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熒|當妳弄丟了他送的定情物

#含魈熒/鍾熒/達熒/葉熒,已交往設定

#第二人稱我流熒妹,當作提前慶祝520!可嗑可代

  

  

  

  【魈:金鵬翎羽】

  

  妳不小心燒了魈送的金鵬翎羽。

  

  更正確來說,是在探索秘境時,猝不及防誤觸火焰陷阱,當妳注意到時已經來不及,燒到只剩羽根。

  妳想起上週第一次在魈房裡過夜,他從背後吻上妳的耳殼,熾熱吐息如羽毛般拂過妳的後頸。

  妳髮上的白羽在那晚過後,被魈的金鵬翎羽取代。

  望舒客棧的老闆和常客們心照不宣、見了直誇好看;野外魔物認出金翅鵬王的氣息,也不敢靠近被他宣示主權的所有物,妳和派蒙在璃月的旅程因而輕鬆不少。

  兩天後,妳做好了杏仁豆腐和滿足沙拉,去望舒客棧負荊請罪。

  魈聽完妳的解釋,雙手環胸,「這就是妳躲了我兩天的原因?」

  「我沒躲……我是在反省自己,沒能保護好你送的羽毛。」

  「無妨,翎羽上有我的仙力,能護妳周全,和先前摺給妳的梧桐蝴蝶類似。」

  原來如此。

  妳就覺得奇怪,火舌都燒到羽毛了卻毫髮無傷,原來有擋煞作用。

  「要不,魈還是摺蝴蝶給我就好吧。羽毛薅多了,萬一禿了怎麼辦?」

  魈沉默片刻,伸手捧住妳的臉頰,拇指輕輕劃過鬢角,奶金色的髮絲纏繞住少年的修長手指。手甲上的神之眼亮起,光芒散去之後,兩枚碧金美麗的羽毛點綴在妳髮際,隨風飄揚。

  「還是戴著吧。妳戴著很合適,況且……」

  魈垂首輕啄妳的唇瓣,妳嘗到杏仁豆腐的甜味,和少年身上的清苦香氣。

  向來清心寡慾的仙人,言語中不自覺流露出一絲佔有欲。

  「如此一來,所有人都會知道我們牽連至深。」

  

  

  

  

  【鍾離:磐岩琥珀】

  

  妳差點弄丟了鍾離送的耳墜。

  

  剛結束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,妳撿拾地上的掉落物,視線被一抹閃光吸引,那是落在水漥中的琥珀耳墜,妳心中暗叫不好,趕緊撿起來。幸虧琥珀質地堅硬沒有什麼刮痕,卻難保不會有下一次。

  回到壺裡,妳將耳墜擺在鍾離面前。

  「鍾離,上回你送的耳墜,能不能幫我改成耳針款?」

  鍾離砌了一壺茶讓妳暖手,「這是何故?」

  鍾離曾言,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夜裡對妳一向謹慎呵護,很少縱情留下傷痕。就連定情物琥珀耳墜,也都改成了耳夾樣式,輕柔地咬住妳的耳垂,與妳的金髮相互輝映。

  「你也知道,我在各國旅行出入秘境,耳夾式太容易掉了。」接下來的請求讓妳的臉頰莫名有些發燙,「就是……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打耳洞?」

  這點修改卻時難不倒曾經創龍點睛、鍛造神器的鍾離,然而幫妳打耳洞一事,卻稍微牴觸鍾離的原則。

  作為妳的盾,他不願意讓妳受傷。

  鍾離撩起妳的碎髮,露出珠圓玉潤的小巧耳垂,指腹輕輕摩擦 ,白皙皮膚逐漸染上紅,就像落雪與梅。

  他沉思道,「會有點疼。即使反悔,耳洞短時間內也無法閉合。」

  「我受過的傷可多了。」妳貼著他的手掌,臉不紅氣不喘地微笑,「況且幫我打耳洞的人是你,我很放心。」

  「那麼,修改耳墜的費用……」鍾離見妳臉色丕變,溫潤一笑,「不過是與妳開個玩笑、再次確認妳的意願罷了。既然妳心意已決,那便開始吧。」

  鍾離脫下手套,重新按上妳的耳垂,細細按摩,忽覺皮膚一陣尖銳刺痛,妳還來不及反應,便傳來溫熱濕潤的觸感。

  鍾離含住妳的耳垂,輕輕吸舔,吸吮聲令妳戰慄不已,想起夜裡的親密,反倒忽略了痛楚。

  「鍾、鍾離先生?」

  「就當是改作的費用,我收下了。」

  青年撤身,以帕子擦淨血痕後,為妳扣上耳墜。耳針刺入耳洞,象徵契約的盤岩琥珀輕晃,閃爍黃金般耀眼的光芒。

  鍾離優雅地輕笑,彷彿早已洞悉妳想改成耳針的真正原因。

  --因為,妳想讓鍾離在自己身上留下記號。

  

  

  

  

  【達達利亞:吞天之鯨的隻角】

  

  妳下意識用掉了最後一枚隻角。

  

  說來有些病態,妳喜歡蒐集從達達利亞身上敲落的器官素材,尤其是吞天鯨的隻角。畢竟那是妳與他第一次在黃金屋交戰時得到的戰利品,意義非凡。

  半透明的隻角通體碧藍,深藍色螺旋狀枝條保護著主體,尖端閃爍冰冷的銳利光輝,蘊含著兼具美麗與危險的執念。

  如同達達利亞一般。

  習慣了每週的邀戰,你們對彼此的了解越來越多。

  「達達利亞,今天能不能多給我一點隻角?」妳雙腿岔開跪坐在他的腰上,佩劍抵住他的胸口,「兩個?」

  「就一個。」

  青年雖然戰敗卻面掛笑容,懶懶散散扶著妳的腰討價還價。長指恣意地握住小腿,輕輕揉捏他所造成的傷口,將血痕抹開來,妳痛得輕呼。

  「為什麼突然要起隻角?」他問。

  「我想收藏起來。」妳與他四目相交,吻上他的唇角,衣帛撕裂聲掩去接下來的低聲告白,「隻角、殘片還有孤影……我想要你的全部。」

  喜歡或者愛戀,都不足以描述妳對他的情感。

  那是更加濃烈的欲。

  和達達利亞交往後,他送過妳不少禮物,但妳始終鍾情於隻角。

  妳交友廣泛,總是不吝為夥伴蒐集進化素材,昨天卻一時不察,連同第一枚隻角,全給了剛認識的夥伴升級天賦用。

  隔天達達利亞來找妳時,發現放在展示架上的鯨魚之角消失無蹤。

  「小姐,我給妳的……吞天鯨的隻角呢?」

  妳愣了愣,自知瞞不過他,心虛地後退幾步。

  「有朋友需要,就先給她用了。那個……你不介意吧?」

  「哈哈……原來如此。不愧是小姐,總是熱心助人。」

  達達利亞把妳困在牆與自己之間,眼睫垂下,深海般的雙眸醞釀著危險笑意。

  「隻角我確實還有很多,不如,下回就直接放進小姐身體裡好了?」

  這樣一來,就沒這麼容易送人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【楓原萬葉:白球紅繩】

  

  萬葉送妳的繩飾被債務處理人割斷了。

  

  那是第一次踏上稻妻國土時,萬葉因被通緝的身分無法下船,在觀望臺上向妳拋來的飾品。緋紅繩結上綴著淺白毛球,讓人聯想到他的髮色。

  少年什麼話也沒說,就這樣站在高處,微笑著目送妳離開。

  這個繩結一路伴隨著妳在稻妻的旅行,成為護身符般的存在,無形中將你們繫在一起。每當迷路或遭遇挫折時,妳就會想起有個同樣遠離故土的少年,和妳一樣為了目標持續前進,而鼓起勇氣面對下一個挑戰。

  妳和派蒙在樹下休息整理行囊,突然竄出一名債務處理人,隱藏身形揮舞祭刀,來不及收好的白球紅繩就這樣被斬得七零八落。

  回到壺裡,萬葉聽完妳的遭遇,非但沒有安慰妳,反而笑出聲。

  「你……笑什麼?」妳正在用剛剛被債務處理人一併切碎的蘿蔔煮湯,思考要不要乾脆把整條魚扔進湯鍋來報復萬葉,「那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禮物,變成那樣……我可是很認真在難過的。」

  「繩結的作法很簡單,不如,我教妳怎麼編吧?」

  萬葉抽出一段紅色麻繩,三兩下便打出一個漂亮的繩結,繫上白球,就成了小巧玲瓏的藝術品。萬葉見妳還在跟繩子纏鬥沒跟上步驟,體貼地放慢動作,手把手教妳怎麼打結。

  少年握住妳的掌心很溫暖。

  隨著紅繩反覆抽出打結的動作次數變多,妳心中的疑問也越來越多。

  「萬葉……」

  「太快了嗎?要不要我將速度再放慢一點?」

  「不是……那個……」

  妳頓了頓,萬葉的表情太過純良,妳不禁質疑自己是不誤會了什麼。

  「你為什麼綁住我的手?」

  萬葉腦袋一偏,馬尾滑落肩頭,表情甚是無辜。他拉起紅繩,另一端繫著妳的雙腕,隨著他的動作跟著舉起來。

  不知不覺間,妳的雙手被他用紅繩綁住,還繫了個繁複華麗的結。

  少年露出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。

  「嗯?妳想學的,不是這個嗎?」

  

111.05.18

  

點閱: 73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