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070 3200天

#百琥魄 #黑雛月

#復健

  –

  夏夜涼爽,雛月坐在後院裡的鞦韆上,雙膝靠胸,隨著輕緩的擺盪節奏哼著不成調的曲兒。

  魄一手端著切好的紅壤西瓜,水晶盤下鋪墊著冰塊,既能保鮮又能消暑;另一手端著兩罐氣泡酒和櫻花酒杯,罐身一紫一粉,是他們熟悉的荔枝和白桃口味。

  魄在茶几上擱下托盤,撩起雛月的髮絲勾至耳後,輕聲問,「好點了嗎?」

  雛月睜開眼,神情有些呆滯,她拍拍自己的臉頰:「……還行。」

  魄把開瓶後的白桃氣泡酒倒入酒杯裡,再加入冰塊和切成球狀的西瓜,攪拌後遞給雛月。鮮紅果粒在輕淺酒液中沉澱下來,氣泡上湧,她嚐了一口,清爽酸甜。

  雛月拿著叉子攪弄西瓜,淡淡道:「最近思緒斷斷續續的,和當年你瞞著我去找恢求助時很像,也不是說完全接不上電波啦……就是覺得被什麼給堵住了,悶悶的很不自在。」

  「沒什麼想法,覺得現在這樣也好,但要寫也是寫得出東西來……嗯……你就當我過太爽無病呻吟吧,說什麼勞逸結合、不要衝過頭,大約就是發懶給自己找藉口罷了。」

  「我有什麼煩心的事其實你也都知道,就是……不太想動腦思考複雜的事,工作也好啊故事也好啊,然後又有髒東西混進來污了我的眼……大概是這樣吧,有點累了,不想動了,眼睛也懶得睜開了,像這樣待在你身邊發呆喝酒睡覺就很好。」

  魄捏了捏她的臉頰,「別勉強自己,什麼都不做也沒關係。」

  「但是明天就是結婚滿3200天了,不做點什麼紀念一下……」雛月咬著冰塊,喀啦喀啦作響,「感覺過意不去。」

  「不用特別做什麼,有妳在的每一天都很值得紀念呀。」

  「出現了,土味情話。」雛月笑了笑,托著頰認真看著魄,「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啊,魄。我這樣子你會不會聽膩?」

  「妳說得還沒我多呢。不過,跟三年前相比,妳現在的狀態穩定得多了,我覺得很高興。」

  魄啜飲一口調酒,微風揚起他紮髮的緞帶,雛月忍不住伸手解開緞帶,看他一頭滑順紫髮披散在肩上,指尖順著髮絲往下掠過背脊,隔著輕薄的襯衫感受底下肌膚的溫度。

  「嚮兒想用這種……方式來紀念嗎?」魄的紫眸裡漾著調侃。

  雛月放下杯子,身體湊上前去,蜻蜓點水地一吻落在他唇上,作為答覆,這個吻混合了荔枝和白桃的香氣。她一退開,便被魄按住肩膀。

  他垂眼,嗓音低柔,帶著些許霸道,「只有這樣是不夠的喔。」

  魄語畢,傾身加深這個吻。兩人分開後,雛月原先稍嫌沒有血氣的臉色也紅潤了許多。

  雛月像隻無尾熊一樣抱住魄,埋在他的胸口,什麼話也沒說,就這樣靜靜抱著。魄輕輕撫著她的短髮,哼起了溫柔輕快的歌,是剛剛雛月哼的曲兒,他接下去唱。

  那是一首沒有名字的歌,有點寂寞,但是溫暖的歌,漸漸填補些許雛月這陣子的疲憊。

  也許還需要一段時間,但無妨,她知道,魄會接住她的,一如這十年走來的每一個低潮期。

  

  109.07.30

  

點閱: 5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