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此心安處

Last modified date

#2.4魔神任務延伸甜餅,有劇透

  熒睜開眼,視線所及是整片水藍汪洋。

  烏雲壓頂,大雨傾盆落下,水氣貼著皮膚,黏膩感揮之不去。

  這裡是孤雲閣,魔神奧賽爾的封印之地。

  申鶴躺在前方沙灘上,雪白長髮被陣陣海浪浸沒,周身殘留著被跋掣擊破的碎冰,寒氣未散,卻已然失去戰鬥的能力。

  方才兩人分明聯手擊敗了漩渦魔神的妻子跋掣,怎料牠竟在短時間內捲土重來。

  跋掣掀起滔天巨浪,打亂了凝光和北斗發起的海空聯合作戰,千岩軍在甘雨和刻晴的指揮下,紛紛退守到防線後面,以策安全。

  經過璃月七星改造的歸終機殺傷力倍增,成效卻依然有限,面對天災一般的魔神餘恨,凡人的力量,終究不敵魔神的威壓。

  雨水打在臉上,靠著礁石的熒遍體鱗傷,指尖顫動,試圖握住劍柄,長劍卻在她手中數度滑落。派蒙在一旁淚眼汪汪,嘴巴動得飛快,似乎在叨念什麼,沒一會兒,她的眼神往上望去,一抹人影經過他們倆人。

  翠綠的和璞鳶泛著冷光,紫色衣帶飄揚,雨絲斜飛,卻一點也不影響他堅決果斷的步伐。

  熒的腦海浮現稍早的畫面。

  飛瀑碧波、夕陽餘暉,眺望故友殘廟的仙人身影。

  他那時候說了什麼來著?

  戴著儺面的魈提起長槍,躍上嶙峋礁石,單槍匹馬迎戰魔神跋掣。

  即使只有他一人,也會死守陣線,直到璃月眾人重振旗鼓、共同禦敵為止。

  跋掣扭動身軀閃躲攻擊,發出憤怒的咆嘯聲,大地回應了她喪偶的憤怒,一陣又一陣的巨浪水花拍向魈,彷彿有生命般,不斷追擊他的身影。

  魈足尖輕點,飛掠在浪峰之間,借力躍上跋掣的眼前,掄槍奮力一擊。

  一陣數十米高的大浪,從魈的背後轟然落下。

  

  

  

  

  熒從床上坐起,摀著胸口不停喘息,她擦了擦眼角的濕意,感覺到床側有道目光靜靜注視著她。

  「夢魘了?」魈出聲。

  魈雙手抱胸靠著牆,窗外明媚的陽光照入室內,在他的腳邊融出一片暖意。

  熒點頭又搖頭,聲音沙啞,「我夢見璃月戰敗,而你為了爭取時間,單槍匹馬迎向跋掣,頗有不死不休之勢。沒有看到結局,所以……也不算惡夢吧。」

  魈抬起袖子,倒了杯水遞過去,熒定定看了他好久,這才慢吞吞地小口啜飲。

  還熱呼著。

 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,最近又氣溫驟降,要不是魈頻頻更換熱水,就是用仙法維持著溫度吧。

  「倒是……魈怎麼會在這裡?」

  「妳夢囈時喊了我的名字。」

  魈言簡意賅。

  如欲相見,便呼我名。這是他說過的。

  於是,他便聽召而來了,並且守著她整整一夜。

  熒和魈的交情日益匪淺,贈送他洞天關牒後,便許可他自由來去,也在宅裡為他布置了專房。

  驚慌的心緒逐漸安定下來,然而腦袋還沉甸甸的,熒理了理記憶--她和申鶴確實合力擊退了跋掣,魈在璃月港的山頭後方守著,仙人們依約,沒有干預璃月七星的規劃。

  而魈一人挺身而出,不過是她錯亂的夢境內容罷了。

  對了,她想起來。

  昨天在群玉閣欣賞完雲堇的表演,和申鶴一起喝酒暢談了整晚,還是派蒙從包裡挖出塵歌壺把她們塞進來,要不然,在群玉閣借房睡一晚,不曉得會被凝光剝多少層皮?

  「申鶴呢?」

  「隨留雲回去洞府了。」魈的回應向來簡短,看著熒默默喝著茶,他欲言又止,低聲說道,「下回酒少喝點。」

  「唔?」昨晚熒喝到後來也有點斷片,「我回來後占了你便宜嗎?」

  魈的耳尖紅了,換了個姿勢,愣是生硬地轉移話題,「不,沒什麼……妳的傷勢如何?」

  「還有點瘀青,但不礙事。昨天也有找白朮看過,就是些皮肉傷,沒有傷到筋骨,休息幾日就好了。」

  「下回莫再如此衝動。」

  「我要是不努力一點,還真讓魈一個人去死守陣線呀?」熒低頭,看著杯盞中的清澈水液,「你已經守護璃月港夠久了,也該讓其他人分擔幫點忙吧。」

  魈淡淡回道,「守護璃月,乃份內之事。」

  「哦,那仙人不守著璃月,守了我整夜,也是份內之事嗎?」

  熒抬眼,正好對上魈的目光,仙人的目光太過犀利,彷彿可以洞查人心,她反而心虛地率先轉移視線。

  「還有力氣嘴貧,看來是沒大礙了。」

  魈拂動衣袖,將她手上的空杯取走。

  熒知道魈的習慣,總是一個人來去匆匆,倘若有人需要幫忙,便會卸下降魔大聖的面具,做出為小女孩從丘丘人手中找回布娃娃,或是守著酒鬼一整晚這般的溫柔舉動來。

  「時候尚早,如果魈沒有其他事,就留下來陪我吃飯吧。」熒眼見魈將要說出「不必」字,趕緊補充說道,「我前一天做了杏仁豆腐,用冰霧花冰鎮著,可好吃了。」

  魈沉吟一聲,對熒做的杏仁豆腐,他向來沒有抵抗能力。

  「既然如此,那便依妳吧。」

  每當熒回想起魈獨自望著夜叉銅雀廟宇的孤寂背影,心裡就有些酸軟。

  除了岩王帝君的契約以外,魈還肩擔著已逝同伴的夙願,在守護這片壯麗江山。

  然而「同情」對一名戰士而言是最多餘的。

  既然魈遵守契約守護璃月,那麼至少在這短暫的停留時間裡,就由她來守護魈吧。

  只要有魈在的地方,便是此心安處。

  

  

111.01.08

  

點閱: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