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抓痕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好感度9-10

  旅行者身上多了幾道抓痕。

  每逢他人問起,她便答是給望舒客棧的貓撓的。

  「望舒客棧的貓?我記得都挺溫馴的呀?」派蒙一臉困惑。

  一旁的魈仙人抱臂而立,今日他聽憑旅行者呼喚前來護法。絕色的年輕五官神情淡漠,只有熒捕捉到他珀金瞳眸裡,那轉瞬即逝的欲言又止。

  --不為人知的夜裡。

  望舒客棧頂層樓閣,春光旖旎。

  熒的眼角滿溢出生理性淚水,魈扣住她的纖腰,以後進式再次深深貫入。性器充盈著她的花穴窄壁,進出時捲出一波波透明稠液,床單被兩人的汗液和體液給浸得濕透。

  熒自認體力是相當好的,她可以一股作氣爬上摘星崖,或是一口氣飛到孤雲閣,然而和仙人相比還是差了一大截。

  每回歡愛,魈一上頭,便容易失去分寸,甚至在她柔嫩的白皙身軀留下抓痕。

  隔日魈問她要不要休息一日,等紅痕消去了再出門。

  「為什麼?」熒的金色瞳眸眨著疑惑,「我還以為你留下撓痕,是故意在我身上做記號用的?」

  小姑娘的理所當然,讓他收起了準備好的消腫藥膏。

  這是經歷人事後才讀得懂的暗號,菲爾戈黛特自那一晚後,就經常對他們投以關愛的眼神。

  「妳還年輕也就算了,仙人怎麼也這般不知節制?」

  熒乖巧地笑了笑,「是我不好,我帶壞他了。」

  身在頂樓遠眺的魈自然是將這番對話盡收耳裡,視線投向曠野,耳尖又悄悄紅了一片。

  她這是一次毀了兩個人的名譽。

  熒以前總認為少年夜叉個性慣是溫柔隱忍的,時至今日她才知道自己誤解了。

  別的物件,魈或許覺得事不關己而保持距離,但對於他視為己物的人,他不會委屈自己忍耐。

  例如現在。

  「嗚……不……啊嗯、!太多了……魈!」

  魈伏在熒身上挺進抽插,清冷仙人的情緒不多,紅艷眼角染上一絲媚色,喘息聲也因為即將達到頂點而紊亂起來。

  他附在熒耳邊聲聲喚著她的名,每一次都越發破碎,他這回極力控制自己免於失控,避免又將熒撓傷。

  熒在他懷中翻身,雙手抱住他的肩,在蝴蝶骨處撓出深深抓痕--對魈來說無異於抓癢,這下他精實的背上也被她留下了記號。

  熒眨了眨眼,吻住他的喉結。

  「回敬你的。」

  魈沒料到熒會這麼做,這突來的刺激讓他便繳了械,射出白濁濃精,熒也在同時達到高點,像是被拋上雲端,渾身戰慄虛軟。

  魈沒有馬上撤出,而是停在她體內感受歡愛後的溫存。

  承歡後熒總是昏昏欲睡,偶爾魈尚有體力或是要得不夠,總會在她半夢半醒間再來一次。這次在她墜入夢境前,魈的聲音勾回了她的意識。

  「白天……妳和人類老闆的對話,為何要那樣說?」

  「我這不是顧及你仙人形象嗎?」

  熒打了個呵欠,像隻貓咪般在他懷裡伸了懶腰,找到舒服的角度窩在他胸前。

  「我是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的旅人,而你是隱於雲間守護璃月百姓的仙人,被我拽入凡間沾染塵泥,確實是我帶壞了你,放心吧,我會對你負唔嗯……」

  魈被這番話套得無言以對,只能以吻封緘。

  他知道菲爾戈黛特識時務,不會將兩人的事肆意亂傳,但想起小姑娘解釋時,那番得意張揚、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情,他便覺著無所謂了。

  反正他是只管殺戮的夜叉,名聲於他無足輕重。

  隔日起早,兩人前往冒險者協會的路上,派蒙在空中飛行轉圈,眼睛一亮,發現了一件大事。

  「啊!魈上仙的背上怎麼也有抓痕!」

  「也是被貓撓的?」熒強忍笑意,故意給他臺階下。

  魈目不斜視,身後的飄帶起落間遮住了引人遐想的蝴蝶骨和撓痕。

  「……嗯,還是隻奶金色、特別黏人的貓。」

110.03.08

點閱: 3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