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無糖系男友

Last modified date

#本篇又名止痛藥,2500+甜餅

#已交往,我流熒妹,小倆口放閃日常

  --很好,現在沒人。

  熒撬開窗鎖,跳進魈的廂房。

  之前熒也偷闖過幾次,被魈發現後,像拎小貓一樣將她請出去,不讓她獨自待在房裡。

  房裡到底有什麼祕密,不能讓她發現?

  旅行者不屈不撓,決定在附近蹲點。她知道魈去孤雲閣剿魔,通常要到隔天黎明才會回來,總算逮到機會溜進他房裡。

  兩人交往至今,雖然進度不快,但情侶間該做的事倒是一件不落。

  就是魈十分有原則,而且溫差有點大。

  一、不能單獨進入他的房間。

  二、過夜之後馬上清洗床單。

  三、同床共枕必讓熒背對他。

  有幾次熒跟胡桃聊起這件事,堂主思考片刻,哦了一聲,說她在看過稻妻輕小說,用甜度來比喻戀愛關係,還挺有意思的。

  --我看魈啊,八成是無糖系男友。

  無糖?

  沒有其他戀愛經驗可以參考的熒陷入困惑。

  也不過就冷淡獨立了一點、甜言蜜語少了一點,像生長於高嶺的清心花,也像客棧老闆餵養的流浪貓,若想接近,必先被撓上一爪子。

  但魈也有他的溫柔之處。

  呼名而至的護法契約、只有她見過的淡笑、梧桐樹葉蝴蝶的承諾,無一不讓她越發心動。

  望舒客棧留給仙人的專房,房內擺設走清冷系,乾淨整潔,窗邊一束清心花是唯一的裝飾。環顧一圈,倒沒看到什麼可疑的違禁品。

  到底為什麼不能讓她單獨過來?

  熒小心翼翼地坐上床鋪,床單一塵不染,連皺褶都沒有,枕頭很蓬鬆,枕套尾端有翠綠流蘇,被衾則有魈的味道。

  熒一頭埋進去深呼吸,讓肺葉充盈魈的氣息,藉此紓解一波波的劇烈頭痛。

  自從下過層岩巨淵後,就不時有些惱人的幻聽和疼痛困擾她。

  --當你凝視深淵,深淵也在凝視你。

  熒深知這個道理,也看過志瓊的結局,但淵底有答案在等她探尋,她不得不去。

  什麼事都不做,就是睡一會,應該沒關係吧?

  熒的意識浮浮沉沉,半睡半醒間,胸口似被千斤巨石壓住,難以喘息。耳邊又浮現雜音,甚至比往常更加嘈雜尖銳,使她頭痛欲裂。

  門口有模糊黑影手提長槍,繚繞漆黑霧氣,身上殘留魔物氣息。

  那是黑蛇騎士?還是……

  她撐起身子,下意識喚出配劍,黑影卻欺近身扣住她的手腕,止住了她的攻勢。

  「熒,醒醒。」

  --是魈。

  認出來人,熒睜大雙眼,總算從夢魘中徹底清醒,她的睡意被驅趕殆盡,腐殖之劍霧化消失。

  「魈……」

  熒支支吾吾,解釋自己剛才誤認的行為,「抱歉,我夢魘了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魈撥開她汗濕黏在額前的髮,「妳怎麼來了?」

  撬窗進來的事實八成被發現了,熒冷汗直流,「我、我馬上走,你別趕我。」

  熒想起之前幾次被他拎出去的畫面,為了自己的尊嚴,俐落地棉被雙腿落地,卻被魈握住腳踝,力道不大,卻令她動彈不得。

  好幾個夜晚,魈也是這樣扣住她的雙踝,拉近彼此距離,直到月色浸透兩人。

  手套的觸感貼在肌膚上,帶著些許水氣,看來孤雲閣那邊剛下過雨。

  魈將她按回床上。

  「我有讓妳離開?」

  魈抬起眼,一雙秋杏金眸看不出情緒,嗓音清冷。

  「躺下。」

  熒眨了眨眼,不知道魈是什麼用意,但他的語氣不容反抗,便聽話地躺回去。

  魈單膝跪上床,雙手撐在她的頰側,低頭埋進她的肩窩,鼻尖輕嗅,充斥他氣息的風元素在周身流淌開來,鑽進她的髮梢和指縫,溫和地舔拭她每一寸肌膚。

  突如其來的親密讓熒呆住,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。

  「魈,現在是白天……」

  魈一頓,「白天怎麼了?」

  熒整個頸項到耳垂都是紅的,「白日不可宣淫……這還是你說的。」

  魈抬起頭,指尖微顫。

  顯然熒誤會了什麼,但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--他的戀人就是這般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。

  魈心平氣和地解釋,「妳身上沒有腥氣,亦無外傷,精神不濟也非月事所致,然而元素力流動紊亂……」

  他一針見血地指出原因。

  「依我判斷,是層岩巨淵的影響。」

  原來魈已經看出她的異樣,剛才的舉動不過是在檢查身體各處是否有傷口。

  熒的臉頰有些燥。

  「是……是啊,鍾離先生也是這麼說,要我緩一緩再繼續探索。只是耳畔常有聲音,要我再往下繼續前進深淵,這幾天都沒睡好。你不是降魔大聖嗎?我想說,在魈房裡肯定會好睡一點。」

  熒說得很自然,來找男友討拍哄睡,說得像是去廟裡收驚一樣。

  「真的只有睡覺而已,我沒有擅動你房間的任何東西--我發誓。」

  也就抱著枕頭被衾磨蹭狂吸,應該不算擅動吧。

  魈眸光清澈,對她的解釋有些困惑,「我並非介意這點事,我的東西,只要妳想要,都是妳的。」

  --都是妳的。

  猝不及防的直球。

  熒差點心跳停止。

  「那……你為什麼不准我單獨過來?」

  「我殺業深重,居所自然也是極凶之地,望舒客棧位置特殊,能夠鎮壓邪煞之氣,但仍不宜單獨久留。為避免一般生靈擅入,我便施以元素結界鎮守。」

  熒想起剛剛撬開窗戶的過程,並沒有察覺任何阻礙。

  「結界?我怎麼沒感覺?」

  「妳與我關係密切,身上亦染有我的氣息,結界對妳自然無效。」

  熒小心翼翼問道,「所以魈不是討厭我碰你……和你的東西?」

  魈一愣,「何出此言?」

  「來找你過夜時,總是馬上換床單……我以為你是不想沾上我的氣息。」

  魈的目光落在潔白床單上,耳尖紅了。

  「……床單濕成那樣,換了妳會好睡些。」

  熒慢了半拍才意會過來,臉頰跟著滾燙,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對魈誤會不少。

  「那,為什麼睡覺時也總是讓我背對著你?」

  魈深呼吸,揉了揉眉間。

  「上下其手點火的人是妳,經不起折騰哭著喊停的也是妳,要是不讓妳背對我,恐怕整晚都別想安生。」

  魈金眸微光閃爍,語帶調侃,眼角紅妝更豔,無奈中帶著不易察覺的寵溺。

  「妳說,我該如何是好?」

  哦。

  原來如此,原來不是反感她的碰觸。

  熒低頭撫平自己的裙擺,終於安心一些。因為層岩巨淵影響睡眠品質,臉色有些蒼白。

  「我今天保證不會了,我可以抱著你睡嗎?」

  少年仙人以行動取代回覆,在熒身側躺下,將她圈進懷裡,翠綠和燦金髮絲交纏,小心翼翼不讓她撞著自己的護甲。

  窗櫺外的陽光從銀杏樹葉間篩下,落在窗檯上,交織出錯落的光影。

  樓下養在客棧櫃檯的貓,難得乖順地讓來客撓下巴,發出舒服的呼嚕聲。

  「所以,這些日子,妳都是這樣看我的?」魈的聲音低啞,「厭惡妳、與妳保持距離、不想接近妳?」

  「沒有你說的這麼嚴重,你是仙人,遠離塵世靜心苦修,被我拽入紅塵,保持距離矜持一些,約法三章,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」戀人難得敞開心胸,熒的手環在魈的腰上,感受到他緊實腹肌,放鬆地埋在他的肩窩,「套句你說過的,我們的關係太過密切,後悔已經來不及了。」

  「妳今天會夢魘,興許也是因為房內殘留我身上的業障,容易沾染生靈,恐會加劇層岩巨淵吞噬人心的黑暗……」

  「所以我才來找魈呀,你會為我護法,有你在,我很安心。」

  「但……」

  見魈又要將鍋往身上揣,熒連忙以唇封住她的話語。

  這一吻,倒讓兩顆原本搖擺的心都安定下來。

  舌尖交纏,四唇相貼,魈見熒快要無法呼吸,稍微拉開些距離,牽出曖昧的銀絲。

  誰說他無糖的?

  嘗起來明明很甜,而且讓人上癮。

  熒含水的琥珀色雙眸盈滿情感,本想再索吻,但想到剛才答應過魈不會上下其手,不能這麼快食言,便又作罷,嘆息一聲,安份地躺在少年懷裡。

  接觸層岩巨淵底下黑泥造成的劇烈頭痛,被魈的體溫和擁抱漸漸撫平。

  下次要去糾正胡桃。

  她的無糖系男友,是甜的。

  

111.05.14

點閱: 35

【上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