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白頭吟(番外06:電影)

#我想吃糖。

那是兩人才剛坦承情感、正在拿捏相處距離時的故事。

雖然尹妃和程聖已經知道對方的心意,但礙於身份因素,還無法正式以男女朋友互稱。朋友以上、戀人未滿的曖昧期是如此短暫,戀愛經驗少之又少的工作狂尹妃,自然也是小心翼翼地對待這段關係。

那天兩人約好下班後一起去看電影,尹妃和他分頭前往戲院,約定的時間一到,卻沒看到程聖的人。尹妃今天薄施淡妝、紮了馬尾,看起來就像剛大學畢業一樣。

她第三次拿出套票檢查上面的座位號碼,直到電影開演,她都沒有等到程聖,只等來一封道歉的訊息。尹妃自己進去看完了電影,一如網路上的佳評如潮,看完後她甚至眼角有些含淚。

在和程聖認識前,她也早就習慣一個人吃飯、一個人看電影、一個人做各種事。她沒有想像中的沮喪,甚至十分平靜。只是,有點失望而已。

她回到家洗完澡,看到手機上程聖的訊息和未接來電顯示,說不上是什麼情緒使然,她漠然地把手機關機,一邊用毛巾擦拭髮尾的水珠,一邊打開電視,轉到這陣子火紅的懸疑偵探影集,任由劇中的對白和劇情占滿思緒。

--沒有人是必需的。不管一個人兩個人,她都可以自己掌握步調,不會因為誰而失了分寸。

不然,作為一個成年人,這樣就太難堪了。

門鈴響起一次、兩次,尹妃都置若罔聞。

第五次響起時,她不想被鄰居投訴,踩著室內拖鞋走到門口,拉開內門門鍊。

果不其然,是程聖。

「很晚了,回去休息吧。」

「學姐,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妳想怎麼罵我都好,別不理我,好不好?」程聖沉著聲,誠懇地道歉。

「你不休息別人還要休息呢,都幾點了?」尹妃冷著臉。

「妳沒回我電話,我擔心妳,不知道妳到家了沒,所以過來看看。」

程聖言語中滿是對尹妃的在意和關心,然而尹妃並沒有被他打動。

「如果你不打算赴約的話,一開始就不要答應我。你還年輕,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嘗試,但我已經要奔三了,我和你之間差了……」

「尹妃,我只喜歡妳。在我眼中,妳是最重要的。」

沒料到程聖會直接表白心意,尹妃再想佯裝冷靜,臉頰還是不爭氣的紅了。

「少來這一套,你爽約是事實,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?怕你出意外、怕你隻身一人無法求援,結果呢,被系學會抓去錄影採訪……我瞬間覺得自己……是個笨蛋。」

「是我的錯,我沒有直接拒絕他們,對不起。我知道不管怎麼解釋都很多餘,但他們的影片檔毀損,必須趕在明天前重拍好,要是漏了我這一段,會影響學校未來對系學會的補助……」

看著程聖愧疚的模樣,尹妃也漸漸心軟了。

「笨蛋,再有下次,你就別再來找我了。」

「不會有下次的,我發誓。」

「你才幾歲,跟人發什麼誓。」

這孩子還很年輕、前途無量,尹妃曾在心中自問過許多次,就這樣占了他的青春好嗎?就這樣把他綁在身邊沒問題嗎?即使他心甘情願、被自己拐了,但她仍有些猶豫,自己真的是他最好的選擇嗎?

尹妃把門打開,「進來吧。你還沒吃飯吧?」

程聖一走近她,就把尹妃抱了個滿懷。程聖真的很像大型犬。坦率、無辜、又惹人憐愛。即使犯錯也令人無法狠下心責罵他。

尹妃用腳把門踢上,維持著這個姿勢,輕輕拍了拍他的頭--程聖不愧是體育系的孩子,發育甚好、體格健壯,比自己還高了半個頭不只。程聖彷彿食髓知味,埋在她的頸側蹭了蹭,討饒似的撒嬌著。

兩人討論過很多狀況,例如--在程聖畢業前,再親密也不能越線。尹妃不希望迎新餐敘那次的事情,從誤會變成現實,就算是兩情相悅,她也會主動與程聖保持距離。

程聖輕輕啄吻尹妃的頸側,如雪花般綿密的吻蔓延到耳下,尹妃發覺自己氣息有些不穩,連忙推開程聖。

「好了……先停停,我去幫你熱一下飯菜。」

尹妃晚上煮的是咖哩,只要心情不好,她就會下意識地煮一鍋咖哩,狠狠地吃上幾天。程聖放下背包,也屁顛屁顛地跟過去,幫她打下手--拿拿碗盤餐具之類的。尹妃嘖了一聲,從冰箱倒了杯冰茶給他,要他去坐著等就好。

「學姐,電影好看嗎?」

「嗯,好看,我跟你說,兇手是主角的爸爸。」

「哇啊啊啊學姐妳太過分了,哪有這樣劇透的!我還想自己去看啊!」程聖哀嚎道。

「騙你的。」尹妃淡淡道,嘴角卻隱隱上揚,心情好了許多。

「學姐還在生氣嗎?」

「電影很好看、你的道歉撒嬌也很有誠意,我有什麼好生氣的?」

尹妃是個直來直往的人,她對自己的喜好總是直言不諱。

程聖笑了笑,「那就好,我以為學姐還會繼續鑽牛角尖。」

「有你這樣的傻子三天兩頭往我這跑、又一個勁兒說喜歡我,再鑽下去彷彿我年紀比你還小似的,太丟人了。」

「我倒是很喜歡學姐鑽牛角尖的樣子呢。」

「說什麼話?」

「那讓我覺得,妳真的真的很喜歡我,不是嗎?」

尹妃把咖哩飯和味噌湯放下,捏了捏他的臉頰。

「……你這傢伙,臉皮厚到根本犀牛轉世吧。」

<END>

點閱: 31

←同分類上一篇| |同分類下一篇→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