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世|貳夜(07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#時間軸:交往後

  –

 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。

  夜裡下起了春雨,滴滴答答。滿夜睡得並不安穩,翻來覆去後,決定提早起床準備巧克力。

  自有記憶裡以來,滿夜只送過父親義理巧克力,而國中時同窗好友為了告白,曾經拜託她試吃巧克力連續一個禮拜,讓她從此對這個節日敬謝不敏。她想著以後要是有了喜歡的對象,絕對不要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。

  ……然而世事難料。

  滿夜和貳晃從高中認識到現在已經八年了,正式交往約六年半,現在同居中。要是沒認識他,待完成學業後,她不是去當鋼琴老師,就是繼承家業關東煮店--過著像這樣平凡又普通的生活。

  貳晃就像龍捲風一樣,完全打亂了她的生活秩序。而貳晃反倒老是嚷著滿夜才是介入他生命的人,明明一臉困擾卻又帶著狡黠和得意,時常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。

  滿夜隔水融化巧克力後,拿出模具,注入巧克力液體,等待冷卻凝固,再抹上特製的烏龍奶茶醬,灑上幾顆黑糖珍珠,頗符合時下流行的簡易手工巧克力就完成了。

  她一向大而化之,不太擅長這些細膩的作業,直接在網路上尋找食譜,一次到位。

  而現在才早上七點,距離和貳晃約定的時間,還有三小時。

  貳晃早期完全沒有私人聯絡方式,當時這份情感還懵懵懂懂的滿夜,可謂之吃足了苦頭。直到彼此確認心意後,貳晃才終於給了她專屬的聯絡管道。

  然而基於貳晃的工作因素--他號稱在訊號範圍外--打電話當然是不可能的,而滿夜傳文字訊息過去時,他也經常要隔個兩三天才會已讀回覆。

  高中同學酪梨就經常吐槽她:「這種人妳也能交往六年?妳確定他沒有劈腿?」

  滿夜猶豫了一天,終於鼓起勇氣傳訊息跟他問起這件事。

  沒想到,貳晃當日夜裡就趕來敲她的窗了。

  「……你又不是小偷,為什麼要從這個地方進來?」滿夜驚訝地幫他開窗。

  貳晃似笑非笑,「從大門進來,好讓伯父知道我私會他女兒?」

  而關於劈腿這個話題,貳晃是這樣回覆的:「說實話,我這個人不喜歡有所牽掛,既然認定了,直到死為止,這份牽掛這輩子都是唯一且專屬於妳的。」

  滿夜的眼眶瞬間就紅了,貳晃笑著哄她,「偶爾吃這種飛醋挺可愛的,妳看我拋下工作趕夜車過來,足夠證明我的誠意了吧?」

  貳晃不是個能給人安全感的完美對象,但他確實不敷衍。自從兩人交往後,每逢生日或節日,他都一定會提前空下來給滿夜。她雖然對他的工作一知半解,但這份心意她很滿足。

  滿夜思緒拉回現實,寫好卡片後,使用音符包裝紙把巧克力和卡片封入其中。

  到了約定的時間,貳晃果然準時在門口出現,風塵僕僕,穿著黑色外套和套頭毛衣,一手拎著購物袋,臉上笑容爽朗如昔,但卻有些不對勁。

  「你發燒了。」滿夜看著體溫計上的38點5度,面色凝重,「我還以為你不會生病。」

  貳晃一邊咳嗽,「哪有,我那個不是每隔一定週期就會來一次嗎?」

  「不要把渡忌講得像生理期一樣。」滿夜脫下他的外套,把他推入房間,「去換睡衣,給我躺下來好好休息。你吃過飯了嗎?我幫你熱點粥?」

  貳晃套上睡衣,乖乖躺進被窩,捉住滿夜的手,「我想吃巧克力。」

  「……你今年剛滿三歲嗎?咳嗽吃巧克力會生痰的。」不得不說,還真的有點可愛。滿夜抿唇,「雖然有成藥,但不知道有沒有效……我可以聯絡那位壹煌還是管理者嗎?」

  「今天是白色情人節,小夜子妳……咳……要約別人來家裡?」貳晃一臉委屈,「難得我提前把工作處理完,趕著過來……妳太不解情趣了。」

  滿夜被貳晃這番話弄得有些哭笑不得,「難不成要像少女漫畫一樣,發現你體溫降不下來,又一直說冷,只好把衣服脫掉抱著你幫你取暖嗎?」

  「反正死不了。」貳晃澀澀地笑了笑,「要不是怕傳染給妳,真想親妳……」

  滿夜聞言,心中一緊,低頭在他唇上飛快一啄。

  「好了,我去煮點粥過來,你乖乖躺著吧。」滿夜微笑地低聲說道,「不管是什麼形式,你能來……我已經很高興了。」

  貳晃揉了揉她的頭,臉上有些不捨,但還是鬆手讓她離開。

  滿夜煮了簡單的清粥,又拿了維他命C錠,盯著他把粥和藥錠和水吃下。

  「真懷念,之前我也照顧過感冒的妳呢。」

  「那時候你說我是病人,想做什麼都可以、還餵我吃了pocky,我當時懷疑是不是我腦子燒壞了,不然你怎麼可能會這樣撩我?……啊。」滿夜坐在貳晃床畔,一臉恍然大悟,「該不會,你那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吧?」

  「誰喜歡妳啦?」貳晃邊笑邊咳,「我當時覺得逗逗妳很有趣,反正過不了幾個月就會忘了我。沒想到妳卻窮追不捨,擔心妳衝過頭跌倒發生意外,我只好勉為其難接住妳了。」

  滿夜對這個貳晃式的回答早就習以為常,從口袋掏出早上包裝好的盒子,拆開包裝後拿出一顆巧克力。

  「哪,看你這麼乖的份上……只能吃一顆噢。剩下的等你感冒好了再吃。」

  貳晃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,他傾身就著滿夜的手吃掉巧克力,還舔去她指尖上的粉末。

  「烏龍奶茶口味的巧克力,不愧是小夜子,深知我的喜好。」

  「……好吃嗎?」

  「妳沒試吃?」

  滿夜聳聳肩,「反正不管好不好吃,你都會吃光不是嗎?」

  貳晃握住她的下巴,四唇相貼,將嘴裡殘留的巧克力渡了過去。以往在電視劇或漫畫中看到這種黏答答的熱吻,滿夜只感到尷尬,沒想到自己親身體驗,這滋味卻意外地好。

  好到讓她覺得就算被傳染感冒了也很值得。

  貳晃狡黠一笑,「這樣妳也嚐到了。」

  滿夜臉紅地幫他把被子摁好,「好啦,巧克力也吃了,乖乖休息,我會陪在你--哇啊!」

  滿夜話還沒說完,就被貳晃攔腰勾上床榻,被他鎖在懷裡。

  「……嗯,這樣剛好。」

  「要是我被你傳染感冒怎麼辦?」

  「換我照顧妳唄。」貳晃打了個哈欠,「我那老大和人換班了,現任代理老大強調勞逸結合,准假很爽快……病假、事假、婚假或陪產假……我想想還有什麼能請……」

  貳晃說著說著就睡著了,而滿夜從他話語中捕捉到了幾個關鍵字,腦海胡思亂想了一陣,慢慢不敵睡意,在他懷中墜入夢鄉。

  窗外又下起了滴滴答答的小雨,春意正濃。

  

  <END>

  109.03.14

  

  

點閱: 25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