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033 變質

#伍簧 #柒謊

  伍簧和柒謊之間的床伴關係,最後還是被紋零查覺了。

  那天伍簧剛結束任務,明明他的名牌還在,找遍了宿舍就是沒看到柒謊。

  她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  「那個……柒謊呢?」伍簧在走廊上攔住壹煌,試著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些。

  壹煌手裡端著泡麵,淡淡道:「老大昨天就把他叫走了。」

  伍簧道了聲謝,邁開步子走向滌鏡所。一路上沒有任何阻攔,畢竟這裡是神的居所,能被允許出入的擷憶使,都是被神視為親信的部下。

  她敲了敲門,沒等到允許便推門而入,心中的焦急不言而喻。

  紋零坐在靠窗的椅子上,柒謊站在他對面,兩人同時朝伍簧投來目光。紋零是責備的眼神,柒謊就比較值得玩味些了,帶著些許疑惑、試探和愉快。

  紋零皺眉:「伍簧,妳唐突了。」

  伍簧直接下跪,「這件事錯在我身上。」

  「待我審完柒謊,自然會傳妳入內。」

  「BOSS,既然小伍都來了,不如就當面對質吧。」柒謊從容道。

  紋零嘆了口氣,面向柒謊,「我下令不准干涉外人,於是你就對同僚下手了?」

  「是的,我利用她的種族天性,以此要脅她不准說出去。」

  紋零瞥向伍簧,「這事,妳怎麼說?」

  伍簧硬著頭皮回答,「老大,您知道我的體質,是角獸和鷂族所誕,若不按時服藥,便會引發求歡的本能。那時我的藥吃完了,而柒謊正好在我身邊,我就……直接逼他就範,一切都是我起的開頭。」

  「BOSS,你別聽她的,她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子,我若不願意,哪有乖乖就範的道理?」柒謊瞇起眼,笑出聲,「再者,妳沒懷疑過,那天妳的藥不翼而飛,我怎麼就這麼剛好出現妳身邊?」

  是啊,伍簧清醒後不是沒想過,自己向來藥罐不離身,每天都會確認藥量,怎會如此湊巧,在和他搭檔辦理慶生會的那天,藥丸全數不見?

  她早就知道,這是他設下的圈套,而她卻一步步往他走去。

  紋零捏了捏額間,「柒謊,我給你這個名字,是要你引以為戒。」

  「我知道,是我辜負了您的期許。」

  紋零拿出翎筆,在紙箋上寫下幾行文字,扔向柒謊。

  「下去領罰吧。」

  「……是。」柒謊垂首,恭敬地接過紙箋。

  伍簧顧不得禮節,再度發言:「要罰的話,請連我一起罰。」

  紋零微乎其微地笑了,「你們維護彼此的模樣,我看著也有些乏了。我當時為求穩定而訂下諸多規則,反倒讓你們鑽起空來……我會再想想怎麼調整這些規律。至於這件事,確實是柒謊的錯,我只打算罰他一人。」

  「老大……」

  「好了,都下去吧。」

  伍簧和柒謊退出紋零書房後,伍簧捉住他的衣袖。

  「你為什麼要在老大面前說謊?」

  「小伍,妳是裝傻還是真傻呢?」柒謊笑得有些自嘲,「床伴這事,不過圖個你情我願。如今東窗事發,能摘出一個是一個,我自己甘願領罰,妳怎麼倒把自己也搭進來了?」

  「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還是說,妳喜歡上我了?」柒謊眨了眨眼。

  喜歡?才不可能呢。大家都在傳,柒謊有喜歡的對象,每次出任務都會故意繞去看她。伍簧才不會喜歡上這種身心不一的人。

  「床伴這事我也是同意的,不該只有你受罰。」

  「小伍,若妳不喜歡我,就別管我的事。」柒謊勾起她的髮絲,在唇上一啄,「不要讓我們的關係變質,否則,妳會後悔的。」

  

  <END>

  109.03.28

點閱: 1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