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熒|當他發現妳偷聞他換下來的衣服

#達熒/魈熒/葉熒

#純屬喪心病狂的個人性癖

  

  

  

  【達熒】

  

  

  例行性的黃金屋對練一分出勝負,愚人眾執行官躺在地上,長臂一拉,將妳按在懷裡揉亂一頭金髮。

  妳推了推他的胸膛,「放手……你渾身都是汗臭味和血腥味。」

  就這樣,妳嘴上邊嫌棄,邊把他帶回了塵歌壺。妳和達達利亞交往後,便在壺裡幫他佈置了一間臥室,附獨立衛浴,打得累了便在這沐浴歇下是常有的事。

  至於有了專屬臥室的達達利亞,為什麼三番兩次去找妳蹭床睡又是另一則故事了。

  妳推門而入,看見他將換下來的衣服放在籃子內,襯衫、外衣、長褲及手套層層堆疊。和達達利亞好戰個性呈現反比,他是一個擅長家務的男人,就連衣服也是堅持親自手洗,有時候還會連妳被他弄髒的衣服一起洗凈。

  一個鬼使神差,妳蹲下身,拎起他的深紅色襯衫,抱在懷裡用力深吸。

  不管他身上有什麼味道,其實妳都喜歡得緊。

  明明年輕的執行官已經在璃月住了大半年,妳還是能從他身上嗅到至冬國的雪松香氣,和他使用的沐浴劑不同,是他身上自帶的體香。

  激烈戰役過後,那些被風刃和荒星砸出的傷口,鮮血會染上他的衣服,連同風岩元素、汗水一起混合成腥鹹的氣味。

  那是妳在達達利亞身上銘刻的記號,只屬於妳的味道。

  只要這氣息淡了,妳就會再找他打一架,重新補上記號。

  襯衫帶著些許汗濕,妳深深沉浸在被他的氣息包圍的安心感中,沒注意到身後浴室的水聲已經停了。

  「小姐?偷聞換下來的衣物,這麼做可不太得體呀。」

  達達利亞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妳身體一僵,冷靜地放下衣服,抬眼瞅著他。

  達達利亞彎腰,雙手放在膝頭,身上帶著剛沐浴後的乾淨氣味,傷口做了初步止血和包紮,傷痕透著淡粉色的柔嫩疤痕。

  未被任何外在事物侵染、如水一般純淨的褐髮青年,勾起妳深埋心底的欲望。

  「達達利亞,怎麼辦?我好想再把你弄髒。」

  妳環上他的頸脖,雙手在他的背後十指交叉,感受襯衫下年輕戰士軀體內蘊含的戰意和生命力,「太乾淨了,這樣不適合你。」

  「再打一場嗎?我很樂意奉陪。」

  「好啊。」

  妳眨了眨眼,「不過這次,我們換種方式打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魈熒】

  

  

  自從邀請魈住進塵歌壺後,妳便有替留他夜燈的習慣。

  璃月的魔神殘渣經常在夜裡作亂,魈的戰鬥持續整夜,接近天明,才掏出洞天觀牒,風塵僕僕地進入壺裡。他的動作輕巧,甚至沒擾醒正在打瞌睡的阿圓。

  少年仙人抬眼看向二樓,暈黃溫暖的光線穿過窗櫺,指引他回家的方向。

  妳伏案桌前,正在計算給夥伴們升級的材料跟摩拉,一陣細微的窗框震動聲,魈的身影便利落翻窗入室,妳不禁擱下毛筆,主動撲進他的懷裡。

  魈原本是想避開的,但想起背後的窗戶和高度,還是張手將妳抱了個滿懷。

  「我身上……不太乾淨。」魈低語,將妳稍微推開,「我去沐浴。」

  「洗澡水已經備妥了,現在溫度應該正適當。」

  魈的臥室就在隔壁,妳豎起耳朵聆聽房裡的動靜,水聲嘩啦作響,妳躡手躡腳走進去,看見法器念珠妥善地放在桌上的木匣裡,他的白衫長褲則掛在屏風上,隨著夜風飄盪。

  他的白衫質地又薄又涼,觸感良好,不知是用什麼絲線紡製,即使是進行高強度的戰鬥,也不太容易破損。

  當然,他的衣櫃裡早就備了好幾件同款式的衣著替換用。

  妳把少年換下來的衣物抱在懷裡,深深吸了一口。

  妳聞到了淡淡血腥味和燒焦氣味,還有一絲令人醒腦的清苦花香。

  他總是在意這些血氣會玷汙妳,總是要洗淨了才願意碰妳。妳想起他身受業障侵染、青焰燎燒的場景,胸口便一陣緊縮心疼。

  水聲戛然而止,妳還沒回頭,一雙手臂便將妳攬進懷裡,環住妳的腰肢,讓身軀貼近。翠髮濕漉漉滴著水,落在妳的肩上,一陣麻癢從肌膚擴散開來。

  「為何……要聞我的衣物?」少年啞聲問道。

  魈現在,大概率臉紅了吧?

  妳笑出聲,捉起他的手輕吻掌心,「我喜歡魈身上的味道,不行嗎?」

  「凡人的喜好……真是無法理解。」

  仙人的唇瓣輕輕擦過妳的耳殼,收緊了懷抱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葉熒】

  

    

  秋雨綿綿,浪人少年來不及躲雨,進到塵歌壺時已淋了個濕透。

  當初交付洞天觀牒時,妳向他允諾過,塵歌壺隨時歡迎他進來歇腳喝茶。妳將他迎進屋裡,遞上毛巾和替換衣物,少年輕聲答謝,長長睫毛下的紅瞳,像兔子一般純淨濕潤。

  少年解開楓紅羽織掛在衣架上,正要再繼續往下時,他察覺到妳的存在。

  「熒……不背過身去也沒關係的喔。」

  妳愣了半晌才意會過來,臉頰緋紅,「我、我才不是那種人!」

  妳把萬葉推進房間,重重將門扉關上。門後隱約傳來少年清澈的笑聲,妳沒想到自己也有被年紀小的對象調侃的一天,輕輕嘆了口氣。

  屋裡響起輕淺的水聲,少年居無定所,妳也無意拘束住他。

  妳的目光落在衣架上的那件羽織,質料上乘,被雨水濡濕後顏色暗了不少,但楓葉仍然紅艷明亮。妳忍不住從袖口一路撫上衣領,然後是開襟的紅繩毛球。

  妳將臉埋進衣服裡,深吸一口氣。

  楓葉及青草,林間清新的氣味撲鼻而來,帶了點雨後的淡淡腥味,彷彿可以看見少年行走在小徑上的俐落身影,羽織上還殘留了淡淡的甜香味,有點像是鳴神島的牛奶團子。

  真好聞,妳眷戀地埋首其中,將肺葉都填滿他的氣息。

  「熒?」少年語帶笑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。

  「啊、那個,等等,我可以解釋--」

  沒想到萬葉這麼快就洗好澡了,妳嚇得渾身一顫,腳下絆到衣架,跌倒前被少年拉入懷裡。

  沐浴過後,少年的淺色髮絲散在腦後,幾綹調皮的髮絲順著纖細脖子落在鎖骨上。

  他身上那股甜甜奶香和青草葉香更加濃郁了。

  妳貪戀萬葉的味道,他像是一道清淡可口的甜點,令妳想要好好品嘗。

  萬葉揚起唇淺笑,促狹一笑,「我剛剛打斷妳了嗎?」

  妳主動拉下他的領子,縮短兩人的距離,蜻蜓點水般在他的唇上一吻。

  「萬葉,我想染上你的味道。」

  

110.09.29  

點閱: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