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寂云(03)默契

Last modified date

#把之前的遺珠之憾寫一寫

  –

  寂夜和云衛的緣分,始於渦流寺院拓荒團。

  「渦流寺院」副本共有三個BOSS,一王分成焦灼靈和酷寒靈,又被稱為冰火雙王,分別各需要一名近戰和遠程職業擔任主坦。

  以王為中心點,場邊八方會生成冰焰雙球,朝王靠近,若是讓王吃到三顆則會狂暴滅團。

  配合這個機制,拓荒團必須分為兩組,扣除主坦以外,需要安排腳程快眼力佳的人擋下同色球,其餘隊友則依順序擋下異色球……

  「好,每個字我都看得懂,但組合在一起我就不行了。」

  寂夜打遊戲向來佛系,被朋友找進剛成立不久的渦流寺拓荒團,秉持著順其自然的心情,就這麼應下了。

  寂夜剛看完朋友貼來的攻略,一個頭兩個大,再往下看到分工表,捉著麥克風直接爆音。

  「同色?我?你確定沒找錯人?」

  「可--以啦!」青燕拍胸膛保證,「你只是懶而已,不是不行。」

  同色,顧名思義就是要負責擋掉與王相同顏色的球,同時要將buff層數分給主坦。擋球的時間、方向、分buff的角度,自身走位和抵抗技能的施放時機,以及主坦目前的安危,都是同色必須考量的變數。

  「主坦是你嗎?」

  「這副本的燐劍都被抓去擋球了,我就算想坦,指揮也不會同意。」青燕喝了口可樂,嚼著冰塊,「冰坦職業是鬥士,指揮外找來支援的,聽說是個課金大佬,裝備和臨乎有得比。」

  「課佬?那他來拓荒團幹麻?」

  青燕笑了笑。

  「……這個嘛,也許是來交朋友?」

  ……

  拓荒當日。

  寂夜反覆將影片看了不下十次,直到可以將每個動作默背下來為止。他並非天才型人格,唯有靠不斷的練習,才能不造成團隊麻煩。

  大夥組隊清完守門人,在酷寒靈和焦灼靈面前依照指揮的分工兩邊站開。

  酷寒靈前方站著盡族鬥士--云衛。

  他穿著深藍色露肩外套,背後那對粉紅色翅膀灑落粉色光芒,和那把顏色光鮮亮麗的泰天巨劍形成了強烈對比。

  為避免互相干擾,隊伍語音頻道保留給主坦和同色專用,其於隊友則使用語音軟體聽令指揮。

  云衛打開麥克風,敲敲鍵盤。

  「聽得到嗎?」

  是低啞又帶了點悠哉的嗓音。

  寂夜打開很久沒用的麥克風,因緊張而語速急促,「安安,我是寂夜,是第一次打這副本,請多指教。」

  云衛態度謙虛,「沒事,我也是第一次坦。」

  沒想到云衛嘴巴上說著沒經驗,技術倒是挺到位的,看來和寂夜一樣做過不少功課。

  開始拓荒後,團員們陸續失誤滅團,有幾回因為寂夜誤判,導致云衛身上buff層數不夠被冰王砍死。寂夜在聯隊頻道打字道歉,雙手還在發抖。

  云衛的聲音從耳機那端傳了過來。

  「沒關係,再來一次。」

  這樣令人安心的聲音,讓寂夜慢慢學會如何和失誤共處,並在能力範圍內盡量補救,兩人的默契也越來越好。

  有寂夜在,不會有云衛吃不到的球,也不會讓他分不到buff。

  即使因為隊友誤吃冰球,導致分工亂掉時,寂夜也能迅速反應,和云衛配合,因應出球的位置和順序,調整擋球的節奏。

  冰坦和同色,在短短時間內成為這個拓荒團最可靠的搭檔。

  「我來。」

  「這顆給你。」

  「下一顆給我。」

  「來跟我分。」

  隊伍的語音頻道一片安靜,寂夜的世界只剩下主坦云衛的聲音。

  無論團員失誤幾次、指揮瀕臨崩潰,關麥不說話,云衛都面不改色地維持他的從容步調。

  「寂夜,那顆我擋。」

  一顆球出在斜對角,需要準確的走位判斷,寂夜聽見云衛指示,身體動得比大腦快,一個突進襲向冰王,獲得加速buff後,再趕路去擋球,所有動作一氣呵成、行雲流水,堪稱完美。

  正當他準備反身SS時,耳機響起云衛的聲音,「啊等等,不用了,我等下一顆。」

  「你--」寂夜氣結。

  「抱歉抱歉,我算錯buff時間,下次會記得早一點喊。」

  云衛語帶笑意地道歉。

  相處的時日越久,這種故意逗弄寂夜的互動就越來越多。寂夜原本因為團隊氣氛而受影響的心情,也漸漸恢復平常心。

  云衛的技術和裝備使他游刃有餘,在團隊檢討戰犯時經常坐壁上觀,顯得心不在焉。

  這一團磨合了幾個禮拜後,一王仍然無法穩定通關,甚至開始有人請假缺席,指揮便臨時宣布,下個月拓荒團解散。

  青燕還特地把寂夜抓進語音團,跟他抱怨了不少八卦,最後道歉說沒能一起拓到尾王。

  「沒關係,我本來就佛系升裝。」

  倒是……

  果然,會有點寂寞啊。

  最後一次開團仍然不太順利。

  雖然冰王這邊已經近乎完美,但火王那側的遠坦屢屢被搶仇恨,連換位踩花補血的流程都沒跑到幾次。

  這次拓荒延後了半小時,大夥筋疲力盡,又是炸貓又是吃符,總算過了。

  金光落在寶箱上,分寶競標時間,不缺裝的云衛一向沒反應,還經常忘記跟指揮領錢就退隊離開。

  這一次,云衛和寂夜留在聯隊內遲遲未走。云衛領完錢後就沒答腔了,但麥克風的圖示沒有關閉,隱約傳來輕淺的呼吸聲。

  人還在,也許切換畫面在做別的事。

  寂夜知道云衛的ID上一直沒有門派名稱,便心生一念。

  寂夜打開麥,試圖讓聲音聽起來淡定而從容,「云衛,你要不要加入我的門派?」

  云衛喝了一口可樂,「嗯?缺大佬打門派戰?」

  「我這是休閒門派,當成一個稱號掛著也好。」

  寂夜的門派名稱是「一切惟心造」,武神塔20樓1分鐘內壓制蘇梁上的成就名稱,在當時是戰力輸出的象徵。

  --掛著這個門派名稱,去F8自排每日任務,也比較不容易被踢掉。

  聽完寂夜的理由,螢幕另一頭的云衛笑出聲。

  「也好。」

  於是,寂夜的休閒門派成員名單裡,多了一位老是在冰雪村掛網的盡族鬥士。

  後來云衛和寂夜經常在各個渦流寺院團打工,一冰坦一同色,不須言語的默契和分工,未曾變過。

  

  

110.11.05

點閱: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