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神|千風花海(溫迪個人向)

Last modified date

#一週年賀文

#有點刀

  贈予你無名的花朵,願未曾經歷的春日於你並非毫無意義。

  贈予你無名的花朵,願她冠你我英雄之名,守護春日與青空。

  --《風花之頌》

  ※

  溫迪坐在自己的神像上,撥動豎琴。

  一年一度的風花節即將到來,騎士團們忙著裝飾蒙德城,單身的居民們也紛紛開始準備起向心上人告白的禮物,蒲公英承載著思念,向遠方飛去。

  碧綠色的長毯從西風教堂一路綿延至城口,歡迎著每一位到來的訪客。

  這裡是風與牧歌之城,也是旅程的起點--蒙德城。

  --距離旅行者找到家人離開提瓦特,也已經一年了。

  今年,大團長遠征歸來,在風花節獻上了蒲公英,飛揚白絮落在溫迪手上,他輕輕一吹,飄向遠方的雪山。

  又一年,叛逆的修女面不改色地抓了一把落落莓放在祭壇上,眾人面面相覷,只有溫迪在神像手上笑彎了腰。

  再一年,狼少年捧來新鮮的鉤鉤果堆在祭壇上,紫寶石般飽滿漂亮的果實,散發出誘人香氣,溫迪趁夜選了一顆帶走,被酸得皺起小臉。

  日月輪轉,提米成了守衛城門的西風騎士,守著橋上他最心愛的鴿子;薩基加入冒險者協會,背起行囊離開家鄉,前去尋找那片蒲公英花海與狐狸的蹤影。

  溫迪抱了一束花來到西風教堂後方墓園,墓碑上熟悉的人名越來越多。

  這些年來不斷目送友人離去,他逐一譜寫詩歌作為餞別,將高貴的靈魂和回憶乘載於溫柔長風之中,扶搖直昇高天之上。

  教堂晚鐘響了六下,晚風推送熾熱火花和硝煙氣息拂過詩人的披風。

  「賣唱的大哥哥,你也來啦?」

  溫迪回眸一笑,「是啊,我來看看老朋友們。」

  溫迪單膝跪下,將一束蒲公英放在墓碑前,他抬眼,千風與高天匯聚在他的眸色中,沉澱出一片調皮的溫柔。

  「小可莉……不,可莉團長要跟賣唱的大哥哥去炸魚嗎?」

  可莉身高抽長,幾乎與溫迪一樣高,身為精靈的她,便是少數還能和溫迪聊起榮譽騎士的人。琴團長與世長辭,阿貝多不知去向,她責無旁貸地背負起騎士團的重要軍務,守護蒙德城。

  可莉思考時仍習慣抵著唇角,甜甜的嗓音有些苦惱,「嗯……琴團長交代過可莉,要處理完公務才能去炸魚。」

  果酒湖的魚,已經安生很久了。

  時光荏苒,蒙德城裡記得龍災和榮譽騎士的人越來越少,只有酒館駐唱的詩人仍在傳誦他們的故事。千年前,舊蒙德的人民推翻暴君撕開風牆,千年後,異鄉的旅行者蕩平龍災巡迴七國。

  風帶來了種子,時間使之發芽;風帶來故事的種子,時間使之成為神話;這裡的風不止,故事不會停歇。

  蒙德的風神,歌頌著每一位在風中來去的故人。

  ※

  春日融融,百花齊放,又是一年一度的風花節。

  即使物是人非,人們仍沒有忘記風之花的含意,單身者正為表白心意而努力。空氣中滿是甜蜜的酒與花香,歌頌愛與自由的城邦,如今也依然朝氣蓬勃。

  溫迪坐在老位置,在自己的神像手中,遠眺城裡高天顏色的地毯,今年不曉得會是誰來獻上風之花呢?

  溫迪的聽力很好,風能告訴他很多事情。

  一抹熟悉人影站在城門口,一聲隨風去吧揚起沙塵,白鴿掙扎振翅未果,化為禽肉散落一地,接著聽見一道年輕嗓音沒心沒肺地笑著跟提米騎士道歉。

  溫迪渾身一震,躍下神像,披風像翅膀一般展開,他順著風飛向城門。

  異鄉的旅行者金眸燦若烈陽,彷彿倒映出一整個春日的花海。眼瞥詩人的到來,他抬手扔出一顆紅蘋果,長長的辮子在身後蕩出一道弧線。

  「溫迪,好久不見!」

  「賣唱的,我們回來啦!」白髮的吉祥物少女雙手插腰。

  「我還來得及獻花嗎?風神大人。」

  旅行者手上抱著一束新鮮的塞希莉亞花,嫩葉上滾動著露珠,閃閃發亮。

  溫迪咬了一口蘋果,低眉淺笑,「旅行者,你可真讓我好等呀。」

  滿城飛絮,捕風的異鄉人歸來。

  對一個優秀的吟遊詩人來說,耐心和記性是最重要的,故事的續章不管什麼時候開始譜寫,都不嫌晚。

  

110.09.20

點閱: 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