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霜臨(02)

「師父,我有其他師兄師姐嗎?」

「有,不過都退坑了。」

「那你收個師弟師妹陪我玩好不好?」

「不好。」

夜曇傳了一個哭泣的表情符號過來,青燕險些將他丟進黑名單。這徒弟真是,纏人得很。

青燕沒告訴夜曇,其實在遇到他之前,自己就決定不再收徒。

※※※

青燕過去很喜歡指導燐劍,收了不少徒弟--就像夜曇說的,這個職業的可玩性很高,只要裝備夠好技術夠純熟,甚至連遠坦的工作都能扛起來。

但那些徒弟和他朋友一樣,總是玩不久。

也許他天生就是個朋友緣極淺的,玩到現在,除了幾個在統合副本上認識的燐劍以外,好友名單打開來,除了門派成員以外,竟沒幾個朋友。

所幸青燕和他幾個燐劍朋友之間有個群組,只要跟燐劍有關的事情,什麼都能聊。

有幾個讓他印象深刻的人,例如輾轉各大門派唯恐天下不亂的臨乎、總是在冰雪村掛網等人的寂夜、解個主線可以花三小時跟NPC合照的無雙……現在想想,還都是怪人。

夜曇就是臨乎介紹來的。

那天臨乎用群組貼了個房號,說要打南天聖地解個每日任務,青燕沒什麼事,加上臨乎捨得砸錢,裝備好得很,跟他打可以放心偷懶。

青燕一進去就後悔了--除了臨乎和榭妖以外,還有另一個沒見過的燐劍,才8星,甚至連主線都還沒跑完。

臨乎發了私聊過來。

「青燕,我在統合打雪獄時撿到這個小燐劍,和你同一個伺服器,玩得挺認真的,對燐劍有種神經病般的狂熱,有空幫我帶帶他好不?」

「不好,你都說他是神經病了,還不自己帶?」青燕冷笑。

「哎,我最近忙啊。」

「忙著在場外劍靈搧風點火吧你,破天拓荒醜聞那幾篇沸沸揚揚的,你怕不是在裡面也參了一腳。」

臨乎貼了張「好人一生平安」的表情符號,「既然你能理解我的苦衷,就再好不過了。」

「誰理解你的苦衷了?我說過啊,我不收徒弟的。」

青燕和他朋友曾經錄了幾支影片,發在討論區,有些新手慕名而來,他和朋友們依照職業將之收為徒弟。結果後來退坑的退坑、搞小圈圈的搞小圈圈,鬧得不太愉快,最後全都散了。

自那時起,他便不再收徒弟了。

「你技術這麼好,不收個徒弟繼承你的衣缽,不是很可惜嗎?」

「你技術比我還好,破天時期就在坦燭魔王,怎麼不自己帶?」

「要我帶他砸錢做真龍神?那還不簡單,但恐怕一個禮拜人家就跑了。」

明明人到齊了,青燕卻遲遲不按下準備。

小新手不知道他們之間私底下的風起雲湧,他隊伍頻打了句:「我星數太低進不去嗎?」

榭妖幫忙答道:「沒事,那位大神去廁所大WC一下。」

「請問什麼是大WC?」

「大WC是大號,小WC就是小號。大神之間有很多暗號,你要好好學喔。」

「好的!」

誰去廁所!這一對情侶怕不是早就準備好來黑他的!

走就走,反正出統合後大不了把這小新手拉黑,臨乎要是再來吵他,他就把臨乎也拉黑。

四個人進了南天聖地後,榭妖負責講解機制,青燕負責坦王,臨乎則負責坑新手。

「來,你站在這裡,對,出小怪的時候,青燕會把小怪拉成一直線,你就站在這個邊上,哪都別去,被炸到才能開起隱王,那裡面有很多稀有道具,只有第一次打的新手才可以觸發,我們能不能賺到這筆,就靠你了。」

臨乎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。

然後小新手就真的被炸上天了。

榭妖忍著笑指揮貓咪去對他CPR,小新手還一臉茫然。

「對不起,我失敗了嗎?為什麼沒有出隱王?現在出副本重進的話,還來得及再開一次嗎?」

「對啊對啊,你剛剛站歪了,嘖嘖,你要是跟外人打,這就上場外了……」

青燕忍不住插嘴:「他們騙你的,這裡沒有隱王。」

臨乎在等青燕插手--以他對青燕的了解,他這個護犢子的反應,差不多等於成了。

「青燕你怎麼拆穿我了啊。」

「他等等緊張到退坑了怎麼辦?」

臨乎嘻嘻笑,「既然你這麼捨不得他退坑,要不,把小夜曇收了當徒弟吧。」

不等青燕回應,臨乎打鐵趁熱,馬上又接了一句:「等什麼,快認師父吧。這位我跟你保證,不會像你上次那位師父一樣突然消失退坑的。」

夜曇身上還穿著洪門白衣,手拿白靈燐劍,一身的菜味,聽臨乎這麼一說,跑到青燕面前做了個行大禮的動作。

「師父好!」

青燕發現,這一對情侶不只坑新手,連他都坑。

他沉默半晌,才憋著腦羞,回了個燐族的安慰抱抱動作。

「這妖孽要是再坑你,儘管跟師父說,為師幫你砍了他。」

<待續>

點閱: 55

←同分類上一篇| |同分類下一篇→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