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軌跡(05)歌姬

#魄去幻界的故事可以另外獨立一個篇章了,可是現在還想不到名字,所以先寄居在這XD

  –

  這裡是龍的宮殿。

  以水晶般透明材質建成,散發著七彩光輝,如夢似幻。即使不點燈也能將殿內的景物看得一清二楚。整個宮殿大廳呈現圓形,在大門的對面設有王座,白髮垂地的男子斜倚在其上,雙眸隨著光線折射變換色彩。

  「看來要不了多久,你就會永遠留在這裡囉。」

  剎血吃著葡萄,悠哉地看向魄。他是這座宮殿的主人,同時也是石榴石的守護者。一頭長髮象徵他的無邊法力,腰間懸掛的寶石幻鏡像象徵他的崇高地位。

  魄身上的刺青已經蔓延至臉頰。一開始只有臉部而已,漸漸擴展至全身。卻不減損他溫柔堅強、不服輸的氣魄,神情看來甚至有些從容。一襲雪白的連帽長袍,除了表示他不屬於任何一宮外,也彰顯著他身為「外來者」和「歌姬」的身份。

  「如果我想回去,沒有人攔得住的。」

  「我也不想強迫留下你,但『幻界』的規定如此,不是我能夠改變的。」

  「幻界之主竟然說自己無法改變幻界的體制?」魄輕笑,「這玩笑也開得太沒誠意。」

  「這幻宮之界的主人不只我一個吶,只不過我這個月輪到的日子多了。其他人也很喜歡你的歌聲,對我是嫉妒得很。為了多出來的這幾天,我也付出了不少代價呀。」

  魄對他的抬舉置若罔聞,「我唱完就走人。」

  「真無情,還想再跟你聊一會啊。」剎血嚥下葡萄,喉間蔓開酸甜滋味,「唱舞聆漪吧。」

  「又這首?」

  「我就喜歡聽嘛。」

  剎血笑了笑,有些無賴。魄拿他沒辦法。指尖在吉他琴弦上起舞。音色迴盪在虛幻宮殿之中,增添了幾絲飄渺迷離。

  魄擅長的是繪圖。結束藝世末世、迎來新紀元後的這幾年學會了吉他和鋼琴。論起自彈自唱,他還是喜歡前者多些。感受著手指與琴弦、琴弦和琴身的共鳴,低柔歌聲隨旋律哼唱出旋律。

  舞聆漪是幻宮之界的鎮魂曲。在邊界定型前,幻界不過是一團水晶氣霧,生靈勉強以招喚石封留住精魄。大大小小的晶石漂浮在空中,弱小的被強大的併吞,強大的被更強大的併吞。各據一角,誰也不願意靠近誰。

  直到某日,出現了一位歌姬。帶著三絃破霧而出,身穿七彩羽衣,淺弱悠遠的歌聲安撫了他們對生存的恐懼。那首歌曲至今仍用特殊方式流傳著,卻再也沒有人能夠同時詮釋曲中那抑鬱而療癒的雙重氛圍。

  之後結束混沌時期,而晶霧也慢慢聚攏、凝型成蜿蜒的岩壁穴道。大小精魄之間不再彼此爭奪,弱小的晶魄形成了住民,強大的晶魄成為十四幻宮之主鎮守住幻宮邊界。此處構造和主界完全不同,各宮之間的道路隨著宮主意念變化。外來者一不小心很容易就陷入重重幻影陷阱之中,無法掙脫。

  魄想起第一次穿過界門來到幻界時,也是身中陷阱,差點走不出那片水晶薔薇森林。不知道為什麼,「筆」在這裡幾乎起不了作用。

  直到遇見睡在小徑上的剎血,這才順利脫出。卻也因此招惹麻煩。要不是剎血拿出樂譜拐著他唱了那首歌,他不會用「歌姬」身份被迫居留至今。影響有好有壞。

  雖然可以自由在主界藝世跟亞界幻宮之間來回,雖然必須以歌聲為代價,但至少保障了他的人身安全,得以考察、紀錄這裡的一切,帶回藝世讓下屬進行分析研究。

  眼前這位白髮童顏的少年是十四宮之中的龍之宮主。原型為銀紅巨龍,嗜睡。喜歡美人跟音樂。隨侍在身側的僕同總是誠惶誠恐。若是一不小心惹得龍顏大怒,好一點或許被處以體罰,糟一點的下場則是驅逐出宮,讓宮與宮之間的幻象吞噬,心神俱滅。

  「下一次,再過來我這裡唱歌吧。」

  魄離去前看了他一眼,淺紫眸底有的只是些許憐憫。臉上的刺青色澤越發深沈了些。

  「如果下次還能夠被順利『召喚』的話……沒問題。」

  

  《END》

  102.03.08

  

  –

  上禮拜遲到的每週一文XD 因為剛好北太截稿嘛啊啊……慢一點沒關係吧XDDD

  邊寫邊覺得有點排斥現象OTZ 大概是太近了吧…(抓頭)對了魄是男生哦雖然被稱呼歌姬XDDD

  偏寫設定居多,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寫不長。幻界還蠻特殊的。也是第一次描寫到紋雛中亞界的事情XDD 至於為什麼有亞界,主界不能做的事情只好到亞界發揮了(?)一個世界有四個亞界這樣。都在開發中。

  文中的歌曲是以amu的501為概念發想(?),有人說501旋律很特別,聽不出副歌是哪一段。可是我反而很喜歡這首XDD(艸)amu唱起來很有力道。

點閱: 18

←同分類上一篇| |同分類下一篇→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