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白頭吟(番外05:學姐)

程聖從小就看得見不存在的事物。

這特殊的體質讓他在學校備受異樣注目,只有逢年過節時回到程家祖宅,這種特異才會顯得平凡一些。

程聖還記得剛上幼稚園的時候,因為長水痘而被老師隔離,每個小朋友都會有這個時期,他也不例外。他被老師安排到單獨的座位,離老師很近。由於不能接觸其他同儕避免傳染,他帶了自己的玩具--一個狐狸娃娃和訂羊奶送的動物公仔。

程聖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,老師也投以溫柔目光,問他:「好玩嗎?」

「嗯,很好玩。」

有了這些動物朋友後,他再也不寂寞了。

即使沒有人看得見牠們。

***

十二歲那年,程家發生了大事。

應該說,這個世界發生了災難,差點毀於一旦。他的血統沒有其他程家族人那樣深厚,稱不上戰力,被族人慌忙送到了其他地方避難。收養他的人叫作蒼律,那裡是個溫暖的地方,給了他從沒有過的尊貴待遇。

但那裡終究不是他的家。

當程聖再度回到程家祖宅時,他崇拜的堂哥程澈陷入昏迷,其他程家人也或死或傷,再不復以往的繁盛光景。

他開始四處打工,學了不少旁門左道,也學會如何將那些妖怪朋友收服進貼身物品內,並以血豢養他們。

阿翡是程聖收服的第一隻妖,也許是因為他與小時候的狐狸娃娃相像,所以他格外信任牠。即使阿翡會耗損程聖的生命,他也甘之如飴。

從紋世回來後,他知道這裡已經安全了。犧牲了程家,換來一世安穩。

蒼調總說,是他對不起程家。但程聖知道,這是程家千年以前留下的債,蒼調只是一個催化劑而已。所以他並不怪他。反到將他當成親哥哥一樣親近。

高三那年,程聖為了大學推甄面試前往現在的學校,而且,很不幸的迷路了。

「這學校校區小成這樣,你怎麼還會迷路?」阿翡棲息在他的手表內,吐槽道。

「……你別顧著調侃我,快幫我一起找啊。萬一遲到了影響成績,我會被蒼調哥電死的。」

「那邊不是有個雌類?去問問不就得了?」

程聖順著阿翡的話,往前方望去,一名留著柔軟捲髮的女性正推著兩個海報架前進。

「那個……」

「嗯?抱歉,能邊走邊說嗎?我趕著去另一棟大樓。」

「好的,我只是想請問體育樓在哪個方向。」

「體育樓嗎?那正好順路,我帶你過去。」那女性笑了笑。

程聖看她有些吃力,幫忙推了一個海報架,「我來幫忙吧,妳一個人推兩個海報架,這樣太辛苦了。」

「謝謝你啊,你真熱心。」褐髮女性打量了他幾眼,見他一身正裝打扮,又透著高中生的稚嫩氣息,「你是來推甄面試的吧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你要去體育樓……難不成要面試的,是體育系?」

程聖點了點頭,「您是這裡的教授嗎?」

「不是,我只是職員而已。」

他們一路前行,海報架輪子在磚道上喀喀作響。褐髮女性看出他的緊張,一邊聊著體育系的諸多事情,試圖讓他舒緩壓力。程聖感受到她的用意,心中一陣溫暖。

兩人來到一種紅磚建築,前方已經有不少學子聚集,有些家長還在給子女遞水搧風,顯得程聖越發形單影隻。

「哪,到了,祝你好運。我也是這所學校畢業的,雖然和你不同系,但期待你能成為我的小學弟啊。」褐髮女性拍了拍他的肩,「到時候,如果你需要工讀機會,就來找我吧。我那裡正缺幾個學生辦活動搬東西呢。」

程聖記下了她的服務單位,那天面試一開始雖然有小意外,卻出奇順利。後來錄取了多間學校,程聖毫不猶豫選擇了這所大學。

蒼調看著他填寫報到表,調侃他,「不會是為了當我學弟吧?」

「唔……算是吧。」

程聖沒有說出口的是另一半原因,是他很期待能夠喊那位女性一聲--

學姐。

<END>

想抓點程聖的感覺。

點閱: 18

←同分類上一篇| |同分類下一篇→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