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24 偷窺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百琥魄 #黑雛月
#交往後結婚前跟魄同居的那段時間

  –

  大概是生理期前卵子衝腦,我想要得不行,但魄白天上課去了,我只能一個人在房間,抱著染有他氣味的棉被枕頭摩蹭自慰。

  他的味道是清淡好聞的櫻花香,在情緒激動時會特別濃烈。手機翻出他剛出浴的半裸畫面,頭髮半乾貼著光滑肌膚,一顆水珠落在鎖骨陰影處,再往下則是精實的胸膛,他的眸光深邃,彷彿知道我正在偷看。

  「唔……」我夾緊枕頭,另一隻手往下伸進褲子裡,隔著底褲布料揉捏陰蒂,逐漸加強的快感使我呼吸越來越急促。

  魄還沒有成年,我和他情到濃處,也經常會為彼此緩解慾望。

  看著年紀尚輕,眉眼間卻隱然已經有著成年人穩重脾性的他,我越來越忍不住,想像看他壓著我身上,性器在我體內放肆衝撞頂弄的模樣……

  我的小腿輕輕抽搐,過多的酥麻快感將我推上高點,腦袋一片空白,愛撫自己的手隔著內褲感受到晶瑩濕意。

  待會得先去洗澡……順便洗個枕頭套好了……

  突然有人從背後摟住我,手臂橫過我的腰,按在我剛剛高潮過敏感不已的陰部上,從褲子邊緣探進來,長指沾染愛液推進了我的陰道抽插,大拇指則扣著我的陰蒂雙重刺激著。

  我聞到淡雅的櫻花香氣,是魄。

  我承受不了這揚的快感,攀住他的手臂,嗚咽道:「等等……慢一點……」

  剛高潮過後的陰道收縮,恰好夾住他的長指,分泌更多的花液方便他進出。

  「雛月好過分,又在我上課時自己來……」魄的聲音帶些埋怨和調侃,手上的動作卻很專心取悅我。

  他還在摸索我的敏感點,一一記下會讓我反應更加激烈的軟肉位置,以指尖不斷反覆快速進出、推壓。

  我又去了一次,趴在枕頭上累得無法動彈。

  「你……看多久了?」

  「沒多久,從妳打開手機翻出我的照片開始。」他悠悠地答道。

  那不是全程看光了嗎!

  「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出聲?」我臉紅地斥責道,自慰被戀人偷窺的羞恥感伴隨著身體高潮後的餘韻,讓我感覺到雙腿間濕得一蹋糊塗。

  「我喜歡看妳專心想念我的模樣……」魄將我翻過身,啄吻我的唇瓣,「特別可愛。」

  我把自己埋在他的懷裡,輕輕嘆氣。

  距離他成年,還有八個月的時間……

  我真的忍得到那時候嗎?

110.09.25

點閱: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