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熒|當他知道妳的真實年齡

#魈熒/達熒/葉熒

  

  

  

  

  「聽我說,我要坦承一件事--」

  

    

  

  

  【魈熒】

  望舒客棧樓頂。

  妳和魈表明心跡交往數月以來,越發了解彼此,但有件事妳始終藏在心口,直至今日總算決定全盤托出。妳特地帶了杏仁豆腐和滿足沙拉,儼然有種負荊請罪的氣勢。

  魈留意到妳的慎重,沒多說什麼,配合妳布置好餐桌。

  妳幫魈分好餐點,一邊輕描淡寫地道出和空在其他世界旅行的故事,那些年份加一加,可能相當於提瓦特大陸一個岩王帝君的歲數。

  --言下之意,妳說不定比魈還大。

  魈挽袖舉箸,動作停在半空中,初秋的微風也吹不動凝滯的空氣。

  銀杏落了一地。

  妳很少見他怔愣,想來甚是介意此事,趕忙把調羹送到他嘴邊,魈反射性地張開嘴巴,將清甜的杏仁豆腐嚥下。

  魈擱下筷子,雙手環胸,望進妳眼底,金眸有些無法辨別的情緒。

  「那幾千年來……妳都是和兄長一起旅行的?」

  「是的。」妳戰戰兢兢地回答道。「怎麼了嗎?」

  「……這樣啊,那便好。」

  魈神情放鬆許多,凌厲的鎏金雙眸被陽光染上溫度,唇角抿出淡淡弧度。

  「妳並非獨自一人經歷那幾千年的時光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【達熒】

  黃金屋內部。

  和達達利亞交往後,你們因為各自的本職忙碌而聚少離多--達達利亞有他的執行官任務,你也有你的冒險者公會委託。

  因此,你們總是特別期待每週一次的黃金屋對練。其他情侶是濃情蜜意的約會,而你倆卻是喚出長劍與水刃,以武會情人。

  這次的對練,妳並沒有因為待會要全盤托出的事實而分心,反而比以往更加兇殘,卯足全力展開攻勢。達達利亞起初占了上風,卻被妳抓到出招破綻,弱點受擊節節敗退。

  妳將他壓制在地上,長劍插在他的耳際,削落幾絲褐髮。妳輕輕道出關於提瓦特以外的世界,還有和空一起經歷過的旅程,並強調自己可能大他數千歲。

  達達利亞先是愣住,接著陷入沉思,海藍雙眼垂下,再次與妳四目相交時,唇角微彎,因為牽動臉上的傷口而扭曲一瞬,但仍露出愉快的清朗笑容。

  「小姐先前……都是和哥哥兩人一起旅行?」

  「嗯……你不介意嗎?我的年紀。」

  「為什麼要介意?」

  達達利亞戴著手套的右手捧住妳的臉頰,拇指擦過妳臉上被他畫出的傷痕,傷口傳來麻癢和刺痛,但妳沒有躲開。

  達達利亞直直望入妳眼底,大海和星辰相遇,激盪出流星般的光芒。

  「我可是小姐千年來第一個心動的對象啊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【葉熒】

  緋木村郊外。

  妳和萬葉在此地掃蕩流寇至接近中午,漫天楓紅,他就著溪水清洗被汙血弄髒的袖子,妳則在一旁挑揀著河中閃閃發亮的石頭。

  留在稻妻的這段日子,你們去掃過了友人和哲平的墓,餵過了淺瀨神社的貓咪,也去鳴神大社抽了御神籤,一起聽那不敬業的巫女冷淡解籤。

  妳抽到了凶,萬葉笑著幫你掛上御籤掛,然後將自己的吉籤換給妳。

  妳握著口袋裡那張吉籤,決定向他託出藏在心中已久的秘密。萬葉振一振袖子,將手搭在腿上,靜靜聽妳訴說那些跨越星海和諸多世界的旅行故事,當然,關於自己的年紀也沒有漏提。

  「這就是妳緊張了這麼多天的原因?」萬葉的指尖撥動溪水,目光柔和,「妳情緒緊繃的時候,呼吸會特別急促,聲音也會高幾度。」

  原來他早就發現了,難怪會把吉籤贈予妳轉運。

  妳臉一紅,「那你聽完後……覺得怎麼樣?」

  「我在想,我是不是該換個稱呼了?」

  萬葉撩起妳的側髮,一片楓葉落在你們中間,他的聲音很輕,隨風飄進耳裡。

  

  「嗯,熒姐姐?」

  

  

  

110.10.07

點閱: 1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