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並肩(R)

  #R18 

  –

  好漲。

  即使瑟那做足了前戲,梔苓也已經充分濕潤,仍然難以容納他的碩大。瑟那扣住她的腰,一寸寸推進到最深處。

  她蹙眉,「你……別一下子進來,太大了……」

  「忍一下,我慢慢動……」瑟那親吻她的眉心,難得地微笑,「放鬆一點,妳上次做是什麼時候?」

  即使她有過性經驗,但這畢竟是和瑟那的第一次,怎麼可能放鬆?梔苓扭動腰部,試著讓自己抽離些,瑟那可不配合,馬上挺進填滿。

  她埋怨地瞪了他一眼,「……半年前,和前男友。」

  那次她因為工作勞累興致缺缺,只記得不怎麼盡興。

  「這半年間想要了怎麼辦?」

  「……用手解決。」梔苓咬了咬唇,悶著聲反問:「你的上一次呢?」

  「我?」瑟那笑了笑,邊往梔苓耳邊吹氣,一陣酥麻感沿著耳朵爬上她的腦門。他在耳畔低語:「我是第一次。」

  梔苓覺得不可思議,瑟那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守身如玉?剛才的前戲也不像出自初學者之手!

  瑟那看出了她眼中的難以置信,淡淡道:「為了讓妳舒服點,我做了一些功課。」

  肯定不只一些,他看起來太從容了,像是身經百戰。

  「那以次數來說,我是你的前輩了?」梔苓挑眉。

  「我重質不重量。」瑟那表情平靜無波,隱晦的黃腔讓梔苓下身又是一陣收縮,他壓抑地喘了幾口氣,知道她漸漸習慣自己的存在,便加快了速度和衝撞力道,「我看了不少資料,對某些理論和姿勢很感興趣,想和妳一起驗證……」

  梔苓的理智險些被他撞散,攀住他的背,主動納進他的性器吞吐,感受他肌肉線條和體溫。瑟那無意間擦過梔苓體內的軟肉,她深吸一口氣,險些沒忍住破碎嬌喘。

  瑟那留意到她的反應,稍稍換了角度,時輕時重地磨蹭那處。

  梔苓承受著這波歡愉,聲音嬌軟,「你這麼好學,怎麼會等到現在才想驗證?」

  「因為以前沒遇到……對的人。」瑟那抬眼,一滴汗水從髮梢墜落,劃過眼睫。

  梔苓和他對視的瞬間,腦袋一片空白,下身還絞著他的熾熱,一陣緊縮,夾帶著泣音的喘息,洩出一股溫熱體液,她竟然先到了。

  瑟那禁不住這陣熱液沖刷,放棄忍耐,挺身急促衝刺,拍擊聲不間斷,快感堆高,背脊一麻,在低喘中衝上高峰。

  激情過後,他抱著梔苓,按摩她的腰部和背脊,用備好的乾淨毛巾清理、掏淨身體的黏膩。梔苓平時有健身習慣,體力不差,現下趴著不動只是想看他如何服務而已。

  沒想到瑟那的服務很徹底,像是受過專業訓練,手法溫柔細膩,她無法再看下去,索性閉眼。偏偏這一閉眼,瑟那指節在體內進出的感受越加清晰,反倒越揉越濕。

  「待會不是還要再試其他姿勢?……別擦了。」梔苓自然地脫口而出,按住他的手。

  他們沒有刻意避孕,依照瑟那的說法,他目前的體質即使想要,也無法讓人懷孕。

  瑟那反握住她的手,輕輕啄吻掌心,聲音有些沙啞,「前輩,妳覺得剛才如何?」

  「唔……以第一次來說,持久力很不錯了……」梔苓抬高他的下巴,挽過自己的長髮,側頭在他的頸項上吸吮,留下粉色吻痕,「念在你是初學者,給你個獎勵。」

  瑟那笑了,很滿意這個獎勵。

  夜晚很長。

  那晚他們又試了幾次,好勝的梔苓低估了他的續航力和悟性,亦高估了自己的耐性和體能。自第二次開始,每個姿勢都被他折騰得去了好幾次,汗水淋漓,而瑟那才堪堪釋放,狡黠笑容中帶著飽餐一頓的饜足。

  這大概是和他重逢以來,見他笑最多次的一天。

  瑟那從容地倒水給她,兩人共用一個杯子補充水分,休息後又再度大戰。

  天剛亮,床單濕得一蹋糊塗,梔苓的嗓子也哭啞了,幸好她買屋的時候,選了隔音良好的透天獨棟。一番清理過後,瑟那換了一套乾爽的床被,把她攬在懷裡,親暱地吻遍每一寸白裡透紅的肌膚。

  瑟那知道梔苓手腕上和大腿內側,佈有淺淡的傷疤,有的細如刀割,有的彎如指甲印。他看過這樣的傷口,是承受情緒和壓力到極限,沒有辦法尋求他人協助,只好傷害自己轉移注意力。

  「很醜吧?」梔苓泰然地問。

  他沒出聲亦沒詢問,而是逐一吻上,吻到她手腕內部的疤痕時,他啞著聲:「我覺得很美,那是妳凝視深淵、向陽而生的證據。以後受不了的時候就咬我,不只現在,任何時候都可以……不要再一個人忍著。」

  梔苓有點想哭。

  如今他們的關係,談愛太虛偽,談喜歡又太輕浮。

  他們曾經在錯的時間相遇又分開,她沒有繼續一廂情願地等待,而他也沒有回首搖尾乞憐;兩人在各自選擇的道路上,負荊前行,在岔路上相遇,理解彼此後並肩同歸。

  她褪去了尖銳傷人的外殼,而他則卸下身不由己的心防壁壘。

  彼此終於得以裸裎相見。

<END>

109.05.26

點閱: 51

←同分類上一篇|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