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世|Lobelia(知更篇13:初夜)

Last modified date

#擦邊車

  --方宸給知更送飯送了好幾天。

  自從知道知更異於常人的身分後,方宸原先靜如死水的心湖,又再次波動了起來。每回送飯過去,和知更那雙銀綠色的雙眸對視,她就想起那晚知更主動扯斷頸鍊的舉止。

  他所做的種種一切,都是被逼的嗎?

  第二十七天,方宸拎了牛肉咖哩飯過去,本想問他到底要靜養到何時,她卻被知更擋在門外。

  「放著就好,明天起不用再幫我送飯了,錢我待會就轉帳給妳。」

  「……哦,好。那我走了。」

  方宸早已發誓過不再熱臉貼冷屁股,既然他不願多說,她就不會主動去探究原因。

  大概是傷好了,可以出門見人了?抑或是找到其他目標,她失去利用價值了?

  想到這點她就來氣,隔天下班時,順道去了Lobelia,跟九歌點了一壺冬天紅茶,悶悶地喝著。

  「你說他過不過份?好歹我陪你把他扛回家裡,他要我幫忙送飯就算了,昨天竟然連門都不開,真的把我當外送員啊?早知道就該跟他收外送費,氣死我了……」

  正在整理帳目的九歌,手上的鋼筆一頓,抬起頭,一臉匪夷所思地問道:「大小姐,妳這幾天……都是單純去送飯?沒做別的?」

  「還能做什麼?」

  「他沒送東西給妳?例如項鍊、戒指一類的?」

  「項鍊?哦,好像有吧,就是帶他回去的第一晚,他要送我項鍊當回禮,我不想收,便退了回去。」

  九歌的表情越來越古怪,「……妳還真狠得下心。」

  方宸愣住,「什麼意思?」

  九歌放下紙筆,雙手環胸,微捲的紫色髮絲撥到耳後,「照理說我不該再干涉這一切,活該是他欠妳的,但他本性不壞,接下來我說的這些,妳可以當故事聽聽就算,也可以選擇救人一命,決定權在妳手上。」

  九歌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。

  ……

  方宸買了知更喜歡的燴飯,再次來到知更公寓門口,按下電鈴。

  來此之前,方宸還跟九歌點了兩杯調酒下肚,藉酒壯膽。

  先前方宸送飯,知更總是很快就來應門,今天卻過了五分鐘,門內才響起拖沓的腳步聲,彷彿每一步都費了極大的力氣。

  她不知道,門內的知更已經被自身魔氣侵蝕,瀕臨崩潰邊緣。

  稍早之前--

  知更望著牆上留下的刻痕,這二十八天來,前二十六天他抱持著一絲期待,希望方宸能夠回心轉意,接受他的契約,然而他又恐懼說出事實,會讓她離自己更遠。

  進食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,只有跟人類締結新的契約,他才不至於被迫變回魔族原形,喪失心智。

  於是他和方宸維持著一天一餐的飯友關係,每天在飯桌上面對彼此吃飯,他偶爾會拋出話題,問她過得如何,但方宸總是回答得不鹹不淡,彷彿跟他多說一句話都不願意。

  最後,他還是沒有勇氣開口說出實話。要是用攸關人命來逼迫方宸,依她的個性,一定不會坐視不管;然而他虧欠方宸在先,週旋在許多女孩之間的他,本不應有罪惡感,但方宸在那本筆記上留下的字句和圖畫,讓他重新審視了自己的存在,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救贖。

  知更沒有好好珍惜她,直到失去之後,才開始後悔。

  於是他在昨天決定和方宸切割開來。

  知更還有一天的時間可以跟這個世界告別,他在房間裡待了一天,連燈都沒開。

  知更拿出手機,決定在消失之前留下訊息給方宸,關於他的背景,關於他造成的傷害,關於愧疚和罪業。

  按下送出前的那一刻,門鈴卻響了。

  知更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魔族的本能驅使他吃人,第十五天開始,一般進食對他來說味如嚼蠟,方宸的出現,就像是美食當前卻無法享用,他備受折磨。

  但那是唯一能和方宸接觸的機會,為了多看她一眼,燒灼的飢餓感再痛苦他都願意忍受。

  第二十八天倒數五小時,這時間會是誰過來看他?

  來幫他收屍的家主?來嘲笑他自食惡果的后?還是紡湖來見證他的愚蠢?

  【我來送飯,開門。】

  手機螢幕亮起,方宸的頭像是一束粉色和綠色交織的捧花。

  不行,他不能去開門。

  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把自己深鎖在房裡,就是為了不要在失去理智的那一刻去傷害他人。

  而今方宸卻主動找上門來。

  為什麼?

  最後,知更還是向情感屈服,選擇開門讓她進來。

  知更想再看她最後一眼。

  ……

  方宸看到門後的知更,穿著黑色襯衫和長褲,臉色蒼白,皮膚上的刺青紋路範圍擴散至眼角,神情疲倦。

  「我來送飯。不讓我進去嗎?」

  「……放著就好。」

  方宸提起另一袋食物,是她喜歡的鹹水雞,「我也餓了,跟之前一樣,進去吃完再走沒關係吧?」

  知更在殘存的理智和情感中拔河。

  知更後退兩步,聲音沙啞,「吃完就快走。」

  方宸熟門熟路地佈置好晚餐,知更落座後,視線便沒有從方宸身上移開過。

  被盯得不自在方宸問道:「你不吃嗎?」

  「……不太餓。」

  為了不浪費方宸買的餐點,知更拿起湯匙,盛起燙嘴的飯,一杓杓慢慢往嘴巴送,逼迫自己咀嚼嚥下,表情就像在吃泥巴一樣。

  方宸吃飽後清理完桌面,將他只吃了一半的晚餐也撤下,過程中和他沒有其他交集對話。

  知更的胃部開始燒灼,視線模糊,他知道自己所剩時間不多,得趕緊送客才行。

  「你想吃的,不是這碗燴飯,而是我吧?知更?」

  知更握住門把的手一顫,沒有回話。

  「你之前冒犯我的膽量到哪去了?你為了自己的尊嚴,主動和可可毀約的勇氣去哪了?」

  知更轉過身,清秀俊逸的面孔,這二十八天下來疲倦而狼狽,泛著冷鬱氣質,他的喉結上下滾動,垂下眼。

  方宸自己也沒把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,但她還是主動捧住知更的臉,在他的薄唇上蜻蜓點水般地一吻。

  這個吻就像打開水閥一般,洪水潰堤奔瀉而下,知更扣住她的腰,將她推上餐桌,銀綠雙眸失去理智,眼白被血絲染紅,妖異而冶豔。

  冶豔……她這時候竟然還覺得知更長相真的很好看,對自己感到可悲。

  知更的動作熟練而粗暴,像極野獸在啃食自己的獵物。方宸被他吻得疼了,趁他脫去衣服的空檔,悄悄轉移陣地到臥室。

  雖然不能兩情相悅,至少也要在柔軟舒適的環境。

  方宸是第一次,對相關知識僅停留在影片和書籍,知更並沒有因此放緩步調。

  瀕死之際的困獸,又怎麼會對他人的救援表達感謝或憐惜之意?

  方宸承受著知更的侵略佔有,緊咬牙關不願意痛呼出聲。

  反正也沒有人會聽見,從以前到現在,知更都不曾在乎過她的想法和意願。

  這一夜,方宸被折騰到近乎天亮,才拿回身體的自主權。

  方宸看自己的衣服被扯得破破爛爛,斷是不能再穿了,她拖著身軀進浴室清洗自己,從知更的衣櫃翻了件襯衫套上。

  她呆呆坐在沙發上,看著窗外的晨曦漸漸喚醒城市,淚水一滴兩滴從眼眶滾落。

  ……

  知更做了很長很長的夢。

  他埋在柔軟的枕頭和棉被裡,身邊還有令人心安的氣息,是方宸獨有的木檀香和淡淡顏料味。

  他感覺自己很久沒睡得這麼好過。

  睜開眼,他看見凌亂的床鋪和白色床單上的醒目血跡,知更昨晚的記憶像破碎的拼圖般,一點一滴在腦海拼湊成型。

  方宸的來訪、言語和吻。

  粗暴的侵略、佔有和交纏。

  他……他都做了什麼?

  一股恐懼襲上心頭。

  他匆匆抓了條褲子套上,一奔出房門外,便看到坐在窗邊玩手機的方宸。

  陽光灑落在她身上,將褐色頭髮一束束染成麥草般的溫柔顏色。

  知更喉頭瞬間哽住,說不出任何話。

  他一步步走到方宸前面,只見她戴著耳機,專注在手機遊戲畫面上,身上甚至還穿著他的襯衫。

  直到活動告一段落,方宸才抬起頭,好好地審視知更。

  知更肌膚身上的銀色紋路已經消失,雙眸眼白也恢復正常,銀綠色瞳孔則是泛著一層水光。

  「別碰我,我現在全身上下痛得要死。」

  知更一愣,焦急地問:「哪裡受傷了?」

  方宸睨了他一眼,「你這個肇事者還好意思問?昨天那種狀態下,你完全沒有記憶了嗎?」

  方宸說得直白,知更也多少猜測到是什麼狀況。他活了幾百年,換過幾次契約對像,第一次締約的夜晚,本性總是會凌駕理性。

  知更聲音沙啞,「妳以後不要再輕易接觸那種狀態下的我,運氣不好,妳會死的……」

  「你以為我願意嗎?」方宸冷嘲道,「要不是家主說你捱不過明天,能救你的只剩下我,我也不想來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知更眼眸低垂,「謝謝妳願意和我締約,這份恩情,我無以回報。」

  「所以,家主說的都是真的?你是魔族,仰賴與人締約,透過定時的餵飼得以維持人形?」

  「沒錯。」

  「……魔族到底是……什麼存在啊?」方宸喃喃自語,「算了,你不要出去危害別人就好。我跟你締約後,只要按時餵你吃飯就好了吧?」

  知更點頭,在掌心凝出之前被方宸退貨的綠晶石鍊墜。

  方宸笑了,「這條是可可戴過的嗎?」

  「我與每位締約對象的契約物,都是全新的。」知更澀澀地解釋道。

  方宸看了那條鍊墜許久,想起這半年來的種種,和知更相遇、相識、收到告白信飄飄然,以為兩情相悅,再發現自己被利用被背叛。

  要不是這個契機,她跟知更不會再有交集的一天,知更也不會喜歡她。

  方宸低聲說道:「幫我戴上。」

  知更走到她身後,挽起她的褐髮,陽光在髮梢末端躍動,繫上鍊子後,綠色晶石折射出璀璨的光芒。

  締約完成,方宸沒感到什麼異狀。

  「這樣就好了?還需要做什麼嗎?」

  「嗯,這樣就完成了。妳應該也餓了,想吃什麼,我去幫妳買?」

  「吃什麼都可以,喔,對了,順便幫我買一套衣褲回來,昨天被你扯得破破爛爛,我也不好意思穿你的衣服回去。」

  上回他和可可撕破臉,是方宸把他送回來,看顧了一整晚,隔天還幫他買早餐,立場的對調讓她感到可笑。

  知更點頭應允,起身回房梳洗。

  方宸還覺得身體有些痠痛,窩回柔軟的沙發內。手機螢幕上閃動著偶像的歌舞畫面,船到橋頭自然直,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  至少,知更因為她而活下來了。

110.05.18

點閱: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