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13 良辰

#百琥魄 #黑雛月

  

  四月下旬,夾岸的櫻花樹隨風盛放,水氣正濃,花瓣和雨絲錯落紛飛。

  雛月和魄難得到北部出差,還有些櫻花未謝,今早雛月趁著天剛亮,魄也還沒醒來,先去附近的老街買了熱騰騰的傳統早餐。

  她撐起傘,遮去了春末的陽光和微雨,踩著石磚上青苔留下的時光痕跡,一路漫步回飯店。

  浴室傳來嘩啦水聲,雛月把早餐擱在桌上,視線落在沙發上的靛藍皮革側背包,這是她上次送給他的情人節禮物。

  前陣子聚少離多,雛月特別珍惜魄身上這種真實的日常生活氣息。

  浴室門打開,白色蒸氣散溢而出,魄身穿黑色襯衫和牛仔褲,領口敞開,鎖骨上透著水光,引人一親芳澤。

  他就在眼前,觸手可及。

  「唉,我好想抱你啊。但我剛從外頭回來,淋了點雨,還沒洗澡就抱你的話,會把你弄髒的。」

  「我不介意被夫人弄髒啊。」魄用毛巾擦拭髮梢的水珠,眨了眨眼,「弄髒的話,再洗一次就好。」

  雛月覺得自己心臟遭到爆擊,雙頰燥紅,為避免自己意志力薄弱被他說服,趕忙在沙發上坐下,拆開早餐包裝。

  「我剛買了附近有名的鹹豆漿和包子,趁熱吃吧,要是涼了就--」

  唔。

  魄傾身攫住了雛月的呼吸,輕淺地舔吻她的唇。

  這間飯店的沐浴劑,是玫瑰花的香氣啊……

  雛月聽見自己的心跳聲,還有魄身上傳來的溫度,一點一點地將她的世界包圍。

  鳥鳴啁啾,春光燦爛,時間彷彿緩慢了下來。

  她勾住魄的頸子加深這個吻。

  早餐什麼的,涼了就涼了唄。

110.05.11

  

點閱: 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