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臨劍(番外:感冒)

#結局之後 #已告白

「臨乎今天怎麼了,都沒開mic說話?」

「雖然咱們這團打泰天已經不需要指揮了,但少了他的聲音,總覺得哪裡怪怪的……」

「對吧對吧,就算我們招都會閃、團保都會放,沒有他的提醒還是不大習慣。」

「是不是上週二王團滅太多次,他生氣了啊?」

榭妖的門派成員們七嘴八舌地猜測臨乎保持緘默的原因--當然,是用第三方語音軟體。

「別瞎猜了,趕快把副本打完吧。」榭妖出聲阻止了大家的臆測。

一行人打打鬧鬧地來到三王門口,臨乎進了語音頻道,打開麥克風跟大家打了招呼,聲音有些沙啞低沉。

--他果然還是放心不下這個團隊。

榭妖有些忐忑,發了密語過去:「臨乎,今天怎麼了嗎?」

「沒什麼,就是忘了進語音而已,別想太多,乖。」臨乎與帶保留地哄了哄榭妖。

這一週的日暮聖殿副本甚至比上週還要快結束,大夥們分完寶物和薪水,便解散去做日常挑戰了。

臨乎的角色還掛在副本門口,人卻已經沒了回應。

榭妖套上外出服,叫了車前往臨乎家。

打從他和臨乎戳破曖昧的那層紙後,他們便以情侶的關係相處至今。臨乎因著現實忙碌退坑一陣子,當榭妖的門派開始拓荒日暮聖殿時,臨乎又回來扛起了主坦的工作。

對於他這樣三進三退的舉止,旁人不解,榭妖很久之後才明白他的原因。

--這是為什麼啊?我都找好主坦了呀。

--你的主坦,只能是我。

這句肉麻兮兮的話,把榭妖的心防徹底擊潰。

臨乎打了把備用鑰匙給榭妖,但榭妖很少不請自入。清脆門鈴響了又響,榭妖在古樸的紅磚別墅外等了片刻,便掏出鑰匙開門入內。鑰匙圈叮叮噹噹作響,上面掛著貓咪和狐狸的壓克力吊飾,是臨乎送給他的。

此刻已是深夜,客廳點著夜燈,光線昏暗,榭妖翻看手機,出門前他給臨乎發了訊息,卻遲遲沒有已讀的跡象。這不太尋常。不過既然還能打副本,就應該不是什麼危及生命的狀況。

榭妖直接來到臨乎的房門口,他敲了敲門扉,清脆聲響在屋內迴盪,卻仍然等不到主人的回應。

他深吸口氣,直接開門入內。

房間十分明亮,一入內便能看到窗邊的電腦桌,螢幕上是黑色九尾狐狸少年的待機畫面。

而臨乎正躺在床上蜷縮成一顆球,雙眼緊閉,呼吸淺弱。

榭妖看到矮桌上的藥袋,瞬間明白--臨乎這是感冒了。

他熟門熟路地去倒了杯溫開水,又進浴室擰了條毛巾,幫臨乎擦去臉上的薄汗。

「……小妖?」

臨乎睜眼,燦金色的雙眸濕潤,有些茫然,不知道為什麼他出現在這。

「渴嗎?」榭妖扶著他起身,喝了點水,「你今天太反常,發了訊息也沒回,我擔心你,就過來了。」

「吃了藥,不礙事的。只是有點發燒而已,睡一會出點汗就好。」

「為什麼都感冒了,還堅持要坦王?」

臨乎躺回床上,唇瓣彎起弧度,低低地笑出聲。

「我若請假了,你怎麼辦?」

「百里可以坦王的,他的分身在其他團是主坦呢。」

「就憑他?」感冒中的紫髮少年輕哼了聲,若他有尾巴,此刻肯定囂張地搖來搖去。

「臨乎,我不想你勉強著身子幫我們……」

「不就是個小感冒而已,我吃了藥等藥效發作好了點才打本的,不勉強。」

「藥效過去後就挺屍了?」

「醫生說三餐飯後各一包藥嘛,七點吃的藥,我算著打完副本差不多……」

榭妖嘆了口氣,語氣中卻是不易察覺的笑意,「我沒想到……你也會感冒。平常你總是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怕的模樣,真沒想到你也有這麼像人的時候。」

臨乎眨了眨眼,把自己埋進榭妖的懷裡,狀似撒嬌。

「小妖,今天就留下來,別走了吧。」

榭妖輕撫他散開的長髮,「就算你要趕我走,我也不會棄你而去的。你好好睡吧。」

臨乎捧著榭妖的手輕咬一口,「你知道有個古老的方法,可以讓感冒快點好起來。」

「什麼方法?」

「傳染給別人就好了。」

「……」榭妖一時啞然,「那就……傳染給我吧,我希望你早點好起來,也想聽你有精神地指揮大家……」

臨乎笑出聲,「小妖,你不要總這麼容易被我坑啊,太死心蹋地,會被欺負的。」

臨乎的聲音像是融了糖的紫米湯,又甜又軟,雖然知道是感冒導致的因素,榭妖還是忍不住覺得這種時候的他,特別沒有防備、特別可愛。有這種想法的自己真是可恥……他在心中駁斥自己。

「反正從一開始就被你欺負慣了,不差這一次。」

榭妖不在乎地說道,低下頭,在臨乎的唇邊輕輕啄吻。他嘗到了臨乎身上的香氣和淡淡的藥味。

不知怎地,有些希望他好得慢一點。

《END》

點閱: 53

←同分類|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