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熒|痛吻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前篇見<綠塘紅楓>

#2000+小甜餅

  隨遇而安--是多數人對楓原萬葉的印象。

  被璃月武裝船隊收留的稻妻人,獨自面對異鄉的各種挑戰難題,卻相當怡然自得。

  萬葉身為浪人武士,浪跡天涯多日,為了應付旅途間的跌打損傷,自學如何辨別藥材和急救之術;有時找不到落角處,宿在荒郊野外,甚至是雷暴驟雨的天氣下,他也能坐在樹下嚼著草根分散注意力,聽著雨滴等待天氣放晴。

  萬葉的個性灑脫淡然,喜歡親近自然、聆聽萬物的聲音。與風同行追求劍道的路上,也是一樣的隨性自然,與人的交往總是點到為止,疏而不遠。

  即使是在船上和熒,被酒催化情慾的那次,也沒有失去他的從容。

  或許是奔向雷神為旅行者扛下的那一刀暴露了他的心思,抑或是少女方才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他甚感可愛,那份自持如今終於出現了裂痕。

  人生苦短,及時行樂。

  --痛的話,記得跟我說。

  來探病的旅行者,一親芳澤的意圖被萬葉看穿,少年少女本就兩情相悅,自然不再掩飾了。

  熒解開萬葉右手的繃帶,垂落在床榻上,被神之眼灼燒後新生的皮膚顏色淺淡,異常敏感,帶著雷極一般的不規則形狀。

  熒的吻從萬葉被雷火灼傷的掌心開始,粉舌一寸寸往指尖舔舐而去,萬葉的皮膚偏白,在熒的刻意撩撥下,從耳根一路紅到鎖骨,延伸至羽織下的肌膚。

  熒動作很小心,沒有觸碰到他的傷口,長年旅居在外,萬葉的體格比起同齡人要精實些,肌肉勻稱觸感極佳。

  就在熒扯開羽織,碰觸到他的腹肌和人魚線時,萬葉深深吸了一口氣,捉住熒的手腕,「熒……別碰那裡……」

  「為什麼?」

  萬葉側過頭,啞然道,「我……會忍不住的。」

  「哦,那就別忍。我就是來找你做這件事的。」熒跨坐在他的腿上,仔細觀察他的表情變化和肌肉鬆緊,來判斷是否有壓疼他。

  萬葉即使受了傷也不會吭一聲,熒見過他在深夜獨自纏繞繃帶,和被拋棄後躲起來舔舐傷口的流浪貓很像。

  然而要在不牽扯到內傷的情況下結合,實屬難事--在這件事上,男方顯然更有經驗,但他卻將主導權交給熒。

  熒試了好幾次,跪在他的腰側,主動撥開自己濕潤的花瓣,磨蹭灼熱打轉片刻,才終於找到合適的角度,以女上的姿勢慢慢坐下,吞吃他的慾望。

  萬葉垂首輕喘,感受她的體溫和柔嫩,灼熱性器被溫暖窄道包覆,熒抬起腰復又坐下,重覆這個動作,深入又抽離,水聲搭搭作響,陰蒂不斷摩擦他的性器,透明清液沿著股間滴下,兩人相接處因撞擊而越發艷紅。

  午後時分,陽光穿過窗格落在兩人身上,織成了薄紗。萬葉的右手不方便施力,輕輕搭在熒腰上,由於傷口被扯動而蹙起眉,發出克制的輕嘶聲。

  痛楚不僅沒有稀釋歡愉,反而讓其更加深刻。

  熒撥開他汗濕的額髮,體貼問道,「要停一下嗎?」

  「不……繼續。」萬葉挺胯,往上輕撞,清秀的五官抿出一抹笑。「我想和熒一起。」

  快感堆疊逐漸淹沒理智,熒將他的髮絲攏到一側,露出白皙頸子,以唇齒舔咬,留下斑斑吻痕。一陣酥麻沿著尾椎竄上腦門,萬葉揪緊熒的裙襬,抵著她的肩窩喘息嗚咽,需索著更多的接觸和溫度。

  每一下的抽送挺進帶來的尖銳痛楚,勾起那天直面雷光威壓的回憶。

  追逐願望的過程中伴隨著疼痛,即使會被灼傷,他仍無法放棄前進。即使前方烏雲密布,但總會放晴,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坎。雷暴終有停歇的一天,噩夢也會醒來。

  世界以痛吻他,而他報之以詩歌。*

  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,他與許多人相遇,聆聽了來自不同國家的願望。

  其中,也包括了跨越星海而來的旅行者。

  「唔……熒……」

  萬葉唇瓣輕顫,逸散出一聲旅行者的名字,熒的窄道因高潮來臨而收縮,萬葉受此刺激,頂入她體內深處,釋放慾望。在熒看不到的角度,散落淺髮下萬葉的紅瞳水光朦朧,因過多的快意而模糊了視線。

  熒感覺到肩上一陣濕涼,她正想轉頭查看,卻被萬葉摁住了肩膀。

  「……沒事。」

  萬葉閉上眼,輕輕吁出一口氣。熒沒說話,只是抱著他,慢慢從歡愛餘韻中緩過來。

  「你剛才哭了嗎?」

  「嗯?是汗吧。」萬葉裝傻。

  熒也沒追問,只是抬起頭吻了吻他的前額和眼角,嚐到又鹹又涼的滋味。

  「……好吧,你說是汗就是汗。」

  「熒,跟我說說妳兄長的事吧。」

  熒不解,但還是順著他轉移話題,在他仍停在體內的溫存狀態下,聊起了兄長。

  他們的相似點很多,蓬鬆柔軟的淺色髮絲、清澈緩和的聲音、垂在腦後的髮辮,這些要素集合在一起,因而讓熒對萬葉分外感到親近。

  「但哥哥的文采遠不及你的千分之一。」熒毫不留情地出賣了空,「他也不會吹奏葉笛,唱歌還會嚇跑動物。」

  「想學的話,我可以教妳。」

  熒撥了撥萬葉紅白相間的髮絲,貼在他的額頭上。歡愛過的少年臉頰紅潤,白髮紅瞳,像極了兔子,惹人憐愛。

  萬葉低聲說道,「熒的願望會實現的。」

  面對由衷獻上祝福的少年,熒目光一凝,心中一片酸軟,忍不住捏捏他的臉頰。

  「承你吉言了。」

  夏季將要迎來結束,楓葉紅時總多別離。此一別後,不知道何時何月才會再相逢。兩人在外旅行多時,早已習慣這種場合,誰也沒有提到之後的旅程。

  旅行者會繼續前往下個國度,萬葉則是回到北斗的船隊,與風同行。

  一期一會。

  海祇島的瀑布聲中,兩道悠揚的葉笛旋律,響徹了一下午。

*出自泰戈爾《飛鳥集》

110.09.17

點閱: 1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