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28 剪髮

#搭波糖 #睦棠 #悠棠

  –

  「你確定真的要剪?」

  「嗯,動手吧。」

  兩名面容精緻的紫髮少年對坐,一名手拿剪刀面露猶豫,另一名少年則從容自在,笑了笑後背過身去。

  「喚雨老師提醒過,我們在16歲將迎來血光之災,最好別讓『曰』察覺我們是雙胞胎的事實,所以,就從外型上先做出區別吧。」悠棠說道,「哥,剪短後,我想染成夕暮色,你呢?要維持紫髮也可以喔。」

  兩人一動一靜,悠棠調皮活潑,小時候總是特別依賴哥哥,如今亦將決策權留在睦棠手中。

  睦棠沉吟片刻,輕輕梳開悠棠及肩的紫髮,剪刀喀擦剪下一束,髮絲從指縫間溜下。

  如夢似幻的童年,也在他們屆滿八歲的此刻,被現實敲碎了保護罩。

  他們得走出來,直面恐懼和命運。

  「你想剪多短?」

  「耳下三公分吧,不要馬桶蓋。」

  「我才八歲,你太強人所難了。」

  悠棠咯咯笑出聲,「哥哥要是把我的頭髮剪壞,我就去跟喚雨老師告狀,讓他也把你剪個馬桶蓋。」

  「那你怎麼不請他動手?」睦棠吐槽道。

  「因為,我希望能由哥哥見證我的變化。」

  睦棠聞言手一頓,悠棠繼續說道,「哥哥,我們是雙胞胎。不論在外人眼中,我們像或不像,都不會改變我們從出生前就相伴彼此的事實。只有你我,最清楚對方的模樣了。」

  「嗯,我知道。」睦棠修飾著髮尾,「我打算染成金髮。」

  「啊,太狡猾了,雛月說過,她很喜歡金髮的孩子呢。」

  睦棠輕敲悠棠的頭,「什麼偏不偏心的,別忘了爸爸還是紫髮呢。」

  悠棠咧嘴一笑,知道雛月作為母親,對於他們固然是格外寵愛的--這份心意,無法與任何人相提並論。

  夢境裡的箱庭日夜更迭得很緩慢,大部分時候,天空都是晨曦般的澄澈色澤。

  雙子一邊閒聊,一邊迎來日出。

  他們在夢境裡相伴了八年,如今,現實那一側也終於要踏出去了。

  

  110.12.13

Hits: 46

【上一篇】 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