--」

  流浪者尾音拉長,帶著一絲撩撥心弦的笑意,他右肩一聳,衣領滑落幾吋,露出絕對領域下的肌膚,幾乎比雪紡襯衣還要透白晶亮。

  「就由妳來幫我更衣吧。」

  我咬咬牙,知道他又在玩我。

  「你可別後悔。」

  上衣是同款的自然不用換,重點在於褲裙,最該死的也是這件褲裙。我摸上藍色印花拼接布料,質感很好,應該要拉住褲頭往下脫,我卻撩起裙擺往他的大腿根部探去,對他上下其手。

  他腰腹輕顫,呵笑一聲,擦著紅眼影的紫眸目光閃爍,「沒想到啊,妳竟然有這種興趣。」

  我以前也不是重欲的人,第一次接吻時甚至吐在他身上。

  後來雖然有了肌膚之親,但多半是天時地利人和下自然而然催生的歡愉,如果流浪者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需求,我絕不可能主動出手。

  總是處於被動位的我,在看到流浪者穿裙裝的那一刻,心中的小野獸幾乎要衝破柵欄。

  好想侵犯他。

  我並不是想成為插入的一方,而是精神上難得想要掌握一次主動權。

  「會很奇怪嗎?」

  「再奇怪的不都見過了?妳就做妳想做的事吧。」

  我一手握著少年裙下逐漸硬挺的陽具,解開他的衣領,低頭吻上項鍊,冰冷金屬刺激得我握緊柱體,我抬起頭貼上他的唇汲取溫暖。他飲食向來清淡,口中是微苦的茶香。

  人偶不會呼吸,他刻意模仿的吐息節奏,只有在與我接吻時會有一絲絲變化。從他接受我給予的名字以來,我從沒看過他慌張焦急的模樣。

  流浪者從深淵歸來身受重傷在淨琉璃工坊療養時,我曾當過幾天的看護工,那段時日讓我對他的弱點瞭如指掌,也只有那陣子,看過他顫抖示弱的模樣。

  我手上的動作加劇,流浪者射精時重重咬住我的唇瓣,輕聲嗚咽,褲裙上被頂得突起的那區布料,滲出了濕潤痕跡。

  也許是這身中性服裝加成,他喘得比以往都要色,彷彿在誘人侵犯他。無奈可恨我長不出幻肢,只能在他面前將手指上的白濁一一舔盡。

  我知道他不喜我這麼做,果不其然,下一瞬我就被他按倒在床上,雙手被他舉高扣住。

  他瞇起眼,「有妳這樣脫人衣服的?」

  「我看你也樂在其中,沒有反抗。」

  很快我就被制裁了。

  插進來的時候,他只脫了貼身的黑褲,褲裙甚至還好好穿在身上,裙擺隨著挺進抽插的動作而推上腿根,露出大片肌膚。跟全裸給人的視覺感受不同,若隱若現的性器、一瞬間錯亂的性別認知,被貫穿的感受是如此強烈,生理性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,他握著我的雙手往下,同時將我狠狠上頂。

  雖然穿著中性裙裝,卻一點也不減他凶狠的本性。

  壓褶褲裙上的燙金花紋如海浪般輕盈浮動,腰帶一端垂落的金屬羽毛不時擦過我的大腿內側,偶爾還會掠過花核,刺激得我渾身戰慄。

  「嗚嗯……啊!慢點……」

  床單濕了,我挪動臀部,流浪者把圍巾鋪開來墊在身下,我趕忙出聲制止。

  「等等,圍巾就只有這件了,改天還要穿出去……別這樣……糟蹋了……」

  我越說越小聲。

  他俯下身咬著我的耳垂,停在體內的性器磨著我最酸最軟的那塊肉,少年嗓音如惡魔般調笑道,「那又如何?洗乾淨就好了,別擔心,只有妳我知道這件圍巾發生過什麼事。」

  就是這樣我才崩潰。

  他身上原先那條深藍披肩已經被弄髒過了,要是連這條圍裙都步上後塵,我以後真的無法直視他的衣物。

  但他是誰?他可是流浪者。

  少年將我死死釘在床上挺腰抽插,結合處傳來曖昧水聲,愛液沿著股間滑下,落在被我體溫熨暖的圍巾上。毛細現象沿著深藍布料往上,將花鳥紋路刺繡都染濕了一個色度。

  太糟蹋了……

  無奈的羞恥感沖散了剛剛還想侵犯他的意念,我咬在他的肩膀上,隨著他的插入撤出哼哼唧唧,還想說點什麼,溢出口時全成了破碎呢喃,夾雜他的名字,一聲一聲,悸動又情動,喘息聲彼此交疊,緊握的掌心中沁滿汗水,快意越攀越高。

  我在他懷中劇烈顫抖,花徑收縮將他越絞越緊,他每一下抽插都越發艱鉅,最後停在體內,捧起我的臀部,連同我整個身體往上頂。

  眼前一陣白光,我仰起頭,呼吸顫抖破碎。流浪者啄吻著我的唇瓣,將新鮮空氣灌進來。等我緩過來拾回意識,他把我的髮絲塞到耳後,在耳垂上一咬。

  「這回很難得,沒見妳犯病。」

  我知道他在說什麼,倒不是沒犯病,而是真的忙。

  我想想--

  音樂會的角色印象曲目、主題服飾的宣傳構圖、童話貓抱枕的繪本作者,認真要說的話,可以糾結的點有很多。但因為楓丹開國和其他現實瑣事,忙得幾乎沒有空去看討論版庸人自擾。

  最根本的因素,我知道還是來自前兩週的一件破事。

  思緒蒙上一層黃沙,熱浪襲來,烈日烤晒著大地,我們走在沙漠遺跡之間。

  流浪者握住我的手,迫使我停下腳步。我下意識想抽手,但他握得可緊了。

  我回頭疑惑道,「怎麼了?」

  「這話是我問妳才對,妳手在抖什麼?」

  「可能是太冷了……」

  「這裡是沙漠正中央。」

  「我沒事,你別擔心。」

  他想讀心就給他讀吧。

  我聳聳肩,放空腦袋,見少年擰起眉毛,嘴角微微抽搐,見他臉上浮現慍色,我只好向他伸出雙手安撫他。

  「……算了,我確實有事,你過來讓我抱一下。」

  流浪者把我用力按在懷裡。

  遲來幾天的擁抱讓我莫名想哭。

  接下來出現在他面前的阻礙,全都被以平日還要兇殘數倍的破壞力給清除殆盡。

  當事人都不氣了,他氣什麼?我有點無語,卻也有點高興。

  我倆搶了一個綠洲旁的丘丘人營地,收拾完散落一地的面具和號角,升起火來,材料有限,做了簡單的鷹嘴豆湯和口袋餅果腹。

  塵歌壺太舒適了,飽暖思淫慾,窩在那裏舒舒服服睡上一覺,轉移注意力很實用,但我覺得那樣太沒長進了。於是我帶著流浪者來千壑沙地,一方面多少提升一下那可憐的探索度,另一方面也不會讓自己在他面前顯得太沒用。

  有些事情我想自己沉澱,就像我那時逃避他,選擇隻身前往稻妻一樣。

  但終究瞞不過他。

  「我也沒想吵架,只是跟朋友聊個天而已,就被人在背後碎嘴了。」我輕描淡寫,「這種破事沒什麼好在意的。」

  我以為我早已習慣這種狀況,那種閒言碎語不痛不癢,沒想到幾天過去,這件事情才開始在我的內心中發酵。

  「妳很遲鈍,而且反射弧堪比玳龜。」他做了結論。

  「是啊,我是玳龜。」我舔了舔手上的餅屑,「你就是上玳龜的人……」

  他用吻把我後面的畫語給堵住,胸腔湧上一陣笑意,連日來纏著我的陰暗思緒鬆綁開來,頓時輕鬆許多。

  我遲鈍到被人拿刀子捅了背,還把血當成是汗,傷口感染了才知道要包紮。

  就好比流浪者對我的情感質變,我也是直到無意間傷害他後才意識到,他早就給了我干涉他命運的權力。

  但那些都過去了。

  反應慢一點,有時候也是好事。

  意識回到現在,流浪者剛抽掉我身下那條的濕透藍色圍巾,扔進洗衣籃裡。他身上那套白衣黑裙也皺得徹底,少年正在脫衣服,露出結實背肌和發亮神紋,有這個身材,不管穿男裝還是女裝都別有風味。

  我趴在床上,揉了揉酸疼的腰,「我想買隻貓,可以嗎?」

  「客隨主便,妳往塵歌壺放了這麼多動物,也沒問過我意見。」

  流浪者的嗓音帶了點歡愛後的喑啞,與生俱來的清冷刻薄也多了點縱容。

  我哦了一聲。

  「那我就下訂了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幾週之後,那隻肥嫩的散貓抱枕送到塵歌壺。

  流浪者拎起貓咪後頸,笑著說手感不錯體積恰好,還讓了一區床位放牠。我對他的寬容大度感到吃驚,攬著貓咪抱枕午睡時,流浪者也沒說什麼。

  直到那天晚上,我才懂得他對散貓抱枕的正面肯定是從何而來。

  月色蕩漾,少年春衫薄,誘著我對他發情。

  他按著我從身後挺入,散貓被他拿來墊在我胸前,壓了一整晚。

  「這材質很好洗,別緊張。」

  流浪者在我耳邊寬慰道。

  

  

112.09.10

Hits: 1154

2

26 Responses

  1. 哪尼!!! 原來貓偶還有這種用途嗎XDDD 可惡散好會哦A////A
    真的好喜歡他這種很余裕又壞心眼的性格(? 穿了裙子還不見任何動搖XDD
    調戲不成反被制裁嘿嘿嘿-////- 好像任何事情都沒辦法影響他的情緒,
    見怪不怪那種,一旦牽扯到旅者就完全不一樣了齁齁- ω-)+++
    感謝月月賜糧!! (膜拜 吃飽喝足可以安穩的睡了~~XD

    • 散貓偶那個體型設計很適合拿來放在大腿上嚕,或是躺在牠身上!(會被壓扁
      阿散已經看透旅行者了,心態比她要沉穩很多,對人偶來說衣著也只是身外之物,要看就看非常大方,
      旅行者每次都以為自己應該能佔上風,但每次又反被制裁wwww 散大概也有一點樂在其中吧
      有吃飽就好!!🥰

  2. 嗷嗚!月月的糧食是我的生活動力!上了一整天課的疲憊在看完小短文後我又活過來了(((o(*゚▽゚*)o)))

  3. 喔耶抱枕的這個用途非常有共鳴!只是我會捨不得用耶 (๑˃̵ᴗ˂̵)
    月大您真是我們的精神支柱,月大要身心健康喲!

  4. 哇嗚我也有一隻散貓w
    抱著很好睡
    月月的文一直是我這位「書生」的精神糧食!我每一篇都有在追喔
    尤其是散和魈 最愛~
    (雖然我還是沒有阿散)
    雖然這段時間難免疲憊
    還是期待月月的文!

  5. 欸嘿 我來了(*  ̄3)(ε ̄ *)好想趕快買到阿散的新衣喔 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太貴(ToT)/~~~(ToT)/~~~

    • 目前價格已經出來了,衣服褲子差不多都落在1000上下,
      我是只有買圍巾跟項鍊,衣褲不是我平常會穿的風格QQ

      • 是喔 我可能也只會買圍巾 因為就算沒有阿散我也換買喔 原神這次的服裝真的好好看 配色也很舒服

  6. 車車~~~~~好久沒看到車車了(好像不是)好香的文,不過原來散貓是有這種用途的嗎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