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題|25|我們的貓跑丟了

#30題|25|我們的貓跑丟了

  

  可樂是在我們結婚半年後撿到的貓。

  午後雷陣雨打溼後院裡的繡球花,花瓣上踏過了斑斑貓腳印。雨停後,我在整理院子時,看見被雨水淋成落湯雞的可憐小貓。

  躲在青紫花影中的貓咪,竟不怕人地舔了舔我向牠伸出的手。

  好吧,這大概是緣分。

  我沒有養動物的經驗,但魄有。他說小時候在三顧鎮,和母親同住時養過不少流浪動物,照顧起小貓時駕輕就熟。

  「那怎麼沒聽你說過?」

  魄從溫水盆裡撈出洗淨的貓,用毛巾幫牠擦乾,一邊回答我的問題,「後來都被鄰居毒死了,沒有例外。」

  我語塞,只能給他一個擁抱以示安慰。魄容易和動物親近,卻從沒提起過要養寵物,這隻貓,也算是夏天送給我們的禮物之一吧。

  魄給他取名為可樂。

  可樂是隻銀灰色的短毛公貓,貪吃嗜睡,不怕生,即使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,都能熟到在腳邊打滾討摸。

  我看著魄,真是什麼樣的主人養什麼樣的貓--可樂這樣子,像極了我跟魄撒嬌的頹樣。

  我竟然感到有點心虛。

  養了可樂後,面向後院的拉門就經常是關上的,避免牠玩過界找不到回家的路。然而有天當我下班回家,發現陽臺門開了一小縫,屋內遍尋不著可樂的影子。

  我當下心中一慌,趕忙傳訊息給魄,說可樂可能不見了。

  我用了各種方法,喊牠的名字、擺出牠喜歡的罐頭、在附近轉角撒上牠喜歡的零食等等,一無所獲。

  又或許……牠回到家人身邊了?

  魄下班後聽完我的描述,思考半忖,笑了笑,「妳沒用翎筆找牠?」

  ……對喔,我怎麼忘了。

  雖然我在紋世以外的地方動用紋符會疲倦一點,但找隻貓不成大礙。

  魄知道我想通了,卻拍了拍我的肩膀,「讓我來吧。」

  魄脫下西裝外套,襯衫捲至肘間。他掏出翎鑰項鍊,一個彈指幻形成等身大的翎杖,杖身輕敲地板,激盪出櫻色光圈,他唇瓣闔動,光芒向著二樓流淌而去。

  「在二樓?」

  「上去看看吧。」魄收起翎筆。

  我們在二樓繞了一圈,最後在儲藏室找到可樂。那裡放了許多魄的畫具,可樂趴在一盒水彩顏料上,無辜地看著我們。

  打從鏡神輪迴終結後,魄就幾乎不曾提筆畫畫了。

  我鬆了一口氣。

  「這些顏料可不能吃啊。」我把可樂抱起,牠乖順地喵了一聲。

  我們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已經將近一年多,幾乎沒再使用過雛使的權杖,今天為了找貓動用了翎筆,要是讓零知道了肯定會冷侃我們小題大作吧。

  等到可樂足夠大後,我們便帶牠去打了晶片,再也沒有鬧過走失的烏龍。

  

110.10.27

點閱: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