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似花

「我們是花,花亦是我們。」

驪歌輕奏,樹影斑駁,又到了一年的畢業季。

冬硯趴在三樓牆邊,支手撥弄著花臺上的向日葵,天氣很好,花瓣如金劍般閃耀;另一邊花臺是生意盎然的小菜園。這個班級的導師是生物老師,期末同樂會煮火鍋時,聽說還摘了幾把白菜下鍋。

自己的火鍋配菜自己種,環保又健康,還拿過幾次花臺評分績優。

畢業典禮依慣例在晚上舉辦,白天雖然正常上課,但畢業生們不受管制,在校舍操場間留戀合影,在職員休息室和社團辦公室間享受著最後的高中生涯。

詩蘋從教室走出,應屆畢業生的她,襟口別著胸花,黑髮束成馬尾,眼皮下有著淡淡的青影,顯然幾天沒睡好了。對著冬硯眉角一挑:「你怎麼來了?」

冬硯穿著月牙白的改良式漢服,繫著墨色腰帶,身型筆挺,五官俊美,鬢角梅瓣繁生,看起來像是從古裝劇走出來的角色。他轉身倚著牆,淡然道:「你想和哥哥合照嗎?我可以破例幫妳實現一次。」

「……不了,你這惡趣味還是省省吧。萬一被人看到,又要刷新校園七大不可思議。」

「我倒不介意。」

「我很介意,這三年間發生太多事了,最後一天還是平靜地過吧。」詩蘋嘆息道,她輕撫著鮮紅胸花,「與老師的矛盾對立、和同學之間的疏離、社團裡的紛紛擾擾……有不堪回首的,當然也有很好的回憶。」

「我呢?對妳來說,屬於哪一種?」冬硯好奇道。

「你是孽緣。」詩蘋斬釘釘地說道,繼而一笑,「卻也是我的救命恩人。」

冬硯顯然挺滿意這個答案,臉上浮現難得的笑容。

「妳不去和其他同學留下最後的回憶?」

校舍與校舍之間栽種著樹木和花卉,畢業生們穿梭其中,甚至也有人正在直播。

「晚一點吧。難得你來了,要不要帶你逛一逛?好歹你也算是半個校友。」

兩人漫步在校園間,一般人看不到冬硯,幸而他們也不是話多的類型。只是冬硯今天十分反常,向來冷淡只管打架不管民生的他,竟然會主動出現在畢業典禮,讓詩蘋不得不擔心學校的安危。

風雨走廊的斑駁磁磚、歷史悠久的校歌壁畫、科學樓五樓的音樂教室和吉他餘音,他倆在五樓樓梯間的方形巨大窗框,看著被切割的天空聊了會詩豪的事,接著又拾階而下,來到一樓穿堂。

繞了校園半圈,他們最後走到了操場上的司令台旁。

「你聽過今年的畢業歌了嗎?」

冬硯一臉「妳在說廢話」的表情,詩蘋聳了聳肩,掏出手機,按下擴音鍵,放起了今年學生票選出的畢業歌。

那是一首洋溢著青春的活潑與哀傷的歌曲,旋律朗朗上口,副歌尤其令人印象深刻,令人產生要破土而出的衝動。冬硯聽著,也閉上了眼。

曲罷,詩蘋搔了搔臉,「我總覺得這首歌……很適合送給你。」

「我可沒這麼青春。」

「在研究所的那幾年,你很努力活了下來,不是嗎?有時候,我很羨慕你,活得自在灑脫,想幫助人就幫助人、想憎恨誰就憎恨誰,沒有過多的理由或藉口,只是為了自己而活。」

冬硯沒有回答,沉默了半晌,才緩緩開口。

「妳才18歲,妳也可以的。不要成為我,不要成為任何人,也不要為了別人決定是否綻放,妳就是妳。」

一陣風吹來,將詩蘋的馬尾拂起,和冬硯的長辮在空中交錯。不合時節的梅花香氣在空中淡淡飄散開來,詩蘋轉過身看他,只見冬硯手中握著小巧的粉色花束,唇邊揚起淡淡的笑。

「妳啊,如今在我眼中,已然是為自己盛放的花朵。」

--畢業快樂。

<END>

靈感發想: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w3NQMpvGaA&feature=push-u-sub&attr_tag=1sm6xP8EEBCU844A%3A6

相隔5年,我對冬硯的造型不約而同第一個還是先想到月牙白XD

點閱: 2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