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白領與項圈(番外:相遇)

*好想寫東西來閃死自己。

「真是,這個月的加班時數要破三十了啊。」

彤華擰眉看著出勤卡,格子裡紀錄著已逝的青春歲月,即使有加班費也無法彌補多少空虛感。

她啪地一聲將總電源關閉,身為加班到最晚的員工,再三確認門跟窗戶都確實上鎖後,這才拖著疲乏的步履離開公司大樓。

由於獨自在外租屋,彤華並不急著回到家;她思忖著要去居酒屋吃點宵夜,還是去租書店晃晃?卻陡然踢到東西,腳下一個踉蹌,險些跌倒。

「搞什麼?好痛……」

彤華轉身一看,在路燈光線照射下,一名渾身是傷的少年倒臥在地,柏油地面上滲著幾灘鮮血。

她想起來了,今天中午同事們閒話家常時,有提到這陣子不時有年輕人群聚鬧事。剛剛加班也有聽到機車引擎聲響流連徘徊,有的住戶無法繼續忍耐,開窗破口大罵甚至還報警,這群血氣方剛的滋事份子才作鳥獸散。

褐金挑染的短髮、全套制服和運動鞋的混搭穿法,光是外表就觸犯了不少校規。彤華決定對之視若無睹,她可不想跟這種事扯上關係。明天還要上班,沒時間答理這種吃飽太閒、自找麻煩的不良少年。

「救……我……」

氣若游絲的喘息音從身後傳來,彤華佇足,面有難色地回過頭,看見少年伸出右手,染著不知道是誰的血跡,向她求助。

她看到少年胸口的校徽,眼皮陡地一跳——是母校制服。高中時的回憶霎時躍然眼前,勾起許多甘苦情緒。

實在是無法放著不管。

「還走得動嗎?」

「唔……」

少年用痛苦的呻吟聲作為回應,彤華為自己氾濫的同情心感到悲哀。她掏出手機,叫了輛計程車來;並把名片交給司機,請他到時直接跟她聯絡請款。接著和司機兩人協同將少年扛進後座,她拿出手怕擦拭少年臉上的血痕,輕拍雙頰,以確認他聽得見自己接下來的話語。

「車資我已經幫你付了,快點回家吧,你家人一定很擔心你。」

少年垂首,呼吸淺薄紊亂,雙手抱著腹部,咬牙低語道,「無所謂……根本沒有人……會擔心我……」

「那就去醫院掛個急診吧,我看你傷得不輕。」彤華淡淡道,準備關上車門。腦子也是。不知道中二病哪間醫院有得治?

少年突然擋住車門,以濁亂氣息低吼,「我沒有地方可……」

最後一個字音隨著意識共同消逝,彤華無語地看著暈倒在計程車後座的瘦弱少年,覺得一陣胃痛。

默然看著這一切的司機,似乎已經很習慣在夜晚遇到各式各樣的客人,繼續等待彤華的下一個指示。

少年沒有書包或錢包一類可以證明身份的事物,也沒有手機可以聯絡家人,不知道是被搶了還是故意不帶?既然如此,也只能聯絡母校教官了吧。她困擾地以食指輕敲手機螢幕,腦袋飛快掠過無數思緒。

少年失去意識前,那帶有戒心的一喊,卻突兀地佔據了她的腦海。

——像隻受傷的流浪犬似的。

彤華滑進副駕駛座,扣上安全帶。向司機報上自家住址。車輛緩緩行駛在入夜的街道上,窗外閃爍霓虹燈不斷往後飛逝。

除了同情心氾濫,現在這樣不知道算不算愛心氾濫?最近很有名的那句標語,領養代替購買是不是?她對這種狀況最沒轍了……

這下子還真的撿了個麻煩回家。

《END》

到了某個年紀後反而很喜歡寫年紀小的少年XD

點閱: 3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