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077 寂意|長生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紅意 #寂令

  –

  床上的兩人肢體交纏、正在極致歡愉邊緣。

  「疼嗎?」紅意眼角含淚,低聲問道。

  寂令愣了愣,挺腰在窄道內一撞,囓咬她的唇瓣,嗓音低沉魅惑,「這話應該是問妳才對。」

  紅意嬌喘出聲,陰道緊緊包裹住他的碩大,在他挺進衝刺的過程,捲出潮濕蜜液。兩人在床事上雖然契合,但寂令對她並不溫柔,可以說是以弄痛她為樂,他特別喜歡看她哭。

  紅意很在意他戰死時是孤身一人。

  寂令出行前甚至沒有跟她道別,一如既往的徹夜歡愛,醒來後讓她面對空無一人的房間,直到寞令帶來他的死訊,並解除紅意身上的枷鎖咒令時,她才知道自己又被拋下了。

  「紅意,我的命格凶險,本來就活不長。歷任雙王只有一人會獨活到最後,妳沒發現?」寂令低聲笑道,「那是注定好的結局,我為了寧靜海而戰,守護邊境直到戰死為止。」

  角獸一族傳位雙王的用意就是如此,其中一人戰死之際,另一人必須誕下血統純正的子嗣,傳承血脈--寂令如此補充。

  所以他不需要婚配、不需要伴侶、不需要傳宗接代。他的生存意義,只是為了殺戮,僅此而已。他不願耽誤任何族人的未來,如有需要,族內也有自願者可供紓解慾望。

  然而紅意卻在這個時候撞了上來,和他一拍即合。

  「我是棄子,就和妳一樣。」寂令輕吻她的唇,難得笑得坦然。

  這笑讓紅意心中又酸又澀。

  紅意指正他,埋怨道:「你這樣說不對,寞令沒有拋下你呀。」

  「但我注定是要死去的那一個。」

  紅意分不清自己是因為心疼他、還是因為他帶來過多的快感而落淚。

  永夜的冥府等不到天亮,紅意因為身體的疲倦昏沉睡去之際,寂令將下巴擱在她的肩上,輕聲問:「冥王他給我三個選擇,妳覺得哪個好?」

  紅意撿回了意識,收緊懷抱,「不要離開我的都好。」

  「妳越來越貪心了,紅意。」寂令斥責道。

  「過獎了。」

  「我很好奇妳為什麼執著於我,就因為我無意間救了小時候的妳?萬一那不是我,其實是寞令,妳真心錯付了怎麼辦?」

  寂令對她從不言愛、不示好,但紅意知道他是有心的,他會在雙王大婚那晚特意過來陪她,在她生理期時帶熱飲給她、幫她捂暖腹部。

  即使他喜歡弄痛她、看她在身下嗚咽哭著,但她知道這是他在乎的表現。

  「真心只要能得到回應,就不算錯付。」

  這段扭曲關係,彼此同時是施虐者和受虐者,並沒有誰特別占上風。

  寂令清楚自身的命運,本就不願與人牽扯,是紅意執意拉著他墜入紅塵裡。

  這一抹紅,落在他這畝荒田上,竟也開出了別致的花來。

  「妳是人類,不論我怎麼選擇,總有一天妳會先一步離開我。」

  紅意抬頭,小心翼翼詢問,「你捨不得了?」

  寂令看到她眼底的害怕,吻了吻她的眼睫。

  「妳這頑劣性子,我其實厭倦無比,我就是怕妳跟過來,才不願告訴妳真相。」

  紅意呼吸一窒,緊緊扣住自己的掌心。

  「然而放眼望去,這俗世間,怕也只有我受得了妳,為避免放妳出去禍害眾生,我只好將妳留在我身邊了。」寂令攤開她的掌心,長指和她十指交扣,一抹紅蔓生在彼此的無名指上,形成銀紅色對戒。「從今以後,妳的靈魂將與我長伴,我生妳亦活,我死妳亦亡,不得反悔。」

  紅意哭了,這次哭得比她掉落山崖、被寂令踩住斷骨痛得聲嘶力竭還要慘。

  寂令突然有點後悔自己說得太明白。

  隔日,他向冥王給了答覆,做出第四個選擇。

  ※

  紅意做了一個夢。

  夢中的她孤身一人走在彼岸花海中,日月無輝。回去的路又長又遠,容易迷失方向,她深怕走得慢了,就會被寂令拋下,走著走著便哭了起來。

  突然一道巨大影子壟罩住紅意,那是隻額上長角、身披硬鱗的奇獸金狼,將她刁起放在背上,載著她漫步在廣闊花海中。

  紅意捉住他背上的毛穩住自己,那毛又長又硬,握在她手中卻軟綿如絲、溫暖如陽,泛著金色的光芒,甚是不可思議。

  「寂令?」

  巨狼輕哼了一聲,載著她往前走,每次踏步便揚起花瓣飛舞,像極了步履生花。

  紅意趴在他的頭上,迎著風輕輕說道:「當我知道族人選擇哥哥、拋棄我時,我就想著一定要自己掌握命運的方向舵,我不要再被動地被人擺布。為此我逃離族人,拜了師,學習如何易容和下毒,只為了在合適的時機,能夠一親芳澤,成功的話,就是死也無憾了……」

  所謂的一親芳澤,就是下藥迷昏她一見鍾情的寂令,然後強上他。

  嘴巴上說著死而無憾,但當她墜落山崖,看見寂令眼中的鄙棄、伸手救援別人時,心中還是疼得難受,甚是不甘心。

  被寂令撿回去當禁臠時,她曾想過,也許當天直接摔死還比較幸運。至少不用被心上人當成玩物、日夜忍受他的報復。

  而再後來,和寂令相處的日子一久,這段關係慢慢改善,答案已經不言而喻。

  「寂令,我喜歡你。」

  紅意知道自己欠他一個道歉,但她不會說,而寂令也不會接受。

  比起虛與委蛇的道歉和原諒,他們更適合以慾望相搏,不論孰勝孰輸,他們都能如願以償。

  於是荒野,開出了花海。

  

  109.09.05

點閱: 2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