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14 紅燈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百琥魄 #黑雛月

#重口味車,正常能量釋放(?)

  雛月最近沉迷於網路筆戰,都忘了自己的生理期遲到近一個禮拜的事。

  直到最近手感漸佳,開始補故事坑,越寫越上頭,一發不可收拾,月將軍這下總算姍姍來遲。

  「妳總算可以歇一會了?」魄替她泡了杯熱可可,輕揉她的腹部,「這幾天可千萬別再熬夜了。」

  「……寫稿也不行嗎?」

  「不行。」

  「但我想寫嘛,還有好多車想開。」

  魄挑眉,「我很樂意陪妳身體力行呀。」

  「闖紅燈那個畫面太美我不敢看,就算你每次事後清潔都做得很好,也不代表我能習慣好嗎?」雛月嘟嚷道。

  魄傾向雛月,一手滑入她的長裙,指尖擦過大腿內側,拉開她的底褲,柔軟的護墊上已有些許液體。

  「魄你……!」

  「噓,小聲點,菅田在外面整理懷境。」魄咬著雛月的耳殼,使壞地問道,「這麼想要嗎?這個量和稠度不是經血吧,是蜜液……?」

  魄輕易就能找到雛月的弱點,迫使她渾身癱軟,喘息不已。

  「別,很……很髒……嗯唔!」

  魄封住雛月的雙唇,舌尖滑過貝齒與之交纏,模仿裙下侵犯私處的動作,發出嘖嘖水聲。

  雛月覺得自己要瘋了。

  他怎麼能趁人之危?

  雛月沒注意到自己隨著魄越發激進的動作而雙腿大開,唾沫滑下嘴角,被魄追吻舔去。長指埋在溫暖花徑間抽送,不時刺激花瓣上的蒂蕾,雛月克制地發出微弱嬌喘聲,間或夾雜著哀鳴,卻反而激起魄的施虐慾。

  「百琥先生?雛月小姐?」

  菅田管家的聲音在門外響起,魄卻沒有要停下動作的意思。他好整以暇地回應:「有什麼事嗎?」

  「抱歉打擾您,我在客廳整理一些物件,想與您討論一下……」

  魄以雛月正在休息為由,請他隔著門扉報告事情。雛月只能緊緊咬住魄的肩頭--幸好他今天又穿了寬鬆的V領休閒衣,貝齒毫不留情地留下咬痕。

  抽插水聲低調而急促,雛月的身體越發緊繃,在他懷中顫抖緊張地達到高潮,濕黏的花液淌及護墊和魄的掌心,他撤出手指,抽了幾張紙巾擦拭。

  雛月的眼眶都紅了,又怒又羞,魄知道自己這回有些過頭了,出聲開口要菅田先退下,晚點再繼續報告。

  「嚮兒生氣了?」

  「你在幫我洩慾,我怎麼會生氣?」雛月皮笑肉不笑,將他推倒在床上。長裙滑落蓋住了兩人相貼的下半身,她的指尖爬過魄的鎖骨,垂首落下櫻花一般的吻痕。

  雛月恨恨說道,「闖紅燈有只闖一半的嗎?」

  魄發出輕淺的笑聲,「我會負起肇事責任的。」

  傍晚的夕陽正紅,兩人在床鋪上縱情纏綿直至深夜。

110.05.15

點閱: 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