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熒|當妳拒吃他做的巧克力

#白情甜餅,魈熒/達熒/葉熒/托熒/鍾熒

#第二人稱,老梗很多,如有撞梗抱歉QQ

#有稍稍對應「酸甜苦辣鹹」很好猜

  

  

  

  白色情人節這日,他特地為妳準備了甜點作為回禮。

  妳面有難色地開口:「……我可以拒吃嗎?」

  

  

  

  【托馬】

  

  木漏茶室的榻榻米被陽光曬得溫暖。

  今天托馬約妳過來,吃的不是黑暗火鍋,但也相去不遠--他親手做了巧克力,整整十二顆,小巧玲瓏,但內裡卻大有來頭。

  「我嘗試做出了不同配料的巧克力,味道都很不錯。」托馬打開繪有焰紋的袋子,花卉果乾等香甜氣息飄散出來,「妳也來嚐嚐吧,看看第一個吃到的是哪種口味?」

  妳親身體驗過黑暗火鍋的可怕,嘴巴上拒絕,但還是拗不過黃金獵犬般的男友抱著妳撒嬌、軟硬兼施,最終同意和他一人一顆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

  沒想到妳吃到的每一顆,要不是加了辣椒,就是加了山葵,辣度直上腦門。妳被嗆得眼角泛淚,托馬為了維護妳的尊嚴正襟危坐,又是遞水又是遞面紙,試圖維持自己溫暖男友的形象。

  在妳抽到第四顆山葵巧克力,辣到變臉時,托馬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。

  沒道理啊!

  「我準備的四顆特製巧克力,全被妳抽中了。妳的運氣……當真是特別好……」托馬笑得背脊直顫抖,心疼地幫妳擦去淚水,「別生氣,剩下的巧克力都是正常的,很甜的……」

  「……是啊,我的運氣很好……正好,我很大方的,喏,分你一點。」

  妳眨了眨眼扯住托馬的衣領,將他往下一拉,他身上如蜜的陽光氣息壟罩下來,四唇相貼,妳靈活的舌尖敲開他的牙關--

  特製的巧克力如此美味,就該與戀人一起分享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楓原萬葉】

  

  雨聲淅瀝,春景朦朧。

  廊簷下,少年跪坐在茶几旁,為妳斟滿甜酒。妳輕敲著桌面,對著托盤內那兩顆過份精緻的巧克力愁眉苦臉。巧克力一黑一白,如棋格般端正,撒上金箔和櫻瓣作為點綴,增添一絲風雅。

  楓原萬葉原為貴族出身,雖然歷經家道中落,但對於吃食擺盤仍然講究,妳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用心良苦。

  即使被拒絕,少年也面色從容地詢問,「不想收的理由是?」

  「太漂亮了,捨不得吃。」

  楓原萬葉為妳拂去髮上的落花,「食物是大自然的餽贈,放著不吃,反倒浪費了。妳要是喜歡,不如用留影機拍下來作紀念?」

  對哦,妳怎麼沒想到?妳將少年、春雨和巧克力一同攝下後,享用起美食。

  這兩顆巧克力包裹著落落莓果漿,一顆外酸內甜,一顆外甜內酸,味道的反差讓妳皺起小臉,但入喉後卻爽而不膩,帶有一絲薄荷的清涼。

  和楓原萬葉一樣,是讓人時有距離感,卻又沁人心脾的存在。

  「你這調味是故意的嗎?怎麼不取中間值……」

  「若旅途的起點和終點一程不變,豈不是毫無樂趣?享受沿途風景,品嚐悲歡離合、陰晴圓缺,那才是旅行的意義。」

  楓原萬葉笑著解釋完,在妳唇上一啄。

  乍看美好,品嘗卻酸甜交錯,就像愛情一樣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鍾離】

  

  銀杏樹下,往生堂客卿準備了一桌的春景,待妳而來。

  --我拜託璃月港經驗老道的糕點師做了幾盒點心,正巧剛剛送到。不嫌棄的話,邀妳稍坐。此般盎然春意,應有好茶與好友相伴。

  鍾離的信箋送到妳手上時,妳的目光落在好友二字上,心裡有無數的嘀咕,最後還是落落大方地前去赴約。

  桌上的蓮花酥和玉兔包等茶點,均出自璃月名家之手,卻和妳想像中的回禮不太一樣。

  聽見妳婉拒,鍾離沉吟片刻,「是不合妳的口味嗎?」

  「我還以為……」妳沒拒絕鍾離煮的茶,捧起那杯底有金魚模樣的茶盞,輕抿一口,抬眼望進他眼中,「鍾離先生會回送我巧克力。」

  「手來。」鍾離淡笑,拈了一隻玉兔捲放到妳掌心。

  白嫩玉兔維妙維肖,胖呼呼軟綿綿,糕點師捏出尖長耳,倒有些像鍾離那兩綹不聽話的翹髮。

  剝開來,裡面竟是微甜的巧克力餡。

  哦。

  妳默默吃完那隻玉兔包,再品嘗蓮花酥。月白酥皮薄如蟬翼,一咬下便齒頰留香,像少女的心,層層包裹著呼之欲出的花瓣甜餡。

  鍾離的表達方式向來含蓄典雅。

  有什麼辦法呢?璃月古云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而近鍾離者,都染上了氤氳茶香,甘願與他一同行至水窮處、坐看雲起時,閒遊這個繁榮盛世。

  時間不為任何人停下,但待在鍾離身旁,妳似乎覺得這個午後像沉進碧綠水塘般,陪他一起慢下呼吸,每個眨眼瞬間都盈滿細碎的春光。

  走得再慢一點也無妨。

  畢竟,能得他如此上心的,也只有妳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魈】

  

  荻花洲月明星稀,夜涼如水。

  妳一個月前送了魈巧克力,顧及他的喜好,做成奶凍的形式混在杏仁豆腐中,還順帶科普一把關於異世情人節的典故。妳再三強調那是商人弄出來折騰情侶的商業活動,要他別放在心上。

  心心相印,便不需要過節,特地尋什麼儀式感。

  魈聽完後,輕輕低哼,「一個月後,過來找我。」

  這句話把妳撩得七葷八素,便開始每天數著日子,巴不得這天趕緊到來。做每日鋤大地時,妳總不經意關心這位仙人須不須要協助,魈說他已向言笑請教,讓妳不用擔心。

  一個月後,魈跟妳約在客棧頂樓露臺,確實照妳說的準備了巧克力,用純白淺底碟子裝盛,巧克力磚外觀樸實無華,表面光滑,散發淡淡香氣。為了裝飾,旁邊還撒了幾片清心……的葉子。

  妳吃了一片,表情一滯,嚥下後問魈,「魈,你有先嘗過嗎?」

  魈愣了愣,顯然他向言笑請教時,那名粗獷廚子並沒有教他試菜。仙人飲食清淡,自然不懂調味,這大概就是他習慣的味道了。

  純度百分之百的可可,不加糖不加牛奶,酸苦得讓人流淚。雖然帶了點自然的水果和花香,但畢竟與妳平日吃慣的精緻甜點相去太遠。

  魈見妳反應不對,神色一僵,垂下眼睫,「……要不,還是別吃了。」

  少年的模樣讓妳心疼得很,妳怎麼捨得讓平常只會做杏仁豆腐的仙系男友,初次鼓起勇氣做巧克力就嘗到挫敗呢?

  「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。」

  妳安慰他,將巧克力全數掃入胃裡,吞下那幾乎讓大腦斷線的苦味後,深呼吸後,對魈展顏一笑。妳攬住魈的頸子,吻上他微涼的薄唇,軟軟的,比純度百分之百的巧克力要甜上很多。

  「再嚐一點你,就剛剛好了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達達利亞】

  

  有個太會做菜的男友,並不完全是件好事。

  妳和達達利亞交往後常去雪山冰釣,他會熟練地用斧子鑿開冰層,落下魚鉤,你們互相依偎分享體溫,等待大魚咬餌。

  獵物躍出水面的瞬間,水花濺了你們滿身,於是只好升起火堆烤著衣物,擅長料理的達達利亞,三兩下處理好魚鱗和內臟,魚片蔥段串上竹籤,架在火推旁烘烤,頓時香味四溢。

  在寒冷的北國,甜品中又屬巧克力特別受歡迎,達達利亞也常在妳來例假時幫妳熱上一杯可可。從他那邊得到的香甜暖意,總教妳春水融融。

  所以妳不得不拒絕他親手做的海鹽巧克力蛋糕。

  「小姐,妳不會有新歡了吧?」橘髮青年垂下眉毛,受傷地說道,「妳可不能不要我呀。對方是誰?打得過我嗎?」

  妳揉揉額頭,雙手搭在達達利亞的肩膀上,直視他深海般的雙眸。

  「達達利亞,你知道我胖了幾公斤嗎?」

  「?」

  「三公斤。和你交往到現在,我胖了足足三公斤。」妳恨恨地說道,「早上發現裙子穿不下,只好把腰圍改寬的痛苦,你一定無法理解吧。」

  達達利亞沉默半晌,哈哈笑出聲,放下蛋糕,妳身體一輕,被他托起腰臀抱在懷裡。

  「但我從不覺得小姐胖啊?抱起來軟綿綿的,手感好極了。」

  妳居高臨下,捏住達達利亞的臉頰,微笑道,「你再說一次,抱起來怎麼樣?」

  「……抱起來身輕如燕,彷彿風吹就會倒,我得牢牢圈住妳才行。」

  妳哼了一聲。

  達達利亞從蛋糕上沾了些巧克力奶油,抹在妳的唇上。他的動作太過突然,妳來不及反應,嗜甜的舌尖下意識地追舔乾淨。

  青年眸光一暗,笑得跟狐狸一樣狡猾甜蜜。

  「吃完蛋糕後,不如我們來做點運動,消化熱量?」

  

  

111.03.14

點閱: 92

【下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