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晚安,劍靈

*本文內容,純屬虛構;如有雷同,皆為作夢。

#我沒有要退坑別緊張(?)

#BGM:Last night, Good night

あにま&clear_Last Night, Good Night.mp3

01.

--我要退坑了,把這些都留給門派新手吧。

榭妖把信件截圖,心情複雜地領取材料和遊戲幣--這是這個月第三封退坑信了,自從泰天王陵改版以來,昔日上線人數過半的好友名單,如今剩不到十分之一。

遊戲明明正要邁入新的章節,老玩家們卻漸漸凋零。有的賣掉帳號、有的轉贈身家財產,有的直接人間蒸發--就像臨乎一樣。自從年底和他們拓過黑風後,上線的時間就銳減很多。

榭妖打開門派名單,看著他離線的灰色暱稱,心情複雜。臨乎先前轉賣帳號,再度回鍋時,創了新角色,職業外觀都和以前一樣,分毫不差,榭妖至今仍不明白他是怎麼使用原名的。

臨乎只裝了短短一陣子的新手,就搭著遊戲活動,迅速把裝備提升到一線玩家的程度。

真的是沒有錢不能解決的事情……榭妖看著他的高速成長感嘆道。

先前幾次約見面吃飯、揪團拓荒副本,為了方便聯絡和安排分工,他們交換了其他通訊方式。榭妖其實不怎麼打擾他,除了約吃飯外,他們之間仍然以遊戲中的互動為主。

他不想逾越那條界線。

然而剛剛那封退坑的信件,來自他們副本團的主坦,最近人手吃緊,榭妖沒有安排副坦的打算,如今臨時缺人,他不得不硬著頭皮去拜託臨乎。

他按下通話鍵,嘟嘟聲響了不到三秒,很快被接起。

「……臨乎?我是小妖,你在忙嗎?」 」

「還好,怎麼了?」他的聲音聽起來剛睡醒。

「我們的主坦剛剛退坑了,你這明天晚上方便幫忙嗎?臨時取消對大家不太好意思。」

「明晚?一樣九點嗎?我看個行程。」話筒對面傳來紙本沙沙聲響,他輕快地回應:「OK,晚上見。」

「太感謝你了。」榭妖鬆了口氣,握著電話,和他日常寒暄幾句。

-- 為什麼最近都不上線了?

直到掛斷電話,榭妖仍然沒有勇氣問他。

02.

臨乎是榭妖見過最厲害的燐劍士。

雖然臨乎給榭妖第一印象很差勁、在勢力地區中簡直是禍亂般的存在,但整體來說,榭妖是喜歡他的。

不論是裝備層面的執著、技術層面的提升、或是對拓荒團的幫忙,他在榭妖心中的分數一點一點累加著。不知何時,榭妖習慣著有臨乎在隊伍裡指揮的聲音,習慣著他一肩挑起主坦重責大任的背影。

明明沒有仇恨技,卻以燐劍之姿站在23人面前,打出彌補沒有仇恨技的高額傷害;明明不想被任何團體約束,卻在榭妖門派裡擔任戰場指揮官,幫他拿下一週又一週的戰場排名。

臨乎答應過的事,從來沒有食言過。

隔天晚上,臨乎提早了半小時上線,纖瘦的黑髮狐尾角色穿著門派服,站在庶子安息處的副本門口,背影顯得安靜低調。

榭妖邀他進入隊伍,保持平常心和他打招呼,並提醒今天的分工。除了主坦以外,其他成員都是老手,很快進入狀態。

擔任指揮的榭妖打開自己和主坦臨乎的隊伍麥克風:「臨乎要先練練手嗎?」

「不用,直接開吧。」臨乎的聲音依然如流水般清澈乾淨。

榭妖按下倒數提示,伴隨著清脆系統音效,持劍的獸耳少年夾著雷霆之勢奔向赤霸王。

--這場庶子安息處,打得比原本主坦還要順利。

03.

「這是主坦的薪水,臨乎,謝謝你的幫忙。」榭妖一邊交易一邊說道:「有你在太好了,還是習慣你坦王的背影。」

隊伍解散後,只剩下榭妖和臨乎還在隊伍內。榭妖不知道臨乎什麼時候會下線,把握時間和他聊著。因為這些話題,在遊戲以外的場合,彆扭得令人難以啟齒。

「只要你缺坦,我隨時都在。我只是龍銀到期了,就懶得上線罷了。」

「那我幫你買季包,你只要有空的話,就上線掛網好不好?」榭妖慌忙地補充:「這樣只要你在線上,我就知道你現在方便支援,也不用一直打電話吵你……」

「笨小妖,你要包養我?」臨乎調侃道,「我不差那一點龍銀和會員加成buff,你把這筆錢省下來,或是再去買一組抽包吧,別浪費在我身上。」

電腦前的榭妖抓抓頭,壓低了聲音,「我只是……不習慣沒有你在。」

即使只是掛網、連簡單的每日任務都放棄,每天能夠看到好友名單上線的訊息躍入眼簾、門派成員登入的名字亮起,榭妖就覺得滿足了。這是他的私心。

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。」臨乎嘆了口氣,「這樣吧,小妖,週末有沒有空,我們吃個飯吧。」

04.

--沒想到臨乎口中的吃飯,是約在他家。

眼前是一棟氣派、布滿歷史痕跡的古老西洋住宅,深色屋頂白色磚牆,斑駁牆面爬滿常春藤,門口栽植了兩排三色堇,隨風搖曳,院子裡還有幾株梅樹,一隻大白狗躺在草坪上曬太陽。

臨乎掏出鑰匙開門時,榭妖還傻傻地以為他在這裡工作過、或是店長的眷屬之類。

「嗯?我沒跟你提過嗎?」臨乎回過頭,笑得眉眼彎彎,金眸狡黠地眨著,「之前負責做飯的人結婚辭職了,我請她教我做了幾道家常菜,找你來試毒看看。」

榭妖被他調侃慣了,沒啥脾氣,也不跟他計較,抬腿進了屋內。屋內雖然空房很多,卻只有他一人的生活痕跡。

察覺榭妖疑惑的眼神,臨乎解釋道,「這裡是我療養用的別墅,平時不住這。」

臨乎去車站接他時,已經將食材備好,繫上圍裙開始下廚。

「你需要幫忙嗎?」榭妖探頭詢問。

「你要是在旁邊盯著我看,我怎麼找機會下毒?」

榭妖也沒跟他客氣,坐在客廳用手機翻看遊戲討論版。去年破天事件炎上時,玲瓏和羊角的紛爭鬧得沸沸揚揚,最近一波盜魂俠的最新進度,據說和他們也脫不了關係,榭妖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貴圈真亂。

沒多久,臨乎將餐盤陸續端上桌,時蔬堅果沙拉佐千島醬、奶油白蝦濃湯佐餐包、迷迭香羊肋排燉飯,甜品則說餐後再上。配色之用心、擺盤之巧妙、餐具之講究,全都遠遠超乎榭妖的想像。

「……這是哪一國的家常菜?」

「我家的。」

05.

「我以水代酒,這杯先敬你,謝謝你願意收留無家可歸的我。」

臨乎舉起玻璃杯,無視用餐禮儀--橫豎是在自宅而非正規餐廳--輕抿了一口檸檬水。

正方形的餐桌鋪著香檳色的桌巾,臨著窗台,窗戶半開,無風自涼,偶爾飄來不知名的花香。

「我當時以為你真的不回來了,好歹留一封信給我呀。」榭妖抱怨道。

「當時有些狀況來得太突然,走得急也是沒辦法的事。哪,我一回來不就去找你了嗎?」臨乎笑了笑,眼神飄遠,「不過,最近有些棘手的工作,我必須全神貫注去處理。看著門派團漸上軌道,我也能安心離開了。你要有心理準備,我這次回去的可能性很低。」

「偶爾上線看看大家也好呀,門派沒有你在,感覺少了點什麼。」榭妖攪拌著沙拉,有氣無力。

就連自己都覺得這個理由挺牽強,沒有人有義務天天上線的。

「小妖,我玩遊戲前是為了逃避現實、麻痺自己,我不會一直扮演臨乎這個角色下去。你既然能走過白青和破天,就能繼續走完西洛和泰天。你會遇到新的夥伴、展開新的旅程。」

「但你是無可取代的。」榭妖艱難地說道。

臨乎放下餐具,定定地望著榭妖,「小妖,你對我的喜歡,只是出於對強者的崇拜。」

「……不是的。也許很可笑,但我對你不是『崇拜』這種感情。只是,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才好,我怕毀了這段關係。」

「你連我都不怕了,還有什麼好擔心的?遊戲中的臨乎,只是一部分的我而已。」

臨乎頓了頓,指尖輕敲著桌面,沉默久到榭妖不禁抬頭偷看他,卻正好被他促狹的眼神捕捉住。

「要是,你真的捨不得我離開,那……」臨乎意味深長地微笑,「你可以多了解遊戲以外的我。」

榭妖愣住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「要怎麼做?」

臨乎插起一塊小番茄,投餵到榭妖的嘴裡。他托著頰,紫髮滑落頸側,金色眸底有著盛夏午後的璀璨光芒。榭妖嚥下番茄,臉頰忍不住紅起。

「例如,可以常常到我家來幫我試毒。」

--也許,早在很久以前,就中了他下的毒了。榭妖心想。

《END》

06.

--什麼都還沒有傳達出去,連再見也說不出口。

那晚,臨淵在遊戲中寫了封信給榭妖,卻遲遲沒有寄出去。

上次離開,臨淵把帳號賣掉,沒有給榭妖任何預警;這次離開,他選擇漸漸淡出,同樣沒有給榭妖任何隻字片語。臨淵從去年年底就開始減少上線次數,榭妖也找到了替補的人選。

這次離開後,就沒有再回來的理由了。

臨淵操作角色爬到風月館屋頂上,遠眺著江流市和白青山脈的全景。這一片景色填滿了他大病初癒後、胸口難以言喻的掏空感--有生以來,第一次感受到為自己而活。

彷彿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感,他的行事風格肆無忌憚、唯恐天下不亂,是許多人的眼中釘肉中刺,而他樂此不疲。

臨淵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、被他拿來試刀解殺人成就的榭妖,臉上是滿滿的困惑和不甘;第二次見面,榭妖多了戒備卻沒有逃走,卻也讓臨淵起了捉弄他的心思。

後來臨淵遊走在各大門派之間,他聲名狼籍,榭妖卻不曾改變態度,鍥而不捨地還是追了上來,以他特有的笨拙方式,表達對他的喜歡。

臨淵不討厭這樣的感覺。

起初臨淵以為榭妖對他的好感,只是出於強者的崇拜,沒想到在他賣掉帳號回鍋後,榭妖的反應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「以前都是你帶我輾壓副本,現在難得可以帶你打本,讓我裝逼一下吧。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,我會坦破天也會坦樹人和殿堂了。臨乎你啊,慢慢長大就好了,有我在呢。」

--頭一次,有人對他說可以放慢成長。

在臨淵埋葬的那段記憶裡,多的是拘束他的枷鎖,多的是無法擺脫的壓力。而今,那個曾經遠比自己弱小的存在,卻說了可以依賴他。

臨淵說不上這是什麼感受,但因為榭妖的這句話,他推遲了原本城主交辦的任務。

原先臨淵只是為了交代退坑原因而回鍋,卻不小心撒潑打混了幾個月,旁觀著榭妖停滯的拓荒進度,臨淵發現自己無法再繼續厚著臉皮裝新手,在短時間內將裝備提升到退坑前的水準,帶著榭妖和門派夥伴通關黑風魔女副本。

當初那個蠢萌新手召喚士,一路跌跌撞撞,如今擔起經營門派的責任,和夥伴們一步步往前走;而他自己也終於學會正視、聆聽自己的真實想法,回歸工作崗位。

他們都從這個世界收穫良多,即使旅程迎來結束,也不會忘記這段時間的一期一會。

臨淵把信件定稿後寄出,按下登出遊戲,看著轉黑的螢幕,唇角勾起了笑。

即使說了再見,依然還有再次見面的那天。

晚安,劍靈。

祝你好眠。

《END》

引用歌詞:Last night,Good night

後記:

這篇靈感源自一個跟劍靈有關的夢,雖然很好吃但很苦。

想把這種感覺寫下來於是誕生了這篇……我家角色退坑的文。(?)

本身是不至於退坑,但也不像以前整晚打本。最近要養男人補原創坑很忙

拓荒團也解散了,現在由我主坦渦流跟安息休閒團。

當初玩劍靈確實是為了排解同事離職後白天工作的寂寞和苦悶,沒想到卻看到以往沒想像過的世界。

認識了很多有趣的熱心好人,也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怪人和鴛鴦大盜(?) 有的還發展成現實好友。

建立了六等星之夜,種種回憶多如繁花,妝點豐富了我的視野色彩。謝謝你們讓我收穫許多。

晚安劍靈。

一覺醒來,花香猶在。

107.03.07

點閱: 12

Share:
←同分類|     ∥|同分類→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