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白頭吟(番外07:水底)

  #沒有考據只有腦洞

  #前提:兩人已經確認心意、但為避嫌還沒有正式交往

  –

  --深呼吸、再深呼吸。

  尹妃手搭上辦公室門扉手把,遲遲沒有推門入內,抱著公文的手些微顫抖,注視著門簾的雙眼微微失焦,她再三深呼吸,將情緒壓下去後才推門入內。

  她安靜地落座,看著被退回的公文,回想剛才長官的數落,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情緒又一湧而上。幸好同事們都埋頭做著自己的事,誰也沒有注意到她正處於崩潰邊緣。

  --關於下週的大型活動,原本敲好的開幕式經費,因為上面的一句話收回補助,必須全權自行吸收。

  必須趕緊聯絡各個單位應變,也必須跟夥伴們告知這件事才行,豈料她一拿起話筒,喉嚨卻乾澀得說不出話。她在電話接通前,鏘地一聲掛斷。她還沒整理好情緒,還不行。

  「尹妃,方便過來一下嗎?我想了解關於開幕式的進度。」

  組長的聲音從後方傳來,尹妃站起身,腳步虛浮,正要硬著頭皮邁開步伐時,辦公室的門被推開。

  時值10月,秋老虎帶來的炎熱氣溫,辦公室每天一到九點就會準時打開冷氣。外頭溫熱的氣溫灌入,程聖探頭入內,和尹妃對上眼,「學姐早啊,我今天下午沒課……」

  尹妃看到他的瞬間,眼淚撲漱漱地滾落臉頰。

  程聖話說到一半,被尹妃的眼淚震懾,眼見苗頭不對,改口道:「我剛剛在樓下遇到合協國中的陳主任,她說和尹妃學姐約了今天要拿資料,卻一直沒等到人……學姐準備下去了嗎?」

  真是不成熟的藉口啊,卻像及時雨一樣拯救了她。

  尹妃不著痕跡地擦去眼淚,回頭向組長報備:「抱歉,我拿資料下去給陳主任,一會兒就上來。」

  正好有一通電話撥進組長的分機,他抬頭以眼神同意她稍後匯報。程聖還開著門,向尹妃眨眨眼,溫和一笑。尹妃從桌上隨手抽了幾張資料和信封袋,來到辦公室外。

  「阿聖,謝謝你。」

  「沒什麼,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

  程聖進這個單位工讀以來,便很少看到尹妃落淚,尤其是在工作場合。她只要一切換到工作模式,可以說是六親不認。但相對的,下班後的生活她也切割得很明確,甚少讓情緒影響生活。

  尹妃吸了吸鼻子,啞著嗓,「認識你之後,我好像越來越愛哭了。」

  程聖調侃,「學姐這是怪我的意思囉?」

  尹妃理了理垂落的髮絲,搖頭,「是我變得脆弱了,不過還是謝謝你,我的情緒穩定多了。」

  「學姐,我帶妳去個地方吧。」

  尹妃開了個玩笑,語帶苦澀,「該不會真的有陳主任吧?」

  「說不定喔,嘛,反正到了妳就知道了。」程聖語帶保留,踏著輕盈步伐,和尹妃一起搭乘電梯向下至一樓。

  程聖今天穿著白色圓領T恤,上面印著彩虹色的心型圖案,外搭長袖襯衫。本來下午沒課,想要來工讀,補一下先前請假而欠下的時數,沒想到卻歪打正著,碰到正需要一個喘息空間的尹妃,勾起了他一絲心疼。

  兩人穿過操場和司令台,抵達的是游泳館。

  「泳池?」尹妃一臉困惑。

  程聖掏出一串鑰匙,上面是體育室的標籤,他笑著解釋,「我平常也在這工讀幫趙伯打掃泳池,今天恰好沒有班級排游泳課,我們進去吧,就當……我請妳監督我打掃吧。」

  「你不是說你家裡有山有海,不愁吃穿,怎麼還打這麼多份工?」

  「不工作就沒飯吃,我養父是這樣教導我的。」程聖推開大門,和尹妃一起拾階而上。泳池長五十公尺、寬二十五公尺,池內注滿清水,波光粼粼,倒映著灰藍色的秋日天空。幾片落葉從外飄入,在水上載浮載沉。

  程聖脫下布鞋和襪子,捲起褲管,將雙腿浸入池水。

  「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啊,就會像這樣,找個地方泡泡水。」

  尹妃啼笑皆非,身為學校職員,雖然知道這樣不對,但程聖輕鬆寫意的態度有種魔力,讓她打消了駁斥的念頭,偶爾利用一下職權之便、不影響他人無妨吧?

  她脫去平底鞋和襪子,在他身旁坐下,纖細的小腿浸入水中。

  池水溫度稍低,她打了個冷顫,接著回想起剛才在辦公室的場景和心情。她不自覺地傾訴起這一切,關於中央的要求、經費的短缺、臨時反悔的長官,以及自己越發脆弱的抗壓力。

  啪搭。

  「阿聖,好奇怪,我本來很平靜地在說話,但眼淚就自己掉下來了……」

  「學姐。」

  尹妃聞言抬頭,程聖伸手捉住她的手腕,四目相交的片刻,尹妃在他眼中看見了蔚藍大海和成群悠遊的鯨。

  接著一股力道將她往下一拽,嘩啦一聲水花四濺,兩人雙雙墜入池裡。

  尹妃雖然熱愛爬山,但對游泳卻一竅不通,她只能下意識閉氣,踢著腳亟欲浮上岸。這時程聖雙手捧住她的臉頰,湊上前覆上雙唇,以吻渡氣。

  時間彷彿在此刻暫停了。

  她看見程聖的短髮在水中飄揚,琥珀色雙眼微垂,整個人泛著一層水藍光芒,柔和了他的輪廓。尹妃的手不由自主地搭著他的肩,淚痕被池水抹去,許多複雜情緒也隨著泡泡向上飄昇。

  程聖的擁抱令她聯想到大海,無邊無際,澄澈如天,即使有再多的忿怒不甘,都可以被容納包覆,慢慢淡化。直到程聖肺部的空氣也即將用罄,兩人才一起浮上水面。

  破水而出的那一瞬間,尹妃睜眼,卻發現自己坐在岸邊,身上衣物乾燥,沒有任何落水的痕跡,水池面也平靜無波,落葉飄流晃蕩,連個波紋也沒有,只有她的雙頰淌著淚痕。

  程聖的手還握著尹妃,雙眼亦注視著她,體溫從接觸的肌膚傳過來,尹妃下意識抽手。兩人雖然互通情感,但因身份敏感,仍不宜有過多發展。至少,也要等到他畢業之後。

  「阿聖,剛才……」

  「學姐想什麼這麼入神,我喊了好幾聲都沒反應呢。」程聖遞過手帕給尹妃,眨了眨眼。「看到了和我一起掉進水中的畫面?啊,我是很想這麼做呢,但現在快要秋天了,學姐也沒有帶換洗衣物吧?那樣會很麻煩的。所以……就當作了個夢吧。」

  程聖大概又用了什麼無法以科學解釋的方法吧。尹妃擦掉眼淚,心情因為方才的幻象果真平復許多。

  「下次,我如果又遇到什麼事心情不好,可以再來麻煩你嗎?」

  「樂意至極,學姐太客氣了。」程聖笑得溫和燦爛。

  <END>

  當初想要排毒的一篇,從4/23開始寫了快半年XD

  108.11.17

  

點閱: 15

←同分類上一篇|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