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繁燈(2021魈生日賀文)

Last modified date

#致兩千年前的你

#想寫寫當年魔神大戰結束便背負起罪業的溫柔少年魈

#如有OOC算我的,其餘當我私設

#祝魈生日快樂!

–  

  兩千年前,「金鵬」二字曾經是荻花洲一帶的禁語。

  ※

  馬蹄聲達達,揚起沙塵滾滾。

  黑衣男子策馬狂奔,神情惶恐,不時回頭張望,一匹巨岩龍蜥窮追不捨,將男子一掌拍落馬背,眼看男子就要被巨岩龍蜥的利爪絞殺,一道翠綠身影自空中落下,迅如雷電,長槍劈在龍蜥堅硬外殼上,硬生生砸出裂痕。

  巨岩龍蜥咆哮一聲,轉移攻擊目標,少年槍桿一舞,墨綠色的風之元素壟罩視野,他戴上儺面,將巨岩龍蜥斬殺於槍纓之下。

  黑衣男子滾入一旁草叢,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,餘悸猶存。

  「多謝……多謝少俠救命之恩……」

  「我乃三眼五顯仙人,魈。」少年沒有回頭,「往後如遇劫難,便呼我名。」

  男子試圖站起身,卻又跌坐在地。

  「腿……我的腿……好疼……」

  魈摘下面具,繚繞在他身旁的瘴氣逐漸散去,少年稚氣的臉龐上浮現了一絲猶豫。此地荒郊野嶺,人煙稀少,又經常有巨岩龍蜥出沒,若是置之不理,那便等於白救了。

  「……指路,我送你回去村落。」

  魈並沒有外表上看起來那樣冷淡。

  魈攙扶起男子,走了一段路,男子談起前陣子岩王帝君剿滅山之魔神,拯救黎民於水火之中,眼底滿是敬佩與感激的光。

  魈聽到山之魔神的名諱時,眼角微微顫了下,沒有多說什麼。

  這趟路程不短,村落的燈火映入眼簾時,明月已經高掛半空。魈目送男子走向出來迎接的家人,向來不近人群的他打算轉身就走,不料卻被一群彪形大漢包圍。

  「你以為改名換姓,犯下的殺業就一筆勾銷了嗎?夜叉金鵬!」

  「偽善者!殺人償命!」

  帶頭的青年憤怒地叫囂道,臉上布滿糾結疤痕,左手缺了食指和中指,手背上有著形似咒文的烙痕,魈一眼就認出來了--他們是被山之魔神抓走的戰俘,被迫投入與千岩軍作戰的砲灰,多次在鬼門關前走過。

  年少無知的魈被山之魔神拘住控制,曾經殘殺過他們的同伴,吞噬敗者的美夢,使之失去希望,對山之魔神言聽計從。在凡人眼中,他無疑是共犯。

  稍早被他救過一命的男子,站在人群之後,望向他的眼神不再純粹,充滿了不敢置信與厭惡。

  惡名昭彰的金鵬少年,曾奉山之魔神命令屠戮千岩軍,與岩王帝君為敵,凡是金鵬所到之處,皆是屍橫遍野。

  --只願蕩滌四方,護得浮世一隅,這是帝君的願景,也是魈自山之魔神手中解放後,支持他對抗魔神殘渣的核心信念。

  而今他接受帝君的賜名,以「魈」的身分守護璃月,但璃月百姓卻沒有這麼快接受他的新身分。魔神戰爭方歇,即使他低調行事,作戰時戴上儺面,仍然有不少人仍記得「金鵬」的名號,畏懼他那展翅時足以遮掩一方天空,令白晝如夜的金翠雙翼。

  自那之後,魈便捨棄了金鵬的身份,連自己的命之座都閉口不提。他不願將過錯推到山之魔神身上,他親手犯下的殺孽,要由自己親自償還。

  夜叉一族驍勇善戰,並非無心之物,那些殺業形成心魔,年紀尚幼的夜叉,只能在夜裡戴上儺面與魔神殘渣作戰,以更多的殺戮掩蓋耳邊淒厲的哭嚎聲。

  --在異邦的傳奇故事中,魈之一字代表著遭遇苦難。飽受淬煉的鬼怪。你也經歷諸多,以後就用這個名字吧。

  魈的腦海浮現了岩王帝君賜名時的叮囑,岩王帝君將他從痛苦中解放,而他接下來要面對的,便是長達千年的贖罪之路。

  遭遇苦難、飽受淬煉……

  魈放下長槍,閉上了眼。

  這是他該受的。

  ※

  魈被吊在廣場上曝曬三天三夜。

  三日以來,村民們起初畏懼他,見他沒有逃脫或反擊的打算,便朝他扔石頭或吐唾沫,更甚者拿出利刃鈍器,往他身上洩憤。

  少年的溫柔和無邪,讓他在那一晚乖乖束手就縛,打不還手、罵不還口。

  嘩啦--

  一盆清水從魈頭上淋下,他拾回飄散的意識,注意到眼前的奶金色短髮少女。

  少女穿著連身白裙,裙襬飄逸,襯得她嬌小純潔,但魈卻看不透那對金眸裡的氤氳水氣,和他這幾日見多的仇恨忿怨不同,更像是……

  心疼。

  「別靠近我。」

  魈想躲避她的碰觸,但他的四肢被綑在木架上,連身軀都被浸泡了特殊麻藥的繩索緊緊纏繞,根本動彈不得。

  「為什麼不逃?」少女掏出手帕,將他臉上的傷痕汙漬擦拭乾淨,捧住他的臉,「魈,你明明打得過他們,為什麼還要束手就擒?」

  「妳……不怕我?」

  「怕?連風魔龍都不是我的對手,你以為我會怕你?」

  魈聽不懂少女在說什麼。

  「你雖然犯下不少殺業,但要是就這麼曬成鳥乾,會讓帝君很失望的。」

  少女的語氣,彷彿認識他很久了。

  魈在心中猜想,也許是岩王帝君的親信,幾天沒得到他的信報,所以前來查看他的狀況。

  「……夜叉一族的身體強健,曬個三五天……不成大礙。」魈試圖讓她安心地解釋道。

  「你的身體有多強健,這我再清楚不過了。」少女以魈聽不見的音量咕噥道,「每晚都被你折騰得腰痠,隔天還被派蒙誤會……」

  魈沒聽見她的腹誹,低聲勸道,「離我遠點,萬一妳被誤會是我同夥,會跟著遭罪的。」

  少女搔了搔頰,猶豫著接下來這些話該不該說。

  「其實……我只是路過的旅行者,你不該在這時候見到我,之後也不會留下任何記憶,但……肉眼凡胎,所見未必為實,這是你對我說過的,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,曾經犯錯,之後改正就好,不要用這種折辱自己的方式贖罪,你是降魔大聖,護法夜叉,你在兩千年後一次又一次地救了我,為我摘下每一朵崖上的清心,為我小心謹慎地捧來每一份蒲公英種子,你值得更好的去處,不該在這裡受人唾棄。我知道很難熬,然而,你是魈呀……」

  少女墊起腳尖,仗著他尚無法反抗,強行在魈乾裂的唇上落下一吻,接著手裡喚出長劍,將束縛住他的繩索砍斷,她托住了一時之間還站不穩的魈,靠在他的胸膛聆聽心跳聲。

  殺生為護法的夜叉,不論過去未來,心跳都一樣的沉穩而令人安心。

  走過了兩千年,少年依舊是少年。

  她這時候能給的,只有這個擁抱而已。

  「魈,不要害怕飛翔,也不要被他人的憎恨和怨懟囚禁,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,值得為守護璃月的自己驕傲。」

  掌心交疊,少女握住他的雙手,在微風中給予他自立的力量。

  「你啊,是我在兩千年後心悅之人。」

  ※

  熒從夢中醒來的時候,眼淚爬了滿腮。

  和她同床的魈向來淺眠,留意到熒的動靜,輕輕將她攬進懷中。月光下,魈向來冷冽的五官顯得柔和許多。

  「做惡夢了?」

  魈正要抬手覆上她的額頭,為她吞吃夢魘,卻被熒一手按下。

  「我夢見了魈。」

  那就,不算噩夢了?

  熒把夢境中的一切跟魈全盤托出,她知道自己做的是清明夢,能意識到是夢,也能自由控制自己的意識,但她總覺得,那些可能是魈真正發生過的事。

  她和魈的牽連至深,在時空和星海的力量作用下,透過夢境接觸過去也不是沒有發生過,但這還是頭一次如此深刻。

  熒靠著魈健壯的花臂,埋入他的頸窩。

  「要是當時我在你身旁就好了,我必定不會讓你被他們欺負。」

  魈垂下金眸,艷紅的眼角染上笑意。

  「兩千年太過漫長,很多事我已經放下,妳不必在意,也不必為我心疼。」

  累世的殺戮業障洗去了他的溫柔和無邪,他心繫璃月安危,對凡塵俗世毫無牽掛,唯一的例外就是眼前的金髮少女。

  他為了她走下仙壇,主動沾染凡塵。

  魈輕輕啄吻熒的唇瓣,翠綠髮絲掩去了瞳眸裡的碎光。

  「妳邀我參加海燈節,為我點亮金翅鵬王之座,每當我深受業障所苦,是妳主動承擔淨化一切,也是妳,捧上杏仁豆腐,給予我一個又一個美夢。」

  兩千年後,已經沒有人記得當時的罪愆,如同帝君說過的,沒有千年報不了的恩,也沒有千年償不了的罪。

  熒這顆隕星落在魈的掌心,為他點亮夜路的繁燈,指引歸途的方向。

  經歷諸多磨難後,少年夜叉再也不是獨自一人守望荻花洲的夜空。

  

  

110.04.16(04.17)

本篇又名:致兩千年前的你

估計還會有一臺車。

點閱: 1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