綾熒|禮物

Last modified date

#寫一下對綾人的初見印象,還不算很CP的一篇ww

  

  旅行者此刻如坐針氈。

  神里屋敷的雅室內,熒正襟危坐,雙手放在膝蓋上,綾人坐在對面,慢條斯理地脫去手套放在桌旁,兩人相隔一張長桌,桌上佳餚熱氣騰騰,香味撲鼻令人食指大動,但旅行者卻遲遲沒有動筷。

  「那個……這樣真的好嗎?」

  「不必拘束,既然妳曾為舍妹分憂,又救過托馬一命,便是神里家的朋友,不必見外。我說對吧,托馬?」

  「就是!」托馬屈膝佈菜,將溫馨的家常料理擺上桌,「上次吃暗黑火鍋時妳可沒對我手下留情,怎麼現在這麼拘謹?熒,這可不像妳啊。」

  九条鐮治也好,柊千里也好,明明與其他兩家奉行家主會面時,熒都能處之泰然,在綾人面前卻多了一絲顧慮。

  與優雅善良的綾華不同,綾人身上自帶一股捉摸不定的氣質。

  容彩祭尾聲,綾華原本打算邀請熒一起餐敘、答謝前陣子解除眼狩令的協助,卻因花匠柴染突然有事找她商議,必須趕往離島處理花影瑤庭之事,便轉而拜託神里綾人招待旅行者。

  「小姐叮囑我送花材過去五歌仙廣場,這一趟來回怕要不少時間,家主大人、熒,你們就先用膳吧,我和小姐會在離島解決晚餐的。」

  熒一聽托馬也要離開,連忙起身。

  「還是我跟托馬一起去,等綾華忙完再--」

  「托馬特別為妳做的料理,是否不合妳的胃口……」綾人抬起眼,唇角淡笑,「抑或是,我不夠資格代舍妹招待妳共進晚餐?」

  綾人的問法讓熒無法招架。

  托馬的料理當然無懈可擊,綾華的行程變動自然也有她的為難之處。

  堂堂社奉行家主,親自招待異鄉旅者餐敘,要是在此推卻,對神里家三人的心意是莫大失禮。

  想起被溫迪灌醉倒在萬國商會宿舍的派蒙,熒一陣嘆息。要是有她在,兩人還可以鬥嘴舒緩氣氛。

  「都不是,家主大人,你多慮了,我只是覺得綾華沒來……很可惜而已。」

  「妳並非稻妻臣民,喊我綾人就好。」綾人提醒道。

  「哦……喔,好。」熒愣了愣。

  「喊一次看看?」

  「綾……綾人。」

  「很好。」

  旅行者的順從,似乎讓綾人很愉快。

  托馬離開後,屋內便只剩下精緻漆器餐具碰撞的清脆聲響,餐桌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被掃光。頂著跟大人物用餐的壓力,旅行者發揮她民以食為天的精神,吃得很專注。

  甚至沒發現綾人數度停下進食,興致盎然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。

  餐盤見底,下僕來收拾桌面,端上點心和什錦奶茶。

  「妳很怕我?」

  熒頓了頓,「……你要聽實話還假話?」

  綾人眸底的笑意更盛,手上的叉子將椿花狀的砂金色和果子切開,芝麻內餡流淌出來,在白色漆器底盤上劃出一個圓。

  「沒有人能在我面前撒兩次謊。」

  --那就是要聽實話了。

  「該怎麼說呢,我曾和風神暢飲到深夜,也曾和岩神逛遍璃月商攤,甚至幫雷神買過牛奶團子,但是都沒有和你獨處來得壓力大。」

  「真是令我意外,我以為旅行者走遍諸國,早就見過大風大浪,這麼說來,是我的不對了。但妳可以放心,對稻妻和社奉行無害的人,我是不會有所行動的。」綾人垂眼,燭光將他的淺蒼色眸光染上一抹溫暖,「妳已經給了我信任,我自然不會辜負。」

  綾人的微笑很真誠。

  即使被綾人算計,也感覺不出他的惡意。

  上次天領奉行與勘定奉行的聯姻之事,熒旁觀了綾人的處事手腕,確實厲害。年紀輕輕,就能將大上他數十歲的長輩騙得團團轉,被賣了還替他數鈔票。

  綾人為避免旅行者等待無聊,命下人備上機關棋壇,與她下棋消磨等待時間。出乎意料的是,旅行者竟然連贏三局。

  綾人骨節分明的手正在復原棋盤,還沒穿回手套。

  熒皺眉,「你沒放水吧?」

  「不瞞妳說,因為公務繁忙,我先前只和舍妹對弈過一次,這是我第二次接觸機關棋壇。」綾人溫聲道,將棋局恢復初始的模樣,眼眸掠過一絲光芒,「那麼,失禮了。」

  接下來五盤,熒的棋子被綾人按在地上狠狠摩擦,塔拆了一個又一個,丘丘人和深淵法師毫不留情地攻佔得分。

  太狠了。

  真的太狠了。

  綾人優雅從容地運籌帷幄,對比旅行者慌張紊亂地阻擋攻勢,一點也看不出是才剛接觸機關棋壇的新手,讓熒這個從去年海燈節就開始玩機關棋壇的老玩家很是挫敗。

  「綾人,你還是放點水吧。」

  綾人忍俊不住笑出聲。

  接著下手更狠,又贏了旅行者三盤。

  「不玩了不玩了!」

  「嗯,那便到這邊結束吧。」

  幸好沒賭錢,不然熒恐怕要在這邊幫托馬洗盤子還債了。

  休息片刻,旅行者去完洗手間,遠遠看見綾人正在與暗衛裝束打扮的人交談。

  「怎麼了?」綾人注意到熒瞥了眼花園石燈籠方向,抿唇一笑,「那是終末番,方才來匯報離島的情形,因為花藝之事意外延宕,托馬和綾華會在天領奉行住一晚,明早趕回來,說不定能一起用午餐。」

  言下之意,至少要留到明天中午了。

  「我還有些公務要處理,妳若是沒其他行程,便留宿一晚如何?這也是綾華的想法,她很少有同齡的女性友人,昨日早已為妳備好房間,妳若能住下,我想她會很高興的。」

  綾人的理由很充分,就是個疼愛妹妹的兄長,希望能替她好好款待友人。

  剛才的對弈也讓熒對綾人鬆懈幾分,便點頭答應了。

  熒被下僕領到一間面海的廂房,已經鋪好了被褥,棉被上繡著神里家紋椿花,精緻典雅。桌上還備著香爐,點著能夠驅趕蚊蟲、讓人放鬆身心的薰香。

  綾華……或者說神里家的待客之道確實很周密。

  神里屋敷的夏夜十分涼爽,點點螢火飛舞。

  旅行者向來以天地為床,借宿在別人家被奉為座上賓,是少有的體驗。

  因此她失眠了。

  熒本想去外面走走散步,卻看到綾人的書房還亮著光。

  青年白衫下擺在榻榻米上鋪展開來,腰側的神之眼靜靜散發光芒,挽袖提筆的動作行雲流水,一點也不見疲累,桌上的卷宗堆積如山,削減的速度卻很慢。

  熒想起綾華曾經說過的家族往事,綾人年紀輕輕就背負了龐大家業,能夠走到現在這個地位,贏得眾人尊重,想必在背後付出了極其可觀的代價。

  但他卻總是輕描淡寫。

  即使手握刀刃腳踏汙泥,也要保護妹妹綾華,非必要不與人為惡,面對同僚陷害也不會趕盡殺絕,總是留台階給對方,態度不慍不火。面對無關緊要的微弱雜音,便放任為之。畢竟稻妻政權的穩定得來不易,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。

  處理九条鐮治和柊千里的婚事時,熒同時看到他溫暖和冷澈的一面,甚至不吝分享自己的往事,期許柊千里不要放棄自己的立場,往後再遇到類似的境遇,便能靠自己的力量成長面對。

  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的目標,綾人的背影,有時也會讓她想起哥哥。

  熒本不該打擾他辦公的,卻忍不住多看了幾眼。

  「到洗漱的時間了是吧?你先下去吧,我還不睏……」綾人顯然將熒的氣息誤認成家僕,回頭看見是她,神情露出一瞬的怔愣,「呃,是妳?我最後再整理一下今天的公務便好,妳也早點休息吧。」

  「綾人經常熬夜辦公嗎?」

  「萬事皆有代價,跟將軍大人背負的臣民之願相比,這點繁忙不足掛齒。」

  熒在桌上看見了一份書卷,是托馬整理的綾人誕辰收禮清單。他貴為社奉行神里家家主,自然必須權衡各方勢力,再妥善準備回禮。

  「原來前幾天是你生日……抱歉,來不及準備禮物。」

  「不必介意,當時妳我本就尚未相識。」

  「你等我片刻。」

  熒思考半晌,攤開左手掌心凝聚岩元素力,右手則施以風刃,精巧地操作角度和力道,在他面前雕出一朵椿花,半透明結晶落在地面上,融散在空氣中,最後以雷元素在花瓣尾端以及中央花蕊,染上一絲紫藍色作為點綴。

  「來!給你!」熒雙手捧著岩之椿,放在他面前,「岩元素挺堅韌的,適合當紙鎮,或是拿來當暗器也不錯。璃月有句俗諺,叫作禮輕情意重。」

  綾人舉起岩之椿,這份來自旅行者的創意禮物,在他手上靜靜綻放著光芒。一向沉著穩重如寒冬松柏的青年,首度露出與年齡相符的清澈淺笑。

  絕美的微笑讓熒也看傻了,差點忘記呼吸。

  綾人將髮絲撩到耳後,語帶暖融笑意。

  「多謝妳的禮物,妳果然和綾華說的一樣,是個特別有趣的人。」

  

  

  提早趕回來的托馬和綾華主僕二人,躲在大廳屏風後方,目睹了這一幕。

  「托馬,哥哥他已經很久沒在外人面前,露出這麼開心的表情了。」

  托馬雙手環胸,眸光溫柔。

  「也許熒對他來說,已經不算外人了吧?」

  

  

111.05.07  

點閱: 68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