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熒|玩具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有點重口味

#玩具play(?)

  蒙德的榮譽騎士.七星天權的入幕之賓.助人為樂真君.熒,正在與愚人眾執行官「公子」.玩具銷售員.往生堂客卿的錢包.達達利亞交往一事,兩人並沒有選擇黃道吉日公諸於世,但也沒有特地隱瞞。

  畢竟他們時常出雙入對,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關係匪淺。

  然而旅行者受邀參加璃月女子會,眾人三杯黃湯下肚,各種辛辣的話題全攤開來講。

  沒想到隔天就傳出了「愚人眾執行官是旅行者的玩具」這種毀三觀的曖昧說法。

  熒在往生堂躲了一天,最後還是被達達利亞給逮個正著。

  英俊的執行官先生以修長的腿擋住她的去路。

  「小姐,妳聽說了嗎?大街小巷都在傳,妳把我當玩具?」

  「不,達達利亞,你聽我解釋……」

  「不然,小姐跟我說說那天你們聊了些什麼?要是有什麼璃月七星不該知道的訊息,那我可就不好跟至冬女皇交待了。」

  面對達達利亞的逼問,熒不得不全盤托出。

  凝光、刻晴、甘雨、胡桃、香菱,對不起了--

  「我們……在討論平常……會用什麼玩具……」熒在說這話時臉燒得飛紅,「我說我不用玩具,他們追問,是不是因為你的關係……」

  有了戀人,若還需要玩具,確實有損面子吧。

  「你們……哎,沒想到璃月女子會這麼辛辣。這下好了,全璃月都知道我是妳的玩具了。」

  熒忍俊不住,故意損他,「反正你的名聲也沒好過呀,召喚奧賽爾毀滅璃月港的執行官公子先生。」

  「不過……我確實有認識的商人在製作大人的玩具,怎麼樣,小姐,要不要隨我來看看?」

  「什麼?」

  ……

  愚人眾執行官的人脈果然夠邪夠廣,從百無禁忌符、獨眼小寶製造工廠,甚至連這種不可描述的玩具產線都有所涉獵。

  達達利亞帶她走進玩具展示間,如數家珍地介紹架子上各種道具。

  「怎麼,小姐看起來不感興趣?」

  熒很難集中注意力,「現在後悔來得及嗎?」

  「妳說呢?」

  熒理虧在前,想著要補償達達利亞無故受損的名譽,便硬著頭皮由他擺布。

  旅行者的雙手被銬在牆上,腳尖勉強搆得到地板,熒辛苦地維持住平衡。

  達達利亞拿了三組陽具過來,顏色、大小和材質都各有特色。

  「小姐,妳喜歡哪一種?」

  熒的眼眶艷紅如梅,低聲道:「……都不要,我只要你的。」

  達達利亞眼眸一彎,「哈哈,小姐難得這麼坦率呀,我這個『玩具』,可是很貴的。」

  達達利亞一手探入白裙下,找到柔嫩蜜源,隔著手套和內褲撩撥花核,不消幾分鐘便分泌出動情的濕液,熒的喉頭一陣乾澀,發出輕喘。

  執行官挑逗的動作加劇,熒的身子一陣顫抖,達到高潮後疲軟下來,垂掛在空中的模樣像是被囚禁的金絲雀,惹人憐愛。

  達達利亞咬去手套,選了一個矽膠的淺藍色半透明陽具,沾了沾熒的蜜液潤滑,一吋吋撐開窄道,貫穿至底部。

  「唔嗯……哈啊……達達利亞……」

  熒的窄穴從沒有被達達利亞手指或性器以外的物體侵入過,陌生的侵略感帶來了有別於以往的快意。

  達達利亞手中扣著一個按紐,調整至中度,便見矽膠陽具開始震動,這番刺激內壁分泌更多液體,沿著大腿往下流淌至白嫩腳尖,最終落在地毯上,匯聚成一小攤深色濕痕。

  達達利亞靠在椅子上,藉著遙控器控制熒能得到的快感,欣賞她瀕臨失控的神情。

  熒沒有地方可以施力,高潮了兩次後,小腿不住顫抖,金色的眼眸半失神地垂下。

  「小姐,下面都濕得一蹋糊塗了呢。待會清掃起來會有點麻煩呀。這個玩具還滿意嗎?」

  「……我只想要……你的……」熒的聲音略帶哭嗓,「達達利亞……」

  「放心吧,我會很溫柔的。」

  他拔出陽具,舔去上面的蜜液,接著和熒接吻。手裡也沒閒著,鬆開她的頸後綁帶,整建白裙落下,剩下貼身的黑色緊身衣,露出一片渾圓雪白,而乳尖早已因為剛才的歡快紅腫翹起,渴求著被誰揉弄。

  達達利亞在床事上的表現沒得挑剔,既有譬如戰鬥時的酣暢淋漓,亦保有戀人間溫柔繾綣的柔情蜜意。

  已經記不得是哪一場戰鬥之後,兩人因血氣上湧而滾到床上,從那之後,便從戰友多了道戀人的關係。

  達達利亞眼眸中的光芒早在幼年時便被深淵奪去,如今熒是他在提瓦特大陸上意外拾獲的微弱光芒,自然不會輕易鬆手。

  但要是有一天必須和至冬女皇作出抉擇,他也不會猶豫。

  他向來享受每一場戰鬥,與熒之間的交往亦如是。

  兩人的關係並非細水長流,這他是知道的。譬如夕陽,譬如曇花,都是眨眼間轉瞬即逝的美好。

  只要珍惜當下就好。

  他脫去圍巾和外衣,抬起熒的大腿,環繞在自己腰間,勃發的性器早已昂揚挺立,輕叩女體的穴口。

  達達利亞撥弄著熒的乳尖和陰蒂,感受到她的身體因為渴求快感而緊繃顫抖,卻又壞心地以吻封緘,吞下她的每一聲嬌吟。

  熒身上總是有股淡淡的花香,也許是來自她髮上的白花,抑或是她本身的體香,而這種香氣,在她情緒亢奮或是戰鬥時,會更加濃烈馥郁,總教達達利亞迷戀不已。

  窄穴入口滑膩得很,達達利亞幾乎是一靠上去便被穴道吸入。灼熱前端擠開濕滑內壁的皺褶,感受到被包覆的溫暖快意,達達利亞沒忍住一聲失控的喘息,在熒的耳邊喘了起來。

  「小姐,被玩具弄到高潮後……還沒有滿足嗎?依然這麼緊呢……哈啊……絞得我好舒服……」

  熒一口咬在達達利亞的肩上。

  「嘶……小姐……我倒希望妳下次可以咬咬別的地方呢……」

  「少貧嘴,快點……動一動……」熒這雙手被高高銬起的姿勢無法自己掌握抽插節奏,她眨著水潤的金眸,「不管什麼玩具……都比不上你……啊!」

  「小姐真會討我歡心,平日要是也有床上這麼坦率就好了……」

  達達利亞埋在她的肩膀,吻咬著她的肌膚,留下一朵朵梅花般的細緻吻痕。他控制著挺進節奏,一下下猛烈撞擊在熒的敏感點上,不斷刺激那塊軟肉,讓她幾乎融化成水。

  「其實呢,把我當成玩具也無妨。小姐的心裡,只要有我,不管未來我們會不會對立……我都很高興喔。」

  「笨蛋……不要選這種時候……講這種話……」熒被頂弄得幾乎無法思考,「把我放下,我想抱著你……」

  達達利亞依言解開了她的手銬,把熒放倒在沙發床上。因為剛才的激烈動作,熒掙扎時扯動手銬,白皙手腕勒出了紅痕,達達利亞輕輕啃咬那處皮膚,挺腰再次深深撞入熒的體內,直接讓熒攀上高點,陰道內分泌的濕滑液體被不斷進出的性器拍打成白沫,澆灌在達達利亞的勃發前端上。

  熒短暫地失神片刻,待她被青年喚回意識,只見下身同時抵著達達利亞的性器和另一根紫色矽膠陽具。

  「我做過潤滑了……哈哈……別露出那樣緊張的表情嘛……會有點疼,馬上就會很舒服的。」

  這傢伙連這種事都要講究三段變化嗎?

  熒還來不及做回應,兩根陽具便同時緩緩地擠入窄道內,下體被塞得滿脹,她覺得自己幾乎快要壞掉。

  「……不行……太滿了,哈啊……會、會壞掉的……」

  「才不會呢,小姐是我最可靠的戰友……沒有人能夠擊敗妳的。」達達利亞在她耳畔輕聲哄著,「忍一忍……嗯?」

  ……

  --執行官,真的不是人。

  那天之後,達達利亞在臥室裡添了一口專放特殊玩具的箱子,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110.06.18

點閱: 1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