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熒|甜蜜懲罰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3000+巧克力play,可代可嗑,玩家=熒

#靈感來自官方的白色情人節巧克力周邊

  「--小姐,情人節快樂。」

  劍鋒上的鮮血還沒滴落,達達利亞被熒壓制在地上,偏偏是在這種時候,他不合時宜地掏出了珍珠白禮盒,此舉令熒陷入沉思。

  每週例行性的對練後,達達利亞身上總會掉落一些戰利品,有時是漂亮的角鬥士胸花,有時則是流浪樂團的頭冠,總歸是對隊伍的戰力成長不無小補。

  今天怎地大費周章,用精緻紙盒和緞帶包裝起來?

  男生戀愛後心思都這麼彎彎繞繞嗎?

  達達利亞見她恍神,提問道,「不拆開看看嗎?」

  熒維持著跪在青年窄腰上的姿勢,鬆開腐殖之劍,動手拆開禮盒。然而裡面放著的,不是鯨魚隻角,不是堅硬殘片,更不是冰冷孤影--

  呈九宮格排列的褐色方形薄片,標上了象徵純度的數字50或72,散發出苦甜香氣。

  「達達利亞,你已經三個禮拜沒給過我原胚了。」熒看著裡面的巧克力,嘆了口氣,「你知道嗎,我的天目影打刀還精煉不到兩次……」

  「小姐,這可比原胚稀有多了。」

  達達利亞介紹起這盒巧克力的來歷,如數家珍,他念了一串冗長的至冬國地名和人名,說著可可豆產自哪個歷史悠久的莊園,又是經哪位女皇御用的甜點師採購後手工烘焙製作,還要提前半年預訂……

  熒捕捉到關鍵字。

  出自名家,又是飄洋過海的舶來品。

  稀有,而且很貴。

  「謝啦。」

  熒在達達利亞的唇角上輕啄一口。

  旅行者掂了掂錢包,離開黃金屋後,悄悄去了趟榮發商鋪。

  --三天後。

  達達利亞站在歸離原附近的山丘上,遠眺高聳山巔上的皚皚白雪,微風吹來,赭紅的圍巾恰好飄揚起來,漂泊異鄉人和與雪國戰鬥民族的氣質,在他身上結合得恰到好處。

  「好了!」喀擦一聲,熒用留影機捕捉下這個鏡頭,看著洗出來的照片,夾進旅行日誌裡,「這下總算可以回稻妻向朝霧交差了。」

  初春乍暖還寒,熒又穿得少,達達利亞替她遮去北方吹拂而來的料峭寒風,揉捏她微涼的耳垂,低聲詢問,「小姐又要利用我去換摩拉了嗎?」

  「又?」

  達達利亞從口袋拿出珍珠白禮盒,熒心中一涼。

  「小姐,就算不要,也不該轉手賣人吧?」達達利亞笑得牲畜無害,清朗的語氣有些調侃,「這麼做真是太傷我的心了。」

  「啊,達達利亞,我……你聽我解釋--」

  熒收到巧克力的當下,自然是意外又開心的。畢竟跨越星海的旅行者向來孤身一人,除了兄長和派蒙以外,也就只有達達利亞待她如掌上明珠。

  但食物嘛,吃下去化為熱量和脂肪就別無用處;然而轉賣之後,摩拉可以讓她再拿去賭一次聖遺物,再提一提達達利亞的爆擊爆傷……

  跟摩拉用罄的危機相比,熒願意忍痛割愛。

  熒自知理虧,像個做錯事的小孩,露出真誠的歉然笑容。她雙手交握,抬起一雙水汪汪金眸,「我也是不得已的……」

  達達利亞雖然是監督北國銀行的至冬國執行官,在加入她的隊伍後卻吃她的喝她的,不過是將巧克力變賣而已,不過分吧?

  當榮發商鋪老闆開出九片合計四十五萬摩拉的收購價時,熒和派蒙眼睛都直了。

  熒掰指算了算,這都夠她去新月軒買好幾份高級點心了。

  「哇!幸好我忍著沒有偷吃!」派蒙驚呼。

  「這薄薄一片巧克力竟然值五萬摩拉……」

  真不愧是達達利亞。

  一擲千金只為討佳人歡心。

  熒沒有想到,達達利亞會這麼關心這盒巧克力的去向。

  兩人腳下是嶙峋山石,熒退了兩步便無路可走,達達利亞輕輕攬住她的腰,避免她失足摔下。

  青年露出溫柔又爽朗的笑容,點了點熒的唇畔。

  「看來,我只好親自餵小姐吃了。」

  明明離雪山很遠,熒卻感覺背脊竄上一股寒意。

  

  

  塵歌壺的午後,風拂過葉梢,吹入二樓半掩的窗戶。

  熒和達達利亞成為戀人一年多來,肌膚之親的次數不在話下,兩人不論是室內室外,都是旗鼓相當亦敵亦友的關係。每個禮拜的黃金屋之約,達達利亞總是屈居下風,被熒按在地上磨擦。

  但偶爾也有像這樣,熒被達達利亞單方面壓制的時候。

  白裙散落如凋零花瓣,達達利亞用禮盒上的緞帶,將她的雙手捆綁在身後,並且朦起雙眼,視力被剝奪後,反而放大了觸覺和聽覺的感受。

  達達利亞坐在床側,一片片拆開巧克力,隨意地放置在熒身上--鎖骨、胸前、腰腹和膝蓋。這種手工巧克力,一旦碰觸到人類體溫,便極容易融化。

  在熒的印象中,達達利亞總是面帶笑容,游刃有餘地迎向各種爭鬥。然而在北國銀行揭露女士和鍾離的交易真相時,他也曾罕見地流露出不悅情緒。

  「達達利亞,你生氣了嗎?」

  「怎麼會呢?」達達利亞為了證實這句話,在熒的唇畔啄吻,「告訴我,妳想先從哪一片巧克力開始吃?」

  她以為的餵,和達達利亞的餵,顯然不是同一件事。

  熒被巧克力的香甜氣息包裹著,覺得自己像是蛋糕上的裝飾,不安地扭動身軀,卻因此讓胸上的巧克力滑到腹腰。

  「這片啊。」

  達達利亞將之視為她的答覆,撐起手伏在熒身側,低頭叼起那片巧克力,唇瓣擦過熒的滑嫩肌膚,引起一片戰慄。青年將巧克力嚼碎,餵入她的口中,花果香和可可香在舌尖綻放,不愧是至冬皇室御用甜品,味道豐富而帶有層次。

  這個懲罰,竟意外甜蜜。

  鼻尖相抵,青年的暖橘髮絲落在鼻樑上,過甜的吻令熒幾乎喘不過氣,她扯動緞帶,嗚咽掙扎的同時,唾液沿著嘴角滑下,達達利亞捧住她的臉頰,將所有甜汁吸吮舔吻乾淨。

  一滴都不浪費。

  她接著又被餵了放在鎖骨、恥骨和大腿上的巧克力,達達利亞會先用手指圈出位置,低頭吻住那片肌膚,再叼起巧克力送到她口中,唇舌交纏,舌尖劃過她的上顎,抹上融化的巧克力後輕重不一地吸吮,發出色情水聲。

  每一次的品嘗,都是呼吸緊密交錯,肺葉裡充斥著他過甜的溫暖氣息。

  彷彿這場甜點盛宴,受邀來品嘗的並不是熒,而是達達利亞。

  她才是躺在盤子上,任人採擷的那道甜品。

  她身上留有巧克力香氣的部位,都被達達利亞留下深刻吻痕。熒的大腦幾乎要融化,曲起膝蓋頂住他的腹部,卻被青年握住分開,撞上他結實的身軀,最脆弱柔軟的腿心,因此生生磨出蜜水來。

  「嗯……」熒的氣息不穩,心中算了算,應該九片了,「都吃完了?」

  「別急,還有一片呢。」

  熒聽見金屬相擊聲,對她來說再熟悉不過,那是他解開腰帶的動作。黑暗視線加劇了腦內想像,熒感覺下身已經濕得徹底。

  達達利亞拆開最後一片巧克力,卻遲遲沒有餵給熒。

  「最後一片在我身上,小姐自己來找吧。」達達利亞在熒的耳畔補充道,「當然,不能用手,也不能睜開眼。」

  犯規。

  太犯規了。

  熒咬住下唇,遵守他的遊戲規則,跨坐在達達利亞身上,伏低身子,用唇畔在他身上尋找最後一片巧克力。達達利亞緋紅的襯衫半開,方便熒用舌尖舔過他的喉結、鎖骨和胸膛,腹肌上也被染上濕亮的水痕。熒挪動大腿往後撤,濕透的底褲貼在他的褲檔上,暈染出一片深色,有他的腺液,也有她的愛液。

  動情的,不是只有她而已。

  看不見他的表情,讓她更加肆意在身上磨蹭亂動。

  達達利亞輕喘一聲,「小姐這是等不及吃別的東西了?」

  到底在哪?

  熒為了吃最後這片巧克力,幾乎將達達利亞的身體從頭到腳吻過一遍。

  她想起達達利亞剛才解開腰帶的動作,咬住他的長褲褲頭往下拉,鼻尖掠過恥骨,總算找到那片半融的巧克力。

  熒吸吮那塊肌膚,舌尖包裹住巧克力來回舔拭,水痕在他的肌膚上迤邐開來,嫩唇逼近大腿內側,不經意觸及達達利亞的勃發性器,青年仰起頭輕喘一聲。

  熒歪頭問道,「達達利亞,你放在這個位置,是要我嘗巧克力,還是嘗你?」

  達達利亞笑了,伸手到熒的後腦勺,解開朦住雙眼的緞帶。

  「小姐覺得哪個比較美味?」

  熒重獲視力,睫毛顫動適應光線後,側頭吻住性器柱身,舔遍突起的青筋,並舔去馬眼上的腺液,粉唇描繪著他的形狀,又純又欲地挑逗著他的理智。

  達達利亞直接翻身將熒壓住。

  少女的腿被折到胸前,青年的灼熱身軀壓下,性器隔著底褲輕叩她的花核,沾著愛液來回滑動,發出咕啾水聲。光是前戲,就足以讓她高潮顫抖不已。

  花瓣開闔著引誘他佔有,當青年終於長驅直入插到底時,兩人都發出了破碎而滿足的嘆息聲。達達利亞撤出一些,勾出團團透明愛液滴落在床單上,接著又挺腰撞進去,噴濺出來。

  熒被他頂得理智潰散,哼哼唧唧,捉著床單任由他主導抽插節奏。

  品嘗巧克力,與戀人歡愛,都同樣會讓腦內分泌多巴胺,產生快樂的享受。那麼將兩者結合,想必就是雙倍的快樂吧?

  星光落在大海裡,激出漣漪圈圈向外擴散。

  整張床彷彿陷入汪洋,搖擺如小舟,水花四濺潮濕不已。

  --大概,還是達達利亞比較美味一些。

  高潮來臨前,熒如此想道。

  

  

  

111.04.04

點閱: 95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