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無雙(番外:盟誓)

#柳x你

#結局之後

#小甜餅

#只有腦洞謝絕考據

「師父,您換衣服了?」

柳從屋裡走出,一臉訝然地看著無雙。在他印象中,師父向來只穿洪門白衣的。

無雙若無其事:「天氣逐漸變熱了,穿著白衣容易出汗,影響練武,就換了透氣點的衣服。」

這事要回到稍早--

無雙站在衣櫃前煩惱著夏裝,畢竟具有象徵意義的洪門白衣,在高溫酷暑下儼然是種刑具。

無雙拿了幾件短袖的衣裳起來比畫,像是志氣、月下香氣等,都不甚滿意。整個衣櫃翻過一輪後,他在箱底翻出一套服裝--那是某次活動的獎勵,因為剪裁和花紋不太合胃口,他只穿過一次就丟進衣櫃,如今卻覺得還挺順眼。

這件衣服叫作盟誓,色調上黑下白,無袖綁帶的設計讓人行動自如,也十分通風。點點寒梅刺青,自雙臂蔓延至肩膀和背脊,露背一路開到尾椎,即使是大開大合的破天劍流也不妨事。

柳的視線在無雙身上逡巡半晌,輕輕笑出聲。

「怎麼了?很奇怪嗎?我很久沒穿這件衣服了……哎。」

「不,很好看,只是您後面的綁帶鬆了,讓徒兒來幫忙繫好吧。」

「哦,那就交給你了。」

柳讓無雙在鏡子前坐下,兩人有著明顯的身高差,自己單膝跪下後,無雙的細嫩頸項正好落入柳的視野中央。

殷紅梅花遍布在白皙的皮膚上,讓他想起一種在西洛聞名遐邇的甜點。

柳解開無雙繫好的結,指尖纏繞著黑色綁帶,動作溫柔優雅,繞過無雙的頸項,輕巧地打了一個蝴蝶結。兩條綁帶鬆鬆地飄下,光裸的背脊隨著綁帶飄逸而若隱若現。

柳的指尖掠過無雙的蝴蝶骨,輕輕揉著梅花,無雙忍不住輕顫。「綁好了嗎?」

「師父,這是刺青嗎?」

「類似紋身貼紙的東西吧,我也不太懂。」

「紋身貼紙?」

發現自己講了現世那邊的語彙,無雙趕忙改口:「呃,那是……一種靈力的流動,這衣服上可能附著某種靈力,讓穿衣者皮膚上自然浮現花紋,大概吧,古南天國時期有很多黑科技的。」

一本正經說幹話。

柳長年習武,指尖上帶著薄繭,順著無雙的脊椎一路下滑至尾椎。

「還沒綁好嗎?」自從和柳解開心結以後,無雙對這種觸碰很熟悉--他在調戲他呢。

「徒兒在檢查綁帶呢,腰上這邊也有幾個扣環,怕鬆了會影響您的武技,師父若不喜,我現在就停手?」

聽起來很像那麼一回事,但總覺得柳的心思不單純。無雙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任由他擺布。

「……噢,那你繼續吧。」

一陣清脆聲響,柳檢查完扣環後,雙手在肩膀停留半刻,接著從衣服背後的開口溜了進去。

「你在摸哪裡!」

「這件衣服的設計很特別,徒兒想多研究研究。」

「研究需要摸到我的腰嗎?!」

「研究也分很多種的,很少看師父穿這樣的衣服,徒兒覺得很好看。」

「……謝謝誇獎?欸不對,你少坑我,是不是在吃我豆腐?」

柳很習慣無雙的奇怪用詞,「嗯,是啊。」柳從後方吻上無雙的肩膀,「這件衣服……師父別在別人面前穿好不好?我喜歡得緊,希望您只穿給我看。」

「應該不只好看這個原因吧……」無雙忍耐著柳的毛手毛腳,轉過身捏住他的臉頰,「你是不是故意把這件衣服放在衣櫃裡的?」

無雙後來讓柳打點私物習慣了,有些被養成廢物的生活模式,但他記得明明將少穿的衣服放在另一個櫃子裡,不可能平白無故出現在這。

柳從鼻間溢出笑聲,捉著無雙的手親吻。

「師父,這件衣服不只好看、通風……還很方便呢。」

<END>

不要問我哪裡方便。

點閱: 60

←同分類上一篇|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