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山魈

Last modified date

#<致兩千年前的你>系列文,可獨立閱讀

#小甜餅,山魈的定義純屬私設

  --山魈,夜喜犯人。

  兩千年的璃月時值魔神大戰,農村被戰火席捲,田地寸草不生,人們背離家鄉,遷往山間,與晝伏夜出的妖魔爭地盤。

  月影斑駁,夜風陰涼,熒走在山林小徑間,憑著風渦劍和荒星開路,來到難民為了避世而建立的山村。

  旅行者在山下找人打聽過,這個時間點上,摩拉克斯尚未統一璃月,無從知曉他是否已經從山之魔神手中解放了魈。

  --前幾次熒瞞著魈,自行使用夢遊諸境法為他根除業障之苦,總是很快便能找到魈。

  這次在魈的陪同下施展仙法,卻反而進度落後。

  也不曉得是不是仙人故意的,要讓她知難而退?

  熒不氣餒,就當在陌生國度踏上旅行,發揮樂於助人的個性,很快就融入了山村的生活。

  人人都知道,靠近瀑布的宅子裡,搬來一位廚藝武藝雙全的熱心姑娘,而她的拿手菜,便是一道在這個時節相當奢華的甜品--

  杏仁豆腐。

  山上生態資源豐富,熒為了蒐集食材,揹起竹籃走入森林深處。

  林中小徑漸漸人跡罕至,雜草叢生,雲杉高聳入空,遮蔽光線,雖然是白天,卻昏暗如傍晚。她摘了幾把薄荷和絕雲椒椒,又狩獵了幾隻野豬和松鼠,來到溪邊,撩起裙襬打算涉溪捕魚。

  啪搭!

  腐敗氣味撲鼻而來,一隻虎形妖魔拔地躍起,撲向熒--

  一陣疾風倏忽穿過林間,揚起少女的飄帶,她尋聲望去,墨綠色短髮的青衣少年揮舞長槍,斬斷妖魔四肢,鮮血四濺,傷口處湧出玄黑瘴氣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竄向少年,他往後一躍,舞了個槍花,瘴氣被風色元素撕裂,碎成黑色霧氣,滲入他的髮尾。

  少年冷嗤一聲,甩乾槍纓上的血痕,視線向她瞥來。

  熒愣了愣。

  ……魈?

  「此地妖物眾多,若想保住小命,就趕緊回去。」

  少年燦金眸中殺意未褪,嗓音冷冽。

  熒雙手插腰,拍了拍配劍,「我很能打的,每天都上山兩次呢,也沒缺胳膊少腿的,放心吧。」

  「妳--」

  少年蹙眉,正要開口訓斥,突然間呼吸一窒,揪住胸襟,面露痛苦跪倒在地,左手陷入地面扒出凹痕。

  熒太熟悉這個症狀了--業障侵蝕。這時的瘴氣顏色尚淺,如果以她的能力好好淨化,累世殺業便不會成為讓魈遠離人群孤寂千年的原因。

  那麼他,應當可以活得更加自在一些。

  熒捧住他的臉頰,直勾勾地望入他的眼底。

  「我知道怎麼做,讓我幫你。」

  少年臉上浮現迷茫和困惑,隨即格開她的手,同時握緊長槍,躍上樹梢,和她拉開距離,咬牙切齒地低斥,「妳不懂……不明白……別擅自碰我!」

  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魈,對熒來說彷彿是上輩子的事了。

  少年施展風輪兩立,消失在層層交錯的雲杉枝椏中。

  疾風掃過樹枝,落葉紛飛。

  熒沒有追上去,因為她知道,必然還有見面的機會。

  ……

  幾日後。

  村裡的雞隻頻頻遭竊,村民們不堪其擾,拜託熒幫忙抓賊。於是她借了幾隻雞來放養在後院,想藉此吸引竊賊。

  果不其然,當晚後院就起了騷動。

  躲在廚房的熒抄起配劍,踮起腳尖一步步走向後院。

  雞隻拍動翅膀亂竄,慘澹的月光下,她看見一抹熟悉身影,他像是剛結束一場驚心動魄的戰役,渾身上下濺滿血跡,濃重的業障青煙盤旋在他的四肢上,大掌拽住白雞扭斷脖子,鮮血泊泊滴下,少年像是渴水的魚,大口大口地啜飲生命精華。

  他在啃食……那隻雞。

  熒的呼吸一窒。

  熒知道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過往,雖然不曾聽魈主動提起,但也聽了不少稗官野史,多少能推測出那時的魈經歷了什麼。

  如今親眼見到這不堪的一幕,內心受到不小衝擊,然而更多的是心疼。

  「……魈。」

  「誰?」少年的金眸微瞇,聲音滲入一絲寒意,「妳知道我的名字?」

  「這不重要,你先放下……那隻雞。」

  「妳不怕我?」

  「為什麼要怕你?你又打不過我。」熒淡淡道。

  「哼,有趣。」

  少年的冷笑中帶著一絲狂狷,嘴角的血痕讓他看起來愈發妖異。

  無論兩千年前兩千年後,他都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名聲。

  「那個不好吃。」熒溫和地笑了笑,「我用別的跟你換好不好?」

  魈低頭凝視手上的殘屍,金眸微顫,喃喃低語,「我嚐不出味道。」

  「那你為什麼要吃牠?」

  魈凝眸,對於熒的追問感到不解,「妳就不擔心自己下場和牠一樣?」

  「你不會的。」熒悠哉答道,「我知道你和摩拉克斯簽訂了契約,消滅魔神殘渣、守護璃月百姓,無論被瘴氣侵蝕得多嚴重,你都不會違反這個契約。」

  「妳到底是……誰?」

  熒握住魈的手,這時他還沒戴上護甲,一身青衣勁裝,簡單俐落、便於行動,也相當利於擁抱--熒克制住抱緊他的衝動,只是輕拍他的肩。

  「跟我進來吧,我打些水讓你整理一下。」

  魈並沒有答聲,放下那隻雞。清俊的眉眼間縈繞著黑色霧氣,他神情扭曲地退後幾步,一如前幾天在山上,他拒絕了熒的幫忙。

  「……住口……別再說了……」

  魈掩住雙耳,彷彿在跟熒看不見的對象說話。

  「我不會……對她……」魈痛苦地低吼道,「別想左右我的意志!」

  魈仰天咆哮,意識被漆黑怨魂吞噬,雙膝一跪,倒在地上暈過去。

  熒別無他法,只能將少年扛回屋內,從水井打水,將魈整理乾淨。在兩千年後也不是沒有洗過鴛鴦浴,只是像這樣單方面吃他豆腐……還是頭一次。

  心無旁鶩、心無旁鶩。

  ……

  魈睡到隔天下午才醒來,陽光穿過窗子照在棉被上,他一瞬間以為自己在作夢。廚房傳來鍋物燉煮的聲音,空氣中飄來一股香甜氣味。

  熒端著牛奶粥進房,看見坐起身的魈,愣了半秒,趕緊將燙手的砂鍋擱在桌上。侵蝕暫緩後,魈的神智恢復清明,多了一絲尋常少年的俊俏感。

  畢竟是兩千年前的戀人,這時還青澀了點,熒有些心跳加速。

  「這是哪?」

  「我家,你昨天暈倒了,還記得嗎?」

  魈點頭,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換成素淨的白袍,心中一頓,又抬眼看了看正在準備餐具的熒,強作鎮定地問,「妳昨天說的,就是這食物?」

  「哦,那個呀,正冰鎮著,你剛醒來先吃點粥暖胃,我去給你端過來。」

  魈握住調羹,也不嫌燙,大口地狼吞虎嚥,三五口砂鍋便見了底。熒端著淺底白盤回來時,看見魈抱著見底的砂鍋,便跟他換了過來。

  「這是杏仁豆腐,你嘗嘗?」

  魈看著白花花的豆腐,似乎想起什麼而走神,他的手微微發顫,調羹掉了好幾次,熒默默看在眼裡,知道他在跟自己的心魔作戰。

  魈終於嚥下杏仁豆腐,右手停了許久,默不作聲。

  被山之魔神奴役時應當沒吃過什麼正經伙食,熒從昨晚他喝雞血、嘗不出味道的回應,和杏仁豆腐入口時那甚為複雜的表情,熒不難聯想他過去到底吃「什麼」過活。

  「好吃嗎?」

  魈從回憶中抽身,視線落在熒身上,冷冽的金眸染上溫度,暖化許多。

  「嗯……很好吃。」魈輕聲說道。

  那天起,魈就經常在深夜來找熒,吃她做的杏仁豆腐。

  魈在和魔神殘渣作戰過後,特別容易被瘴氣侵蝕而陷入顛狂,惟有熒的杏仁豆腐能讓他緩解一二。

  與他大開大闔的作戰風格相悖,魈總是洗淨一身腥氣後前來敲響門扉,而坐在餐桌前等候上菜的模樣也相當乖巧,雙手擱在併攏的膝蓋上,吃起杏仁豆腐的動作文雅得體。

  一口一口,像在品嘗美夢。

  山村自此之後,不僅無須再和妖異爭奪地盤,也沒有再傳出雞隻遭竊的消息。

  ……

  幾千年後,那座山上仍然流傳著一個傳說--

  山中有魈,夜喜犯人;奉以佳餚,保家衛村。

  

110.08.27

點閱: 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