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熒|雨奇晴好

Last modified date

#1500+小甜餅

#稻妻開國紀念文!

–  

  風滿帆,死兆星號航向雷暴中的稻妻之城。

  熒和派蒙首次乘船出海,對所有事物都好奇不已--這麼大艘的船艦如何控制方向?要是被雷劈中了怎麼辦?

  熒在船上轉了一圈,卻沒看到最想見的人。

  「熒,妳在找誰呀?」派蒙問道。

  「不,沒什麼……」

  雲絲流動,海鷗在空中盤旋,一束陽光穿透雲層灑落在甲板上,熒抬頭,便見到心心念念的那抹人影,坐在船桅上眺望遠方。

  淺髮少年似乎感知到熒的注視,垂首回眸,薄唇抿出從容淡笑,向她揮了揮手。紅瞳倒映出朝日碎光,熒一瞬間以為自己看見了漫天楓紅。

  熒不禁摒住呼吸。

  耳邊夾雜水手的么喝、呼嘯的海風、翻騰的巨浪,萬葉的唇瓣開闔,熒聽不清他說了什麼,下一瞬,少年便縱身躍下,準確落在旅行者面前,動作輕盈俐落得宛如秋風掃落葉。

  「萬葉剛剛在說什麼?」熒好奇地問。

  「我剛才在觀測氣象,今晚會有暴風雨,要去通知大姐頭,並幫忙其他船員準備收帆了。」萬葉伸出手,偏了偏腦袋,露出溫和的笑,「如果你們有空,就隨我一起來吧。」

  熒和派蒙對看一眼,橫豎現在沒事,便跟了過去。知會完北斗後,旅行者和萬葉發揮各自本領,協助水手們收帆、整備物資,準備迎接暴風雨。

  熒注視著萬葉在甲板上奔波的背影,長袖擺動飛舞,舉手投足像是楓葉滿懷,特別引人注目。

  整備的工作告一段落後,他們向北斗回報進度。

  「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們大人吧。別小看死兆星號上的水手,那可都是萬裡挑一的優秀人才。」

  北斗倚著巨劍,披肩迎風飛舞,仰頭豪邁大笑,將旅行者和萬葉趕到船艙裡。

  熒和萬葉便去了廚房幫襯。

  兩人都對吃食有些講究,和廚子交流不少烹飪技術和見解。靠岸前,船上物資種類有限,萬葉利用風乾一夜的魚貨為食材,搭配薄鹽調味、炭火慢烤,不一會兒便魚香四溢,連船上的廚子試吃後都讚不絕口。

  「旅行在外,天地為家,唯有吃是容不得輕率了事的。」萬葉溫和地笑了笑。

  「沒錯沒錯,填飽肚子最重要了!」派蒙贊同道。

  「只要是吃的,妳都好吧?」熒小聲吐槽,上回拜訪群玉閣,在派蒙鼓吹下做的糖霜史萊姆,料理史萊姆時那黏稠的觸感,至今她仍心有餘悸。

  「萬葉,你的這道拿手料理,有名字嗎?」熒詢問。

  「我將稻妻的家常菜乾燒香魚作了改良,起名為雨奇晴好。」萬葉補充,嗓音有著漂泊旅人特有的從容和淡定,「無論前方是晴是雨,盼妳能夠旅途平順。越過這片雷暴後,就是稻妻了,我是通緝在案的罪犯,要是上岸會給北斗大姐頭和其他船員添麻煩的,就在這裡給妳提早餞行了。」

  雨奇晴好。

  熒在心中默念這四個字。

  礁岩般粗糙、浪潮般鹹澀,是海上生活的寫照,但萬葉卻能將這種日子生生過出一種詩情畫意來。

  少年與大自然同行,與風同歌,與光同塵,如此灑脫不羈。

  --這就是楓原萬葉呀。

  是她所欣賞的浪人少年。

  船靠岸的那天,萬葉果然留在船上。

  死兆星號是與稻妻經常來往的武裝商船,要是窩藏通緝犯一事被堪定奉行得知,將會影響上百人的生計,即使萬葉想跟,北斗定然不會冒這個險。

  熒心中有些遺憾,但還是毅然地踏上了稻妻的國土。

  和萬葉相處短短不到一月時間,卻覺得和他相識已久。也許是因為,兩人都同樣失去關係密切的親友、為了尋找答案而踏上旅途,熒在他身上彷彿看見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這次稻妻之行,如果還有見面的機會--

  一陣海風吹來,熒的金色髮絲飛揚,她下意識地旋踵回頭,海鷗在空中盤旋鳴叫,逆光的方向裡,看見一抹纖瘦人影坐在高聳船桅上。

  少年彷彿就在等她回頭的這個瞬間,萬葉算準了角度和力道,順著海風揚臂高揮,扔出了什麼物件。

 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,並未引起離島港口的奉行注意。

  熒小跑步向前,接住萬葉拋來的紅繩絨球,上面掛著一片楓葉,這是曾經和萬葉形影不離的飾品。

  昨天用餐時,她還以為那是雨奇晴好的擺盤裝飾,要送給食客的。結果被萬葉笑著搖頭駁回,說那是非賣品。如今卻做為餞別的禮物,到了她手上--

  熒握著那柔短的絨球,還感受得到萬葉的體溫和淺淡香氣。

  高處的淺髮少年抿唇微笑,數度開闔,這次熒看懂了。

  --旅行者,一路平安。

  他日若有緣,必將再會。

110.07.28

點閱: 1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