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|關心則亂(05)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#開起車來一發不可收拾

  –

  結果她還是睡了華旭。

  這算一償宿願嗎?觀欣躺在床上思考這個問題。她其實很早就醒了,然而不知道怎麼面對華旭,只好躺在他懷裡假寐。

  躺在身後的人有了動靜,觀欣趕緊閉上眼。華旭吻了吻她的肩膀,拉好棉被阻絕寒氣,下床靜靜離開房間。

  沒有早安吻、沒有毛手毛腳、沒有睡夢中Play……觀欣看多了言情小說,酒後亂性隔天該有的互動,華旭一項也沒有做。

  這算什麼?

  觀欣滿腦子開車,但想起昨晚她一提及丹堤,華旭便冷嘲熱諷的態度轉變,說不定他還沒氣消,心裡便有些發慌。

  ……慌?

  打從當年她把華旭讓出去後,就掐死心中的妄念了。如今華旭以血肉之姿歸來,只為她效勞,那抹妄念又有死灰復燃的跡象,甚至患得患失。

  再怎麼不想面對現實,肚子還是不爭氣地叫了。

  她掀開棉被才發現自己穿著浴袍,身體乾爽,還飄著沐浴乳的香氣。昨晚折騰到半夜,渾身黏膩,她又累得失去意識,怎麼可能自己爬起來洗澡?

  難不成……是華旭?

  觀欣腦袋一片混亂,無法想像自己被人服務洗澡的畫面,而且還是秘書華旭……她起身時雙腳一軟,險些用臉親吻地板。

  剛進房的華旭看見這一幕,連忙接住她,讓她坐好。

  「妳的身體……再休息一下會比較好。」

  觀欣推開他,一臉窘迫,「別碰我。」

  生米都煮成熟飯了,現在才想起來要維持高冷嬌羞人設?她恨透了這樣的自己,一面對華旭,她就怎麼也坦率不起來。

  華旭只是頓了頓,看著自己的掌心,縮回了手,眸底閃過一絲受傷,但隨即稍縱即逝。

  他淡淡微笑:「妳站得起來嗎?」

  「當然--」觀欣撐著床墊,沒想到不僅雙腿無力,下身痠麻,腰部以下更是被卡車輾過痠痛不已。整具身體彷彿都不是自己的。

  昨晚的他根本禽獸不如!

  觀欣的反應嚇到了華旭,他彎下身,一臉擔心:「哪邊疼?」

  「一點都不痛。」觀欣睜眼說瞎話,冷淡問道,「是你抱我去洗澡的?」

  華旭恍然大悟,他以為她發生了什麼狀況,原來是在意洗澡這件事。

  「完事後沒有馬上清理的話,容易感染。昨天我看妳睡得沉,沒問過妳就直接處理了。妳介意的話,下次我會先叫醒妳。」

  他哪看來這些知識的?聲音裡還滿是心疼。彷彿,他真的將她視若掌上明珠。

  這個想法讓她愣了愣。

  是了。在以前還在空結網站交流創作的時代,她飾演著華旭,去疼愛其他女孩子。華旭在和戀人歡愛後的隔天,無論是否要上班,向來都是如此體貼入微的;身為秘書的他,甚至還向觀欣請過幾次假。觀欣怎麼會忘呢?如今現下他每個動作、每道表情、每句關心,都曾經出現在她與丹堤的對話視窗當中。

  「你不是還在生氣嗎?」她沒頭沒腦地丟出這句話。

  華旭還在遲疑要不要幫她上藥,沒反應過來,「在生氣的不是妳嗎?」

  「我?」觀欣覺得自己委屈了,控訴道:「昨晚要不是你生氣,會忘了控制力道……害得我今天下不了床?我提到丹堤是我的錯,我也知道……是我害得你逼自己去愛丹堤……你要恨我、拿我的身體發洩也是理所當然……」

  她說到眼眶泛紅,聲音顫抖。這樣直面自己的私心和過錯,這還是頭一遭。

  「我以為昨晚我們都說開了。」華旭嘆氣,「妳說妳喜歡我,想獨佔我,我都聽見了。我要的,自始至終,都只是--不要再被妳當作棄子而已。」

  「所以你沒生氣?」

  「一開始是有的,但後來看妳哭成那樣……」華旭輕咳起來,眼神飄移,「就做得過火了些,是我的錯,往後不會再這樣了。我不會再做妳討厭的事。」

  觀欣還是覺得不太現實,大年初一,她和華旭……從秘書與畫師的身份,關係有了進展。想到昨晚是她點燃的火苗,就又覺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她想再確認一件事。

  觀欣深呼吸,撲進他的懷裡。華旭吃了一驚趕緊接住她,怕她撞傷。

  「華旭,我下面……」最後兩個字隨著她的唇瓣,印在他的白襯衫上,她的雙頰紅得像煮熟蝦子。「你要替我負責。」

  華旭伸手順著她的浴袍下探,果然摸到一片濕滑黏膩。這才幾點鐘,早餐都還沒吃,他甚至什麼都沒有做,只是站著和她對話,她就濕了?

  看來是食髓知味了啊。

  「怎麼負責?」華旭磨擦著指尖,拉開一條透明的銀絲,「幫妳擦乾?」

  觀欣忿忿地重捶他的胸膛,「你一個身經百戰閱人無數的情場老手,對昨天初經人事的小白兔說這話,不覺得有罪惡感嗎?」

  「我?情場老手?而妳……小白兔?」華旭啼笑皆非,知道她一焦慮就會語無倫次,甚至是故意顛倒是非來掩飾,「不然,我說什麼,妳跟著說什麼,如何?」

  「……好。」

  她是想讓他主導一次沒錯,想看華旭情難自禁索要她的畫面。

  「『華旭』。」

  「華旭。」觀欣跟著喊道,聲音甜甜的。如今關係變化,也連帶影響稱呼之間注入的情感。

  華旭垂眼,琥珀色的眸子浮現一絲得逞。他予人的第一印象總是斯文優雅的,但只有觀欣清楚,在他的楚楚衣冠下,包裹著怎樣的一顆壞心。

  「『幹我』。」

  「幹……」觀欣被這粗俗的用字震撼,沒能說出口,瞪大雙眸,「你說什麼?」

  「妳沒聽錯,我想聽妳說,要我幹妳。」

  華旭用手示意,指尖還停留在她的花穴口,微微陷入縫隙。這件浴袍幾乎沒有遮蔽作用,一掀開,便可以看見濡濕的花叢。他抬起她的下巴,四唇相貼、唇舌交纏,手指將蜜液擦在她的陰唇上,按壓花蒂繞圈,一陣電流般的刺激竄上觀欣脊椎,她敏感的身體很快就去了一次,花穴氾濫成災。

  華旭輕柔地追問道:「那個想見到的人的帖子下面,妳為什麼寫下華旭?只見我一面就能滿足了嗎?難道不是在見到我之後,有什麼想做的事嗎?我只是幫妳把願望說出來而已。」

  沒想到自己赤裸裸的內心想法被攤開在面前,觀欣啞口無言。華旭身為創作秘書,又是透過空結而具象化的存在,自然能夠讀取她寫在空結上的心情和設定,進而對她瞭如指掌。

  是了,她對華旭的一切妄想和思念,其實他都清楚得很,但他卻不以為然。

  她因為當年的事,向自己和他下了禁令。恐懼愛人,也恐懼被愛。她以為自己沒有資格貪戀這一切,其實只是在逃避面對自己真實的想法。

  --直到除夕夜,在酒精的催化下,她說出口為止。

  「因為……」觀欣剛高潮過的身體十分敏感,渾身發軟癱在他的懷裡。華旭掀開浴袍,握住飽滿的豐乳,揉壓乳尖。她在他的強烈暗示下,慢慢道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「我想要你……」

  華旭的指尖滑入緊緻濕滑的甬道,甚至不需要多做擴充,便可以伸入第二指。怕帶給她身體過多負荷,他克制了抽送的速度,誘哄她把話說完。

  「想要我如何?」

  「我想要你,完全屬於我。」

  「我一直都是妳的,小觀。」華旭笑了,眉目清朗,在她紫紅交錯的肌膚上,重複落下愛痕,「我的身、心、靈……都是妳的。」

  觀欣不知道是身體的快感太過刺激,還是華旭的告白過於甜蜜,她腦袋炸開一片煙火。華旭的白衣黑褲還好好穿在身上,她卻已經是一片狼狽泥濘。

  不管了。

  觀欣攀住他的肩膀,抬起腿跨坐在他腿上,西裝褲被她的濕印染深。

  「華旭,就算我把你弄髒也無所謂嗎?」

  「嗯……」華旭喘了口氣,啞著嗓,「不管要我染上白色、還是黑色,全隨妳喜好。」

  觀欣含住他的手指,舔舐吸吮,一手解開他的褲頭,頭髮滑落遮擋住視線時,華旭便替她撩起攏在耳後,讓她可以專心拉下褲子。

  「那麼,華旭--」

  觀欣吻住他的灼熱前端,舌尖輕舔,聽見華旭悶哼一聲,有些發顫,十指一按,將他推倒在床上。

  「輪到你了,說出你的願望吧。」

  華旭笑意加深,他知道她的女孩開竅了。那名當年在空結網站上,加入創作戰爭,執起紅陣大旗的玖關--那正是他所眷戀的、臉上帶著張揚笑容的觀欣全盛之姿。

  她回來了。

  不再隱忍情緒、不再壓抑慾望,想哭就哭、想笑就笑、想愛便愛。

  「我想要妳愛我啊,我親愛的、親愛的……觀欣。」

  一切不過,關心則亂而已。

  

  <END>

  109.05.27

  我覺得可以完結了(風中凌亂)

點閱: 13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