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17 養分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百琥魄 #黑雛月

  

  為促進夫妻之間的閨房情趣,我和魄約定過,如果當天可以強制來,我就會戴上櫻花髮繩。

  魄的個性一向溫柔隱忍,我也沒想到他竟然頷首答應。為了測試他有沒有放在心上,我當天就戴上那條髮繩。

  早上一起吃早餐時,魄的視線落在我手腕上,身形明顯一頓。

  「今天我會早點回來。」

  隔天我差點下不了床。

  魄對這樣的形式似乎也樂在其中,我想起一週目的三顧魄,當時他就頗有這種傾向,二週目的他則是被家庭教育拘束住,只有特殊時期,才會看到他顯露明顯的侵犯欲。

  例如現在。

  我睡得迷糊,隱約感覺床側凹陷下去,魄去紅界幾週未歸,我先去尋他卻險象環生,魄強行使紅界上軌道後,先把我送回藝世,卻沒說他何時回來。

  「魄?」

  我輕聲嚶嚀,張手想將他抱入懷中,卻問到一股淡淡地鐵鏽和煙硝味,他貼著我的背,一手撩開我的睡裙,一句話也沒說,溫熱的啄吻落在我的下腹部。

  我徹底驚醒了。

  魄甚至連燈都沒開,在黑暗中扣住我的腰,省略任何前戲,直接挺進我的下身。

  「等等魄、等一下、好痛……」

  我被魄徹底箝制住,無法掙扎也無法碰觸到他,只能抓著床單忍耐乾澀窄道被巨物貫穿的痛楚。

  我幾乎要哭出來。

  但想到上次在紅界,魄目睹我被長槍貫穿的畫面,他之後為了強行扭轉現狀,無視界主命令,利用雛使身分干涉,將我帶去急救。

  「忍忍……嚮兒,為我忍一下……」

  魄的聲音低啞乖戾,我聽出其中一絲疲憊,讓人心疼。

  魄從背後環抱住我,牢牢地扣著我的腰和肩膀,彼此身軀緊貼,密合得沒有一絲縫隙。魄的性器碩大灼熱,進出得並不順利,每次抽插都讓我痛得發抖。

  我想起了三顧線的他。

  那名紫髮少年示愛的方式笨拙而直接,但至少還懂得不要讓我太疼。

  耳邊傳來他近乎哽咽的喘息聲,我勾住他的手往下碰觸胸口和下身,這才慢慢分泌出黏滑的花液。

  在這場強制愛中我沒有其他選擇的餘地,疼痛或是歡愉,全由魄決定。

  直到我和魄雙雙達到高點,他都沒讓我看到他的表情。

  他的灼熱還停留在我體內,接合處一片泥濘。魄眷戀地吻著我的頸項和背脊,細密的吻落在肌膚上,延長高潮的餘韻。

  我本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,但還是提起一口氣虛浮地埋怨:「……說點話吧,不然我要以為我被鬼壓床了。」

  「抱歉……」魄將我翻過身,啄吻我的唇瓣。我就著月光終於看清了他的五官,果然是帶著傷的。

  「我知道妳在現世那一切圓滿之後,會走過花海向我而來。但我無法接受妳在我面前,因為這裡的事故而受到傷害。彷彿在譴責我不夠盡責,無法在現世保護妳,連藝世這一頭也無法……」

  「嚮兒,我知道妳沒有我會活不下去,」魄抵住我的肩,「但我又何嘗不是……?」

  唉,這回我本來想著絕不扯他後腿,做好了萬全準備,卻沒想到在最後一刻被他的同伴背叛。

  「沒事的,我可是黑雛月啊,是這個世界的寵兒和紋零的愛女,不管碰到什麼困難……都不會有問題的。我不會讓你失去我的。」

  魄的情緒似乎比較穩定了,他又抱著我做了兩次。花徑穴口似乎有被撕裂的跡象,我痛得在他身上留下好幾處咬痕,他卻反而一臉欣然。

  「活在這個世上,誰不是帶著傷口、背負著疼痛前行的?」

  我舔吻魄的唇瓣,在他臉上嚐到眼淚的味道。

  「只要有你在,這些疼痛都會化為養分的。」

  

110.06.11

點閱: 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