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明夏

Last modified date

#20220728搭波糖生日快樂!

  艷陽高照,風鈴輕響,與蟬鳴一同在迴盪在這棟日式別墅中。

  我切好西瓜端到後院,假山流水旁,是父子三人持刀對練的背影。

  古樸木刀上刻著百琥家紋,這是複製品,真品還擺在藝世百琥舊宅中。我們這次來鴉世,規劃了不少活動陪雙胞胎過暑假,魄準備的就是這兩把木刀。

  悠棠和睦棠如今八歲了,眉眼長開許多,雖然是雙胞胎,但做父母的仍看出差別來。悠棠更像我一些,而睦棠則更像魄一些。

  兩個孩子握住木刀、專注聽著父親講解,嘗試揮刀的姿勢倒挺有模有樣。我招呼他們過來吃西瓜,倒了三杯冰麥茶,雙胞胎跑過來,我摸摸他們的頭,用毛巾幫他們擦拭汗水。

  看他們咕咚咕咚地喝著麥茶,也沒鬆開手上的木刀,我問道,「悠棠和睦棠現在學這個會不會太早了?」

  「玩玩而已。」魄從毛巾中露出半張臉,紫眸盈著笑意,汗水滑過他的髮梢和下巴,像星星般閃閃發亮,「我母親說,五歲時我就拿著父親留下的木刀在玩了。後來我被接去百琥家,為了繼承家業,接受了父親的嚴格訓練。每當我手痠到握不住刀或是支撐不住跌倒時,父親便斥責我百琥家沒有拿不了刀的孩子。」

  「你也想讓他們繼承家業嗎?」我問道。

  「順其自然吧。」魄捏捏他們的臉頰,「雙胞胎未來不應被我侷限住,況且父親也還健在,我想,他自有他的打算。」

  「什麼是家業?」悠棠問道。

  魄把悠棠抱起來,「等你們再長大一點,我再帶你們去看爺爺吧。」

  睦棠比較安靜沉穩,他放下杯子拉拉我的袖子,「雛月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這次會待多久呢?」

  「到你們開學為止,大概是9月5日吧。蒼調沒和你們說嗎?」

  「他好忙……」睦棠頓了頓,「也很累的樣子。」

  想起這三年來鴉世蔓延開來的疫病,我便忍不住嘆氣。人口銳減戰爭頻傳,對鏡神對雛使來說,都不是件好事。

  鴉世的時空特殊,與其他世界不同,因此更需要好好關注。我很信任蒼調和那幾位城市管理者的能力。2020年蒼調按照我和喚雨的約定,替我接手照顧雙胞胎,後來為了這個病症於鄰國失蹤,直到半年前才終於回來,也總算和雙胞胎正式打了照面。

  現在為了收拾善後,又四處奔波去了。

  不知道海麗什麼時候會和他定下來?也不知道,這場疫病,何時會真正得到控制……

  睦棠突然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。

  「……?」我愣了愣,「怎麼這麼突然?」

  「蒼調哥說,只要雛月皺起眉頭,就這樣親妳一下。」

  ……那小子。

  悠棠見狀也在我另一邊的臉頰啵了一口。

  「雛月,蒼調哥說不用擔心他。」

  魄在一旁笑彎了腰,「嗯,這倒是他的親身經歷。」

  我曾收養蒼調一陣子,他是半龍半人混血,又受到紋世戰爭影響,體內紋符一度紊亂危及性命,我帶他去裏島尋找血親時,誤觸時空結界,不到兩年時間,他便從稚童成長為一般青少年的體型,心智年齡也成熟得飛快。

  蒼調即使當上了雛使仍然頑皮,像這樣偷偷傳授雙胞胎關於我各種的弱點。

  「今天你們是壽星,我才要親你們呢,來來來,都別想跑。」

  我笑著把他們圈進懷中,八歲孩童的臉頰粉嫩柔軟,紫色髮絲柔軟如紫藤花,他們被我搔到癢處咯咯發笑,我們四人一起躺在廊道上,看著陽光在庭院內移轉,撒下夏天灼亮的碎片。

  魄把我們三人圈在懷裡,我和他一起唱起了生日快樂歌。雖然沒把管家接過來,但魄的廚藝不在話下,晚上準備了烤肉大餐和蛋糕。

  我向來喜歡長晝明亮的夏天,連風都帶著被烘烤過的暖意。

  他們是誕生於夏天的孩子,理應被這個季節祝福。

  「悠棠,睦棠,生日快樂。」我輕聲說道。

  

  

111.07.27

點閱: 8

【上一篇】 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Post comment