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諸事大吉

Last modified date

#元旦抽到大凶寫來消災解厄的甜餅

#如有OOC純屬私設

  一日之計在於晨,一年之計在於春,旅行者卻諸事不順。

  前一晚跨年夜,煙火在空中此起彼落綻放,熒偕同派蒙去去鳴神大社求籤,人群們將神社擠得水洩不通。熒從籤桶裡搖出櫻粉色的御神籤,交給巫女玄冬林檎解詩。

  即使是新年,這位頗有個性的巫女依然面不改色,冷淡地為旅行者解籤。

  「大凶。」

  看著這兩個字,旅行者想哭的心情都有了。

  「內心空落落的一天,可能會陷入深深的無力感之中--」

  「好了好了,我們知道了!」派蒙趕緊阻止林檎,把御神籤抓在手哩,安慰地拍了拍熒,「熒,妳別在意!命運是要靠自己掌握的,我們去將它綁在御籤掛上吧。」

  熒一邊在架子上綁籤詩,一邊皮笑肉不笑地對派蒙說道,「上面寫道,幸運物是蜥蜴尾巴,派蒙,中午我們就用蜥蜴尾巴燉湯如何?」

  派蒙嚇得驚慌失措,「什麼?熒,妳在跟我開玩笑的吧!」

  長年旅行在外,又經常和香菱切磋廚藝的旅行者,自然沒有什麼料理難得倒她。派蒙吃完那道奶油蜥蜴燉飯後,因為腸胃不適而回去被旅行者送回塵歌壺歇著。

  旅行者打開背包,從商店領取了每月配給的資源,照慣例把五發相遇之緣拋到空中,打算迎接舞蹈藍光時,卻不慎按下了10抽,花了800原石補上另外五發相遇之緣。

  旅行者望著劃過空中的九道藍光一道紫光,勉強懷抱一絲希望,說不定是自己正缺的四星角色命座--

  噹!鐘劍。

  一把外觀樸素、效果更是未來可期的大劍落在地上。

  旅行者悲從中來,點開錨點唰唰傳送到望舒客棧。她跟老闆和淮安打過招呼後,便走上二樓,嘴裡「魈」字尾音尚未落下,翠髮少年仙人便隨風而至。

  熒一見到魈,便拉著他坐下來,擺上剛剛跟言笑搶劫來的杏仁豆腐,一邊吃一邊開始哭訴。

  「什麼稻妻的御神籤,嘖嘖,真是觸霉頭……」

  魈聽完熒今天的遭遇,頓了頓,輕聲開口,「我並非能夠招來富貴的福星,但……消災除厄,還是做得到的。」

  魈不信命數,實踐契約守護璃月長達千年,見過無數凡人汲汲營營於求神拜仙,籤詩運勢這種事,無非講求一個心理慰藉罷了。

  若是平常,他對這種抽到大凶就哭唧唧的人,肯定視若無睹。

  但對象是旅行者--

  他無法置之不理。

  只見魈解下胸口的金剛杵,將念珠纏繞在右手手腕上,左手平舉,青袖輕輕拂過旅行者的髮頂,她聞到一股清心香氣,不自覺地閉上眼。

  「拿摩三滿多,母陀難,阿波辣底,賀多舍……」*

  魈誦讀消災經文的聲音低沉平穩,看得出來他並不常這麼做。說也奇怪,那些縈繞在心頭的沉重陰霾,就這樣漸漸從熒的體內溢散消失。

  「沒事了。」魈輕聲說道,將法器掛回身上。「有我在,不會有災厄找上妳。」

  熒彷彿大夢初醒,覺得自己像是做惡夢的小孩吵著要父母安撫般,這時突然羞愧了起來。

  「謝謝……我覺得好多了。」

  魈也看出她的尷尬,轉移話題問道,「稻妻的煙花,是怎麼樣的?」

  「唔……和海燈節不一樣。煙火花樣華麗絢爛,搭配上熱鬧祭典,堪稱一絕。但我總覺得沒有海燈節好看,你知道為什麼嗎?」

  魈一頓,「為何?」

  「因為沒有你呀。」

  熒往前傾,靠在魈的胸膛,聽見他的心跳聲加快了一些。

  魈是守護璃月的仙人,與旅行者來去自如的身分不同,但熒並不在意。

  魈看不了的風景,熒會用留影機帶回來跟他細說;他去不了的地方,熒就會把當地特產帶回來擺在他的廂房裡,將他原先枯燥單調的生命,一點一滴染上屬於旅行者的斑斕色彩。

  「去了這麼多國家,看了這麼多風景,我還是覺得,有魈在的地方特別安心。」

  「本想著要是新年第一支籤抽到大吉,就拿回來給你的。」熒彎起唇角,雙手自然而然地環上他的腰腹,「但想了想,何必呢,我的吉籤就是你呀。」

  --只要有你,便是諸事大吉。

  

111.01.01

  

*出自《佛說熾盛光大威德消災吉祥陀羅尼經》,引用內容純屬創作所需,並非刻意涉及宗教。

點閱: 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