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月影(04)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--說沒有感覺是騙人的。

  雛月回到房間後,褻褲已經一片濡濕,空虛難耐。

  她是魔女,從小便接受有別於一般貴女的開放教育,對於身體的探索和反應相當誠實。

  她抱著染有魄氣息的斗篷,嗅聞屬於他特有的青草野性氣息,左手伸入底褲,撥開陰唇,指腹按揉漲紅蜜蒂,來回畫圈。

  與常人對魔女的放蕩刻板印象不符,雛月不曾有過性經驗,她不喜人類,又離群索居,好友屈指可數,加上自己身份特殊,自然也沒有找床伴的打算。

  她咬著斗篷,黑色雙眸眨著盈盈水光,一股麻癢沿著脊椎竄上後腦,手上的愛撫動作頻率和力道越發加劇,滲出的蜜液染濕指節和手掌,水聲抽抽答答,腦內全是魄的影像,沉淪於性慾中的羞澀面容,眼角猩紅、紫眸波光蕩漾,漂亮得讓人想一口吞下。

  魄的白濁腥甜,第一次淺嚐,她並不討厭這種味道。

  她雙腿夾著斗篷,身體蜷曲如新生兒,陰部摩擦著布料,手指重壓按揉,她弓著身子達到高點,花穴蜜液氾濫,幾乎染濕了床單。

  還不夠……

  小狐狸光潔柔嫩的身軀壓上來,餵著她喝下藥劑--是白夜。

  他何時進來的?

  喝下白夜的雛月腦袋有些發暈,一陣困窘,她推拒著魄,「……出去。」

  魄舔舐著她嘴角的殘液,低聲問:「如果不必性交就能解毒,自慰的話也有一樣的效果,為什麼妳還要幫我?」

  雛月抗拒著體內的節節升高的勃發性慾,「你錯了,白夜解毒的重點不在身體上的歡愉,而是心理上的服從,順應自己的慾望……將自己交給對方。」

  越是反抗,藥效就越強。

  她調製白夜原先只是想賣給夫妻增添閨閣房趣,豈料會被有心之人拿去助興。剛才她是故意嚇魄的,就算沒有與人合意性交,頂多就是喪失神智,與人大戰三天三夜後才會恢復,不會危及性命。

  「那,妳願意信任我嗎?」魄以超齡的成熟語氣問道。

  魄跪在她的雙腿之間,毛茸茸的耳朵微微歪向一邊,十分純真誘人。他伸出粉嫩小舌,往大腿內側輕輕舔舐,慢慢往中間的濕潤嫩肉靠近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耳邊傳來悅耳的鳥囀聲,雛月睜眼。

  --原來是夢。

  昨晚她自慰完就昏沉睡去,夢見魄來幫她紓解慾望,幻夢裡的感官是如此真實,她仍意猶未盡。

  自己好歹年長他幾百歲,怎麼可以亂了分寸?

  她進浴室沐浴一番,徹底洗淨身體黏膩和陰穴內的泥濘蜜液,換上一襲全新的長裙。

  現在收網,還太早了。

  

109.10.30

點閱: 10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