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Courage

Last modified date

  夜曇上傳了青燕用燐劍第三系主坦弒花魔女的影片。

  前些日子燐劍士第三系「鬼劍」改版上線,寂夜所在的燐劍群組內熱鬧了一陣子,雖然要分神照顧一隻召喚獸,但輸出手法簡化、傷害係數上調,「鬼劍」的優勢很明確,瑕不掩瑜。

  寂夜點開影片,看了一遍又一遍,他其實沒有特別在意燐劍的輸出手法,只是透過青燕坦王的背影,想起了另一個人。

  去年跨年夜云衛上線了幾天,又因為生活忙碌而失蹤了,門派裡最後上線的紀錄是2020年的1月3日,後來靠著通訊軟體勉強還能聊上幾句。

  佛系如寂夜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。

  寂夜剛領完龍銀會員的連線獎勵,遊戲內便響起密語的鳥鳴聲--

  是青燕。

  「我家這週永生有人跑去跨年要請假,你來不來?」

  寂夜正要打字回絕,青燕便又飛快傳了段訊息過來:「我看你停在弒花3段很久了,反正我們這也沒人缺材料,可以全部給你。」

  寂夜點開個人資訊,他的裝備不是靠龍銀抽包就是靠活動獎勵,下班後一個人解完每日任務就去冰雪村掛網,休閒門派的成員來來去去,也沒人說過什麼。

  跟他萍水相逢的青燕出於對燐劍的偏好,恨鐵不成鋼,對他特別囉嗦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曇上傳的紀錄影片影響,寂夜一個閃神便答應了。

  「我不會打喔,沒關係嗎?」

  「反正你不來我們也是11個人打,時間到我再組你唄。」

  寂夜知道青燕的風格,既然他會這麼說,代表自己全程躺地板也無妨,於是他洗完澡吃完宵夜,又看了幾部動畫,悠閒地準時出現在永生寺副本門口。

  夜曇將他組進隊伍,最近他們家指揮忙碌請假,團務落在夜曇身上,他似乎也樂在其中。一王和二王很順利地一次通關,三王由於魔人的失誤,RE了兩次,但神奇的是,寂夜竟然都倖存下來了。

  弒花魔女的攻擊迴圈會綁人和持續扣血,第一次攻略的新手通常捱不到最後,更何況是裝備差人一截的寂夜。

  「……你這哪是不會打的樣子?」青燕在通關後,開了mic對他碎碎念,「我還期待你能死在寶箱上面,要幫你截圖留念說。」

  寂夜謙虛回應,「多虧夜曇剪了你那支影片。」

  夜曇聽他提起自己的影片,高興地在他身邊轉來轉去。

  「對吧?師父超帥的!不管是一字的QE抵抗,還是王衝坦後先Q換位到王背後,再用襲擊貼王暈眩後E鍵抵抗甩尾,這些連續性的技能組合,都帥氣到不行呢……」

  夜曇又開始吹他師父了。

  聽到耳朵長繭的青燕藉故去廁所,掛在副本門口,隊員們分完戰利品後依序退隊,頓時只剩下寂夜和夜曇。

  夜曇還在滔滔不絕分享關於青燕坦王的心路歷程,寂夜是少數能夠聽下去的人--因為他也曾經這樣珍惜過一位朋友,夜曇讓他想起當初的自己。

  電腦前的寂夜敲下鍵盤,「夜曇,你師父如果退坑了你還玩嗎?」

  夜曇愣了愣,堅定回應,「他不會退坑的。」

  「這麼篤定?」

  「他說過,只要我還在,他就不會退坑的。」

  真好。

  寂夜打從心底羨慕他們的關係。

  青燕過去發生的事情他略有耳聞--遊戲圈說大不大、說小不小,一些八卦佚事是藏不住的,何況青燕也是個喜歡交朋友、話當年的人。他聽聞,早期青燕收了不少徒弟,但都沒能留下來,甚至產生了些嫌隙誤會,鬧得不太愉快。

  當初臨乎把夜曇塞給他當徒弟,聽說青燕也是百般不樂意,沒想到現在卻能如此交心,彼此之間的羈絆想必十分深厚。

  「你有朋友退坑了嗎?」夜曇問道。

  「嗯,他說坦王坦得累了,現實又很忙……就離開了。」

  「你們在聊什麼?」青燕回來後,聽了他們聊了幾分鐘,開mic加入話題,「寂夜想學坦王啊?」

  「……我才沒這樣說。」寂夜頓了頓,「青燕,我問你,你坦王不累嗎?」

  「當然累啊,你別看夜曇剪的影片,我一副高冷穩重的樣子,那是他把我的幹譙都剪掉了,失誤的時候,我喊得比尖叫雞還慘烈。」

  「師父慘叫的時候很有趣喔,我本來想剪在片尾的,但他不讓我放。」夜曇惋惜地輕聲說道。

  「但你還是喜歡坦王?」

  「老實說麻煩死了,要不是門派沒人能坦,我才不想上。但是我想,會玩這個遊戲玩到現在的,多半有被虐體質吧。」青燕笑了笑,「有幾次夜曇請假,他的工作沒人能做,指揮調我過去補位,找了外人來坦,還真有點失落,靠,你說我是不是抖M?」

  這句話寂夜同意得很。

  他每日在冰雪村上線打本掛網下線,守著那份回憶,雖然想過斷捨離,但這個習慣已經根植於他腦內,始終狠不下心按下移除遊戲。

  於是時間到了,他還是默默輸入帳號密碼。

  「站在王面前的時候,你在想什麼?」

  「腦海複習王的迴圈和待會要吃什麼消夜,畢竟是門派團,其實沒啥壓力。反正沒我他們也打不動啊。」青燕爽朗地笑了幾聲,「你問這麼多,真的不是想坦王啊?」

  「要是你坦王的勇氣能分我一點就好了。」寂夜往後癱在椅子裡。「要是我能在他疲憊時,鼓起勇氣說換我來坦,說不定他就不會退坑了。」

  「哪有什麼勇不勇氣的,我願意坦,一是因為門派需要以外,二是坦起來很帥--如此而已。退坑的理由百百種,你別太鑽牛角尖了,這只是個遊戲。」

  青燕一向是隨心所欲在玩遊戲,他所建立的燐劍群組中,有為了紓解現實壓力砸錢當課長的臨乎、也有為了心儀的NPC解個主線要拍3小時照片的無雙,再來就是被回憶困在冰雪村的寂夜。

  青燕的純粹,正是寂夜最羨慕的部分,也是夜曇為之傾心的特質。

  「既然這樣,寂夜你怎麼不鼓起勇氣跟他說出你的想法呢?」夜曇直指核心,「坦王跟告白,你覺得哪個需要的勇氣比較多?」

  「這不能相提並論啦。」寂夜感到一陣無力。

  「你就是這樣磨磨蹭蹭,難怪他要退坑。」青燕又給他插了一刀,「你看臨乎退坑這麼多次,榭妖努力纏他上線坦王,他們現在還不是過得美滋滋的?」

  這番話在寂夜的心湖起了漣漪。

  「我……我再想想好了,謝謝你們讓我跟了一場永生。」

  寂夜退隊後,又回到細雪紛飛的冰雪村。今年這裡也沒有聖誕樹,空虛寂涼得很。今年統合副本門口第一次降下了白雪,他解完每日任務時,總會駐足原地聆聽那首輕柔的音樂,心想要是能讓他也聽一聽該有多好。

  畫面上的白色九尾狐少年幾乎要與雪景融為一體。

  電腦前的寂夜拿出手機,按下通話,撥給對方。

  嘟、嘟--

  電話接通了。

  「……是我,寂夜。」

  --你要不要,上線和我一起賞雪?

  

  109.12.28

點閱: 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